新華網 正文
共享員工:在流水線體驗“換位人生”
2020-05-19 08:30:45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後廚切配員變身口罩包裝工,垃圾清運工變身摩托車安裝工,乘務領班變身導光板質檢員……疫情下,共享員工如何克服困難適應新環境,又如何掌握技能勝任新崗位?本報記者走進車間探訪——

  共享員工:在流水線體驗“換位人生”

  閱讀提示

  受疫情影響,一度出現有的企業有活缺人幹、有的企業人多缺活幹的現象。上海華鐵旅客服務有限公司為了減輕疫情影響、保障員工收入,同時助力地方企業復工復産,從2月20日開始先後組織19批次共2600名崗位富余員工到12家企業做共享員工。

  擁有10200名員工的上海華鐵旅客服務有限公司,主要從事高鐵餐飲服務和高鐵站車保潔服務,在新冠肺炎疫情嚴峻時期,約有3500名員工無活可幹。如何減輕公司人工成本、保障員工工資收入成了頭等大事。

  據該公司人力資源部經理陶建偉介紹,他們抓住一些企業復工復産的契機,主動聯係共享員工事宜,與用人方一拍即合。從2月20日開始,先後組織19批次共2600名崗位富余員工到12家企業做共享員工。

  “我們尋找用人企業也是經過認真挑選的,選擇的都是具備較好工作生活條件的企業,以及我們員工能勝任的崗位。”陶建偉説,在員工共享出去以後,“娘家人”也密切關注他們的生産生活情況,及時幫助解決各種問題。

  2月底,因天氣變化,共享到合肥聯寶公司的員工晚上在原公司微信群裏説冷,公司立即聯係有關單位協調800多床被子連夜給送過去。“要讓共享出去的員工也時刻感受到家的溫暖,堅定共渡難關的信心。”陶建偉説。

  對員工而言,共享既是危機下的自救,亦是一種“新活法”的體驗。他們如何克服困難適應新環境,又如何掌握技能勝任新崗位?近日,《工人日報》記者採訪了該公司幾位共享員工。

  一個班打包13萬個口罩

  5月12日20時20分,45歲的楊貞文和妻子余雪美下班後一起從杭州珍琦口罩廠生産車間往宿舍走去。

  楊貞文原本是上海華鐵旅客服務有限公司南京南站主題餐廳的一名後廚切配員,去年11月和妻子一起入職,突如其來的疫情讓餐廳生意一落千丈,有著豐富求職經驗的他敏感地預見到崗位岌岌可危。

  “那時我真的是擔心,我們是新人沒有什麼特殊技能,如果我們夫妻倆失業,貸款怎麼還?還在上學的兩個孩子的生活怎麼辦,關鍵是疫情期間再找其他工作也很困難。”楊貞文説。

  很慶幸,該公司並沒有裁減一名員工,而是千方百計到市場上幫員工尋找可以勝任的崗位。

  楊貞文夫婦作為共享員工,來到了杭州珍琦口罩廠,成為生産線上的包裝工。

  楊貞文負責口罩整箱打包,余雪美負責口罩小盒包裝。“別小看包裝,我們可起到了口罩質量最後把關的作用。” 余雪美介紹説,裝盒時她會透過塑料包裝袋看口罩做工有沒有留下線頭什麼的,而楊貞文在最後打包稱重時會通過重量來判斷口罩數量是否無誤。

  “幹一份工作就要踏踏實實幹好。”楊貞文説。

  一周白班、一周夜班地輪換,對于來自江西上饒農村的夫婦倆都不算難事。楊貞文一個班可以打包65箱總計13萬個口罩。

  “雖然流水線工作與幹切配員工作性質不同,但在疫情期間仍然能有穩定的工資收入,一家人生活有了保障,廠裏還為我們安排夫妻房,我們很滿足很感恩。”楊貞文説。

  一天安裝320輛摩托車

  5月13日,武敏在車間舉著10多斤重的電鑽為三輪摩托車安裝消聲器打眼上螺絲。

  “這個工作一般是男人幹的,因為我們共享的男同事少,我就挑戰上了。”宗申車間噪音很大,武敏近乎用“吼”來説話。

  武敏原本是上海華鐵旅客服務有限公司徐州東站的一名垃圾清運工,因為工作量減少,3月25日以來,她和部分同事共享到徐州宗申集團成為流水線上的安裝工。

  以前清運垃圾按固定的作業流程幹,現在的工作節奏則要根據流水線來——每天8時開線到19時,除了固定的午飯、上廁所停線時間,其余時間流水線上都不能耽擱,不然會影響到整條線的工作效率。

  一天下來,武敏要安裝320輛車左右,一輛小車要打6個螺絲,大車的螺絲還要多一些,“經常下班時手臂都被震得麻木了”。

  打眼上螺絲也是一門技術活,因為電鑽震動中,如果不能駕馭好的話,螺絲就會打偏。“安裝消聲器屬于成品的末端工作,不能因為我的技術不過關影響成品質量。” 武敏説,“流水線上的老員工剛開始對我們的技術沒信心,經過勤學苦練,現在我們無論在數量還是質量上都能趕上老手了。”

  説起為什麼願意外出共享,武敏坦言,“沒有活幹,肯定影響收入,尤其是一些有房貸車貸的同事,壓力更大。公司能幫我們就近找工作已經很好了,雖然累點,但不用為生計發愁,我們還是很開心的。”

  一夜檢驗1700多塊導光板

  5月14日6時半,勞累一夜的許夢嬌脫下全副武裝的防塵服回到宿舍休息。

  許夢嬌原本是上海華鐵旅客服務有限公司G204次的乘務領班,疫情期間,為了減輕公司壓力,保障自己的收入,她主動申請作為一名共享員工到蘇州瑞儀光電工廠工作。

  許夢嬌的工作是在無塵車間做導光板終檢,這也是導光板出廠的最後一個環節,稍有疏忽就會影響到産品質量。

  “現在基本都上夜班,19時半工作到6時,一個人在1平方米的空間站著幹一夜,腰酸腿疼,也沒法找人説説話。”她説,高鐵餐飲服務全靠嘴勤腿勤、與人交流,可在工廠需要安安靜靜地守著流水線。

  檢驗一塊導光板需要18個程序,每20秒左右,流水線就會傳遞過來一塊導光板,許夢嬌每夜要檢驗1700多塊導光板。

  “通過這次外出工作,我真正感受到了我們以前工作條件的優越,等疫情結束回到自己崗位上,我一定會加倍努力的。”許夢嬌説。(記者 錢培堅 本報通訊員 趙愛金)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鳥瞰珠峰
鳥瞰珠峰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海拔7000米以上的壯美景色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中國國家圖書館恢復開放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002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