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罕見古流蘇樹迎來“美白”花期
2020-05-11 07:58:3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罕見古流蘇樹迎來“美白”花期

  位于密雲區蘇家峪村 係北京市一級古樹 全市古流蘇樹僅3株

遊人在流蘇古樹旁拍照留念

  因為一株流蘇古樹正值花期,讓平靜的蘇家峪村熱鬧起來,優雅清新的流蘇花,吸引來眾多鄉鄰前來觀賞。據記者了解,流蘇樹是北京市二級保護野生植物,能達到古樹級別的流蘇樹非常稀少,全市僅有三株,因此極為珍貴。

  流蘇花開似覆霜蓋雪 別名茶葉樹

  蘇家峪村,位于密雲區東北部的新城子鎮。每年5月,村子裏流蘇開花,寧靜的小山村被點綴得氣度不凡。

  近日,北青報記者來到蘇家峪村,小廣場上一株流蘇古樹高10余米,平均冠幅超過10米,蘑菇形的龐大樹冠、開滿潔白的流蘇花,茂密猶如覆霜蓋雪、清香怡人。走近這棵大樹,纖長雪白的花瓣,猶如古裝上的流蘇細穗,被橢圓形綠葉映襯得優雅別致。

  在樹幹根部與金屬護欄之間,能看到新鮮泥土,證明日常有人在養護。其樹皮緊實,主幹端直,1.3米處分為東西兩主枝,向上延展成龐大樹冠,猶如撐起一把巨傘。樹幹上挂紅色樹牌,標明北京市一級古樹,樹齡顯示高約210年,但未見假皮、支撐等保護措施,證明古樹長勢良好。不時有村民在此拍照留念,記錄下流蘇樹短暫的花期。

  71歲的李素琴,20歲嫁到蘇家峪村,見證這棵流蘇近半個世紀的花開花謝。在老人的印象裏,流蘇樹每年5月初開花,花、葉幾乎同時長出,這不僅成為蘇家峪村一景,還吸引來不少鄰村人圍觀。但流蘇花期僅一到兩周,白花漸變成微黃色後逐漸脫落。

  李素琴告訴北青報記者,流蘇樹還有個別名,大夥都叫它“茶葉樹”。早年間到了秋天,有村民會摘流蘇葉、再制成茶葉。但隨著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古樹保護意識加強,現在已經沒人再去摘流蘇葉泡茶。

  流蘇古樹極為罕見 北京僅有三株

  流蘇花開雖美,但知名度卻不高。據密雲區園林綠化局城鎮綠化中心工程師鄭麗紅介紹,密雲區登記古樹1202株,其中一級古樹101株、二級古樹1101株,多為國槐、銀杏、松樹、柏樹。蘇家峪村流蘇古樹算不上最高壽,但在密雲區卻僅此一株。北京市登記的流蘇古樹也僅有三株,除密雲區外,平谷區、北京大學內還各有一株。

  對于全區唯一一株流蘇古樹,園林綠化部門的養護遍及一年四季。鄭麗紅介紹,每年春季,專職人員會為流蘇古樹澆返青水、防治病蟲害;夏、秋兩季,為排水防澇,還會在古樹周圍挖排水槽;冬季防風雪,要及時修枝、清雪。

  在流蘇古樹的金屬護欄外,圍以正方形的木棧道,可不要小瞧了它的功效。鄭麗紅告訴北青報記者,每年5月流蘇花開,引來很多遊客觀賞,問題也隨之而來。遊客踩踏古樹周邊土地,容易造成泥土硬化,降低透水、透氣性。如何確保古樹吸收養分,又能讓遊客近距離接觸?他們為此設計了木棧道,木棧道與泥土之間為中空,可有效滲水、透氣,確保古樹健康生長的同時,盡可能滿足遊客觀賞。

  蘇家峪流蘇古樹不斷發育壯大

  蘇家峪流蘇古樹長勢良好,與“生長環境和精心養護”密不可分。蘇家峪村所在的新城子鎮,地處密雲區東北部,鎮域內18個行政村均為北京市生態文明村。《北京郊區古樹名木志》記載,早在1989年,蘇家峪村村委會就投資1400元,為流蘇古樹安裝了周長16米的護欄,且當時就認定其為一級古樹。

  經過30多年的養護,蘇家峪流蘇古樹不僅花繁葉茂,樹幹也愈發粗壯。1995年出版的《北京郊區古樹名木志》記載,蘇家峪村流蘇古樹胸徑為65厘米。北青報記者掃描2017年制作樹牌上的二維碼,顯示胸圍310厘米,算得胸徑約98厘米。20多年來,胸徑增長約33厘米,證明古樹仍在發育壯大。

  北京林業大學教授、森林生態學和森林培育學博士生導師羅菊春介紹,流蘇樹多為野生,人工栽培相對較少,其花形優美,非常適合在公園、庭院栽種。密雲區有胸徑將近1米的流蘇樹,這在北京非常少見,具有非常高的保護、研究、歷史價值。(記者 崔毅飛)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966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