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進入太空50年:“東方紅一號”的無形力量
2020-04-24 19:39:37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東方紅一號”衛星。新華社資料照片

  新華社北京4月24日電(記者全曉書、喻菲) 4月24日是“中國航天日”,今年的這一天意義更加特殊。50年前的今天,中國自主研制的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東方紅一號”成功發射,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五個自行研制和發射人造衛星的國家,也由此邁出了探索浩瀚太空的第一步。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中國的航天機構、科普組織紛紛開展了線上分享活動。參與“東方紅一號”任務的老一輩科研人員出現在各種直播和在線會議平臺,向年輕人講述一個即使在今天看來都令人讚嘆的航天壯舉。

一切從頭做起

  為響應毛主席“我們也要搞人造衛星”的號召,中國從上世紀60年代中期開始了人造地球衛星的研制工程。

  1968年,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正式成立,錢學森擔任首任院長。“東方紅一號”衛星的研制正式進入一個有計劃、有步驟、有組織、有領導的快速發展期。

完成“東方紅一號”衛星總裝和出廠的三號廠房外景。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供圖

  時任“東方紅一號”衛星總體設計組副組長潘厚任回憶説,中央撥了兩億人民幣,“兩億人民幣在那個時候,真是不容易的”。

  然而,除了經費,中國的老一輩航天人幾乎“一無所有”——研制衛星所需生産、加工設備不足,測試、試驗設備不齊,資源、人員短缺,西方國家在元器件、技術上對中國實行封鎖,前蘇聯也和中國技術斷交。

  “那時候,中國工業基礎薄弱,科研條件較差,國際形勢也于我不利。所以,我們一切都得靠自己,從頭做起。”潘厚任在由航天科普公司“愛太空”組織的一場線上分享會上説。

  為了幫助年輕人了解當初實施這項任務的難度,潘厚任打了個比方:如果把放衛星比作吃饅頭,那麼,當時的科研人員要從開墾荒地做起,然後才能種麥子、磨面粉、蒸饅頭。

制造“東方紅一號”衛星主要結構件的端面倣形車床。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供圖

  1970年4月24日,外型近似球體的“東方紅一號”成功進入預定軌道。它直徑為1米,重達173公斤,比前四個國家發射的第一顆衛星重量之和還要重。

  在科研人員攻克的各項技術難題中,有一項令人印象深刻:讓衛星在軌道上奏響《東方紅》,全中國人民都能通過收音機聽到這首來自太空的樂曲。

“東方紅一號”樂音裝置。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供圖

據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介紹,科研人員制作了專門的樂音裝置,用電子樂音的方式模擬出《東方紅》樂曲,並讓樂音裝置在40秒內播送樂曲的前8個小節,用接下來20秒進行遙測信號的傳遞。

不過,一開始試驗時,從樂音裝置裏傳出的聲音讓在場的人們始料不及:樂曲變調了。小組成員劉承熙經過冷靜的分析,決定請樂音專家來幫助解決這個難題。他專門跑到上海找到國光口琴廠的老師傅,老師傅告訴他要加上諧波,加上去聲音就抑揚頓挫了,就比較好聽了。

解決了變調的問題,怎麼才能讓地面上的人聽到呢?

“東方紅一號”衛星總體組成員胡其正回憶説,研制小組想到了“接力傳遞”的方法,將衛星播放的樂曲,通過地面接收站進行解碼後,發送到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再經過電臺的廣播,各種型號的收音機都能夠完整接收。

  心靈裏程碑

“我認識的很多人,都是小時候聽收音機裏傳來的衛星播放的《東方紅》樂曲,從而決定投身航天的。這是無形的力量。”組織線上分享會的愛太空CEO白瑞雪説。

“它不僅是中國航天事業的一個重要起點,也是中國人心靈史上的一個裏程碑——在那樣一個國門尚未開放、生活如此艱難的歲月裏,它讓很多中國人得以抬起頭來仰望星空。”白瑞雪説。

當時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喊出點火命令的張積華回憶説,當指揮所傳來任務成功的消息時,發射場上頓時沸騰起來,所有人都眼含熱淚,大家相互握手擁抱。

孫家棟正在觀察分析衛星在軌道上運行的情況。新華社記者楊武敏攝

“東方紅一號”衛星總體設計負責人孫家棟説:“那個激動的心情確實沒辦法説,你可以想象那個時候中國的條件,能把第一顆衛星弄到天上去,確實是一個螺絲釘都是中國自己搞的。真是感覺揚眉吐氣。”

胡其正指出,“東方紅一號”給中國航天事業的發展帶來了三方面的重要影響。“第一,為後續的技術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第二,摸索出了一套衛星研制的工藝流程;第三,培養鍛煉了一批航天隊伍,這個隊伍可能比起‘東方紅一號’的技術更重要。”

孫家棟後來一共主持研制了45顆衛星,並成為中國探月工程的總設計師。“東方紅一號”技術負責人之一的戚發軔後來又主持研制了“東方紅二號”通信衛星、“東方紅三號”第二代通信廣播衛星,還成為神舟飛船的總設計師。

2003年10月16日,酒泉,戚發軔在“神舟”五號載人飛船前留影。新華社記者李剛攝

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則自主研制並發射了近300個航天器,佔中國在軌航天器絕大多數,創造了中國空間技術發展史上的多個“第一”。

在潘厚任看來,航天事業可以帶動各行各業的發展,推動國家綜合實力的提高。“航天應用到各個學科知識,比如數學、力學、天文學、溫度控制、真空研究、微重力研究等,航天器所用到的元器件和材料也相當廣泛,航天器上的載荷更可以為各個學科提供創新研究的平臺。現在,太空旅遊、太空殯葬也在發展中,航天真是包羅萬象。”

他指出,“東方紅一號”至今仍在軌運行,它象徵著一種崇高的航天精神,這種為國家富強而奉獻的精神一直傳承至今。

2016年8月23日,國防科工局發布中國第一個火星探測器和火星車外觀設計構型圖。圖為火星車與著陸巡視器外觀設計構型圖。 新華社發(國防科工局供圖)

“那個年代,除了吃飯、休息,我們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東方紅一號’這個任務上,沒有節假日,也沒有業余時間。現在的航天人也是一樣的。”潘厚任説,今年,中國要實施火星探測任務、嫦娥五號月球探測任務,年輕一代的航天人一樣甘于奉獻。

“任何事業都有挫折,任何時代都有艱難的時刻。”白瑞雪説,“在國力強盛的今天回看當時櫛風沐雨的逆襲,逆襲之中的那種精氣神是任何時候都需要的。”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中國進入太空50年:“東方紅一號”的無形力量-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5902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