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孩子再也不用學打獵了”——拉祜族女獵手告別狩獵
2020-04-22 21:34:5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1)“孩子再也不用學打獵了”——拉祜族女獵手告別狩獵

  4月10日,在雲南省動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曼班三隊,娜四在村裏上夜校。 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2)“孩子再也不用學打獵了”——拉祜族女獵手告別狩獵

  4月12日,在雲南省動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曼班三隊,娜四(左)和妹妹走在村裏。 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新華社昆明4月22日電 題:“孩子再也不用學打獵了”——拉祜族女獵手告別狩獵

  新華社記者龐明廣、王安浩維

  “20米外的野豬,當年我一槍就能放倒。”

  説這話時,29歲的娜四正手握奶瓶,耐心地哄著一歲多的小兒子喝奶。

  娜四長得瘦瘦小小,耳朵上戴著一對亮閃閃的耳墜,腳上穿著一雙高跟鞋,讓人很難想象她曾經是一名獵人。但墻上挂著的一把锃亮短刀似乎在向外人宣告,它的主人可沒説大話。

  居住在雲南邊境地區的拉祜族曾世代以狩獵為生。在拉祜語裏,“拉”為虎,“祜”為把肉烤香的意思,因此拉祜族又被稱作“獵虎的民族”。打獵一般是男人的事,在雲南省西雙版納州動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曼班三隊,娜四是寨子裏唯一的女獵人。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3)“孩子再也不用學打獵了”——拉祜族女獵手告別狩獵

  4月10日,在雲南省動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曼班三隊,娜四(中)和村民一起跳舞。 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4)“孩子再也不用學打獵了”——拉祜族女獵手告別狩獵

  4月11日,在雲南省動海縣布朗山鄉,娜四在採茶。 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娜四已記不清第一次打獵是什麼時候。“大概十三四歲,我第一次自己上山。”她説,當時父親年紀越來越大,妹妹因發高燒落下殘疾,作為大女兒,養活一家人便成了她的責任。

  “不打獵就沒吃的。”娜四説,過去村裏人也種糧食,但刀耕火種一年的收成只夠吃幾個月,剩下的半年多只能靠政府發救濟糧,或者去山上打獵。

  慶幸的是,娜四是個天生的好獵手。追蹤獵物、拉弩射箭、設置陷阱……這些狩獵的本事她都十分精通。“許多男人還不如我,我能打到的獵物他們不一定打得到。”説起自己的狩獵技巧,娜四很是得意。

  但再好的獵手也並非每次都有收獲。有時,一連幾天打不到一只獵物,她只能挖些山藥、野菜,帶回去給家人充饑。

  “再也不想打獵了。”回想起曾經的苦日子,娜四直搖頭。喜歡打扮的她那時一年只有一兩套衣服穿,沒有鞋子,就只能光腳去深山老林裏打獵。更讓她後怕的是,自己有好幾次都險些在山上喪命。

  最危險的一次,她正在山上尋找獵物,猛地一回頭看見一頭一人多高的黑熊就站在自己身前。“我嚇得渾身發抖,幸好它沒有攻擊我,轉身跑了。”回憶起和黑熊的這次正面交鋒,娜四至今仍心有余悸。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5)“孩子再也不用學打獵了”——拉祜族女獵手告別狩獵

  4月12日,在雲南省動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曼班三隊,娜四(右)和駐村扶貧工作組組長羅志華交流。 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6)“孩子再也不用學打獵了”——拉祜族女獵手告別狩獵

  4月10日,在雲南省動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曼班三隊,娜四(左二)在村裏上夜校。 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娜四原本以為,自己大概要和父親一樣,一輩子在山上打獵、挖野菜了,但脫貧攻堅的春風吹進布朗山,讓她看到了生活的轉機。

  2016年初,雲南省打響“直過民族”脫貧攻堅戰。娜四所在的曼班三隊因為貧困發生率高達100%、村民基本全為文盲、自身發展動力不足等原因,被當地列為重點攻堅的深度貧困村寨。

  “頑症還需猛藥醫。”動海縣一次向這個僅有17戶人家的拉祜族村寨派駐了4名駐村扶貧幹部。這4名幹部不僅都會説拉祜語,還都是單位裏的技術骨幹,分別負責村裏的種植、養殖、掃盲、修路等工作。

  原本連育秧苗、撒化肥都不會的娜四,在扶貧幹部指導下,全家經過幾年發展已種下了18畝茶樹。除了茶樹,娜四家去年還種了4畝水稻,一年就收了2000多公斤稻谷。

  “糧食根本吃不完,再也不用擔心斷糧了。”娜四指著家裏存放的十幾袋稻谷説。作為村文藝隊的領舞,農閒的時候,她還會用手機看視頻學跳舞,然後再教給村裏其他人。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7)“孩子再也不用學打獵了”——拉祜族女獵手告別狩獵

  在雲南省動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曼班三隊,娜四(右)和父親(中)、妹妹在村裏合影(4月12日攝)。 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8)“孩子再也不用學打獵了”——拉祜族女獵手告別狩獵

  4月12日,在雲南省動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曼班三隊,娜四在家切菜。 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曼班三隊駐村扶貧工作組組長羅志華説,娜四雖然不打獵了,但還是村裏數得著的能人。“她腦子活、不怕生,學文化學得最快,村裏種的茶樹就數她管理得最好!”

  今年初,雲南省正式宣告拉祜族等9個“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實現整族脫貧,歷史性告別絕對貧困。娜四所在的曼班三隊也早已實現脫貧。

  “我的孩子再也不用學打獵了。”娜四説,現在她的夢想是希望茶樹快快長大。“賣茶葉賺了錢,我要買一輛小轎車,開車去趕街。”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9)“孩子再也不用學打獵了”——拉祜族女獵手告別狩獵

  4月12日,在雲南省動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曼班三隊,娜四在家晾曬衣服。 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10)“孩子再也不用學打獵了”——拉祜族女獵手告別狩獵

  這是雲南省動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曼班三隊一景(4月9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孩子再也不用學打獵了”——拉祜族女獵手告別狩獵-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5892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