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在戰鬥最早打響的地方——對話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
2020-04-20 08:56:53 來源: 《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1月27日,武漢金銀潭醫院綜合病區樓,張定宇在聯係協調工作柯皓攝 / 本刊

  ◇“這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大挑戰。”

  ◇“能夠工作是很幸福的,能夠幫助到人也是很幸福的。”

  一場大戰,正在收兵。

  連日來,每當有支援的醫療隊離開,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都會拖著病腿相送,一次又一次鞠躬致敬。

  金銀潭醫院在武漢三環邊,是一家老武漢人都未必熟悉的傳染病專科醫院。這裏最早集中收治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是這場全民抗疫阻擊戰最早打響的地方,也是這場疫情的“風暴眼”。

  張定宇是這片戰場的主心骨。面對洶涌疫情,他隱瞞自己身患漸凍症的病情、顧不上感染新冠病毒的妻子,踩著高低不平的腳步,一直奮戰在最前線。“這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大挑戰。”

  如今,擬任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黨組成員、副主任的張定宇,仍在與時間賽跑,與疫魔競速。

  從2019年12月底首批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轉入,到春節期間馳援湖北的醫療隊進駐,這期間金銀潭醫院發生了什麼?張定宇又經歷了什麼?《瞭望》新聞周刊在金銀潭醫院採訪了張定宇。

  “情況不一般”

  《瞭望》:你是最早接觸新冠肺炎的醫生之一,當時情景什麼樣?

  張定宇:我們的第一批病人到來是在2019年12月29日晚。當天醫院副院長黃朝林和ICU主任吳文娟到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會診一個聚集性病例,湖北省疾控專家也在場,大家討論的結果是,病人必須轉到我們醫院。

  我們是傳染病醫院,碰到不明原因病例會有應急辦法。再加上兩天前對冠狀病毒已有聽聞,所以轉運和接診病人時,有關人員都做了三級防護。

  《瞭望》:首批病人進來後,醫院是如何應對的?

  張定宇:那天共轉來6個病人,實際留下了9個。有的家屬發燒、咳嗽,要求留下,最後這些病人就都留下來了,安排在隔離病房。

  作為臨床醫生,我們很想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麼病,又是怎麼感染的,我們做了一些普通病毒排查,比如呼吸道九項等,結果全是陰性。第二天上午,我們決定給病人做肺泡灌洗液檢查。因有兩人拒絕,實際採到七份樣本。樣本送到我們屬地的東西湖區疾控中心後,他們又送給武漢市疾控中心。樣本同時還送到我們合作的科研單位——中科院武漢病毒所,進行基因測序。病毒所還從樣本中取了一些種子,培養新冠病毒顆粒。應該説,做肺泡灌洗液檢查這一舉動非常及時,為當時一些科研工作打下了基礎。

  2019年12月31日,國家派出專家團隊進入我們醫院,成員包括臨床、疾控、流調、檢測等專業,一共來了20多位。當時國家、省、市專家組對每一個病人都出了診療方案。

  當天晚上,專家組還在我們醫院召開跨年會議,研判病毒情況,會開完後,我們就覺得情況不一般。

  《瞭望》:這類病人什麼時候越來越多?

  張定宇:2019年12月30日就開始增加,到第二天晚上,已有24個病人,1月2日前後,事態更為嚴重。我們醫院出現病人暴增應是在春節後。當時有一陣,幾乎每兩天就要開一層樓。看著這個病區要收滿了,另一個病區就要準備,原有病區的病人還得轉診。病區要清理、消毒,工作量非常大。

  “我用摧毀這個詞來形容”

  《瞭望》:當時你們這裏重症患者特別多,死亡病例也不少,你是什麼心情?

  張定宇:當然是非常著急。尤其是有的重症病人來的時候病情就很嚴重。早期收治的一些病人,有的已經輾轉了幾家醫院,耽誤了一些時間。這與當時大家對這個疾病認識不清有關。

  這些病人和以前見到的呼吸道傳染病表現完全不一樣,特別是早期收治的病人,所有手段都上了還是拉不回來。看到不停有病人去世,我們拉不住他們,你會感覺很無助,感到束手無策,真的很沮喪,內心很煎熬。那個時候插管的病人,僅僅就是延續生命。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不讓他們滑向危重症。

  《瞭望》:病人死亡一般是什麼原因?

  張定宇:最終的死亡原因現在已經有結論了,都是因為肺臟功能喪失,呼吸衰竭死亡。我們也看到屍體解剖的結果,也會看到那些肺泡裏面的結構會破壞,肺泡會塌陷,肺泡被堵塞,它是整個肺受傷,我用摧毀這個詞來形容。

  《瞭望》:遺體解剖是你們極力促成的嗎?

  張定宇:這個事情是國家衛健委和湖北省衛健委給我們的明確指示。傳染病防治法明確規定,傳染病人的遺體處置如果原因不明,需要屍體解剖,可以進行屍體解剖,並告知病人家屬。所以,我們很快就開始部署,聯係病人家屬,解釋解剖原因。我們告訴病人家屬,兇手已經抓到,就是新冠病毒,但我們不知道它是怎麼殺死我們的親人的,所以需要他們的支持和配合做屍檢。應該説有的病人家屬真是深明大義,你跟他講清楚了,很多人願意配合。

  “我感到非常忐忑”

  《瞭望》:你身體狀況也不太好,疫情又難纏,你拼命救人的時候沒有擔心自己的身體嗎?

  張定宇:能夠工作是很幸福的,能夠幫助到人也是很幸福的。我的動因就在這裏。我又是共産黨員、基層幹部,你要帶團隊做事,這個時候你怎麼能考慮自己的病呢?

  我覺得只要自己還能履職,就把這個職務履行好,這是分內的事情。我不能因為自己有漸凍症説我不能做,把它作為借口。所以,我一直認為自己沒做什麼特別的事情,都是這個崗位對我的要求。去救病人也好,去收治病人,協調工作,安排工作,這都是分內的事情,沒什麼好講的,也沒什麼好計較的,更不值得什麼誇耀。

  《瞭望》:這兩個多月戰鬥,最艱難的是什麼時候?

  張定宇:最艱難應該是大年三十,那時整個醫院狀態已非常疲憊、緊繃,醫務人員已連續工作二十多天,全院都動員起來了,但能力、資源很有限。

  物資緊張的時候,今天用了,明天有沒有還不知道。防護物資備貨當時只夠兩天,後來逐漸夠三天,到現在已夠1個月。

  1月19日,我愛人確診新冠肺炎,我都蒙了。這個病怎麼會發生在自己親人身上?而且我看到很多病人可能會逐漸轉化成重症、危重症,最後拉都拉不回來,很害怕。那天我開車回家,眼淚奪眶而出。很慶幸她恢復得比較好。

  在那段大家都很疲憊的時間,得到消息説解放軍醫療隊要來,再晚一些聽説上海醫療隊也要來,我們全院同事就一起歡呼:解放軍要來了!上海醫療隊要來了!甚至有一句話叫“我們有救了”。

  《瞭望》:全國人民都關心金銀潭醫院和你,你想對關心你的人説些什麼?

  張定宇:感謝!感謝我們的黨,感謝我們的國家,感謝我們的人民。每個人都在做一些犧牲,犧牲自己小小的自由、犧牲自己小小的利益,來抗擊這場疫情。這時候特別能感受到祖國的強大。

  我只是做了崗位要求的一些工作,做了一個共産黨員、一個黨的基層幹部應該做的一些事情,大家給我這麼高的關注和榮譽,我感到非常忐忑。我會把大家的關心和關注,作為今後工作的動力,繼續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來回饋大家,報答大家對我的厚愛。 (本組專題採寫記者:周甲祿 余國慶 楊志剛 徐海波 侯文坤 王斯班 李偉 李思遠 馬原馳 郝曉江 潘志偉 方亞東)

  新聞鏈接:

  警報是這樣拉響的——對話“疫情上報第一人”張繼先

  決戰火神山 又戰雷神山——對話中建三局原董事長陳華元

  把病人從ICU中搶救回來——對話重症救治專家鐘鳴

  “用CT結果將這些人先收治入院”——對話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影像科副主任張笑春

  “那個被感染了的急診科女護士”——對話武漢市民海棠

  集中全院救重症 ——對話武漢同濟醫院院長王偉

  護航生命之舟 ——對話方艙醫院民警張敬畏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在戰鬥最早打響的地方——對話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5878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