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決戰火神山 又戰雷神山——對話中建三局原董事長陳華元
2020-04-20 08:56:05 來源: 《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3月8日,中局原董事長陳華元接受本刊記者採訪

  ◇“在朋友圈、微信群聽説建醫院需要人手,‘我能來、我要來’的請戰聲音此起彼伏。”

  ◇“無數志願者、好心人,用不同方式貢獻一份力量。上億的‘雲監工’24小時守著屏幕為我們鼓勁加油。”

  4月15日,火神山、雷神山醫院正式關閉,結束了它們在抗疫中的使命。

  火神山、雷神山兩所醫院是武漢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重要戰場。雷神山醫院運行67天,共收治2011名新冠肺炎病人,1900多名康復。火神山醫院運行73個日夜,累計2900多名患者治愈出院。

  承擔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建設重任的中建三局集團,于危難之際挺身而出,決戰火神山再戰雷神山,創造了疫情大考中的中國速度。

  3月底,陳華元卸任中建三局董事長職務,他説這是他一生最難忘的工程。《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專訪了陳華元,請他講述建設歷程。

  10天工期極限挑戰

  《瞭望》:此次中建三局參建火神山醫院和雷神山醫院有何背景?

  陳華元:新冠肺炎疫情突然來襲,武漢三鎮各大醫院發熱門診、住院部人滿為患,醫療資源告急。

  1月23日下午,武漢市緊急召開會議,決定由中建三局牽頭,參照非典期間北京小湯山醫院模式,在蔡甸區知音湖畔火速籌建一所可容納1000個床位的醫院,取名火神山醫院。

  1月23日17時,中建三局召開應急醫院施工籌備會,在漢單位紛紛請戰,即刻調配資源,連夜進行基礎施工。1月24日除夕,完成場平。1月25日,正式開工。1萬余名建設者日夜鏖戰,朝著10天內交付的目標努力。

  火神山醫院建設號角剛剛吹響,武漢市又緊急召開調度會,決定在半個月之內在武漢市江夏區黃家湖再建一所雷神山醫院。

  《瞭望》:10天或者半個月內建設一所醫院,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陳華元:這個項目工期急、短。一般這種全功能的傳染病醫院要兩年左右時間才能夠建成。這個項目給的時間,就是1月23日下午通知我們,2月2日就要投入使用,前後就十天時間。而且設計還沒開始,地址剛剛選定,無論對管理,還是對我們的心理,都是一次極限挑戰。

  這兩所醫院的專業係統非常復雜,功能區分很細、很全,環保要求特別高,並且所有病房均為負壓病房,需要單獨設置新風係統。

  這個項目又是大兵團作戰,現場有1萬多人施工。剛開始是土方工程,土方高差有的接近十米,有的要就地填,有的要運出去。由于參建隊伍多,我們是總牽頭單位,還有三家企業負責局部道路土方和相關設施。這樣現場空間非常狹窄,車輛、物資調度難度非常大。這對我們現場管理協調是一個極大考驗。

  同時環境極差。這個環境首先是疫情的大環境,在這樣的情況下組織施工,物資怎麼進,工人怎麼找,人員怎麼來,進來後怎麼吃、怎麼住,與防疫係統、城管係統還有公安係統以及地方社區如何銜接等,都是原來沒有碰到過的問題。

  還有就是天氣的考驗。土方施工最怕下雨。恰恰剛開工就下了4天雨,下雨期間要挖土、要運土、要填方,施工艱難。加上現場擁擠,每一家都在搶,都不讓。不讓,也是因為沒辦法讓。

  另外,物資需求數量大、品種多、要求高。兩家醫院要的一些配套物資,除了質量要求高外,都是專門針對醫院的配套設備。武漢沒有,湖北沒有,怎麼進來,怎麼通關,還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東西從哪裏來,怎樣把這些物資聚攏……這個項目的挑戰可想而知。

  對中國建造的集中檢驗

  《瞭望》:施工現場協調上萬人,多道工序必須齊頭並進。這是如何做到的?

  陳華元:作為牽頭單位,中建三局如同項目的大管家,統籌制定好通往勝利的路線圖,統一策劃、組織、協調,做好工序和工藝的穿插流程,為所有參建單位提供更好服務和施工安排,保證每家單位都能最大發揮專業優勢,保持各單位施工節奏步調一致。項目倒排工期,制定時間表,將每一步施工計劃精確到小時乃至分鐘,同時根據現場情況實時糾偏,使十余家單位、上千人的項目管理團隊,都能聽從統一指揮,並密切配合。

  今天的中國建造,早已不是17年前建設小湯山醫院時的情景,兩山醫院比當年更為先進,不僅污水處理、空氣凈化等各項技術更高,而且要將醫院對周邊環境的影響降到最低。

  以醫療廢水處理為例,雷神山醫院建成後每日預計産生廢水1200噸,將全部實施封閉運行,經過一係列消毒生化處理後方可排放,其消毒劑量和消毒時間遠高于普通傳染病醫院標準。雨水單獨收集,進入調蓄池統一消毒,污泥進行安全無害化處置,整個醫院下方還鋪設了HDPE防滲膜,確保不讓一滴污水進入地下或水體。

  特別是對施工內容復雜的雷神山醫院來説,有場地平整、基礎工程、管道預埋、防滲膜施工、鋼筋綁扎、混凝土澆築、板房搭設、機電安裝、室內裝修等十幾道大工序,涉及基礎工程、土建及裝飾工程、給排水及消防係統、供配電係統、照明與監控、通風空調係統、通信弱電、醫用氣體工程、凈化工程、室外及市政配套、污水處理設施等十幾個專業,不同專業之間需要劃分接口界面,比如通信弱電設計師需要跟供配電和土建的設計師溝通,光纖和網線要怎麼布,土建施工則要預挖溝槽、預留PVC管道、確定供電等級……無處不在的交叉施工和接口管理,是對中國建造管理能力和管理水平的集中檢驗。

  無數人用不同方式貢獻力量

  《瞭望》:早一分鐘建好醫院,就早一分鐘收治病人。兩山醫院建設的中國速度背後有何奧秘?

  陳華元:“中國速度”背後的門道,就是社會主義制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

  作為親歷者,我感受非常深:

  兩山醫院建設時間緊、任務重,中建集團始終將兩山醫院建設作為集團頭號任務,第一時間制定集團作戰方案,撥付5億元專項建設資金,特別是撥付了300萬元的特殊黨費,用于建設者補充營養。我理解,中建集團上下都沒有把兩山醫院作為普通項目看待,而是把它當做人民群眾期待的生命工程,始終抱著全力以赴、使命必達的決心和信念。

  項目建設得到全社會高度關注和八方支援。在春節這樣的特殊時段,又遇上疫情最為嚴重的時刻,建設應急醫院的消息一發布,全社會都動了起來。央企、國企、民企積極參戰、通力合作,供電、供水、供氣、供網各類企業和供應商高效協同,這種無聲的動員匯聚成強大的能量。

  在朋友圈、微信群聽説建醫院需要人手,“我能來、我要來”的請戰聲音此起彼伏。武漢人、湖北人,全國各地的農民工兄弟不講條件,克服困難,勇敢逆行,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形成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會戰。

  無數志願者、好心人,用不同方式貢獻一份力量。上億的“雲監工”24小時守著屏幕為我們鼓勁加油。説心裏話,這種民族力量、社會力量,萬眾一心的場面,讓現場建設者熱血沸騰、眾志成城。

  兩山醫院十多天的建設時間並不長,但每天我都被很多事情感動著,應該説近4萬名逆行而來的建設者,苦戰十多個日夜,才鑄就了兩山醫院的建設奇跡。 (本組專題採寫記者:周甲祿 余國慶 楊志剛 徐海波 侯文坤 王斯班 李偉 李思遠 馬原馳 郝曉江 潘志偉 方亞東)

  新聞鏈接:

  警報是這樣拉響的——對話“疫情上報第一人”張繼先

  在戰鬥最早打響的地方——對話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

  把病人從ICU中搶救回來——對話重症救治專家鐘鳴

  “用CT結果將這些人先收治入院”——對話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影像科副主任張笑春

  “那個被感染了的急診科女護士”——對話武漢市民海棠

  集中全院救重症 ——對話武漢同濟醫院院長王偉

  護航生命之舟 ——對話方艙醫院民警張敬畏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決戰火神山 又戰雷神山——對話中建三局原董事長陳華元-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5878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