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用CT結果將這些人先收治入院”——對話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影像科副主任張笑春
2020-04-20 08:56:53 來源: 《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2月5日,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醫學影像科副主任張笑春在她的研究室查看新冠肺炎患者的 CT 影像高翔攝 / 本刊

  ◇“我望向他身後的病人,看到一種非常絕望的眼神。”

  ◇“銘記于心、力鑒于行,讓更多人活下來就是對逝者最大的告慰。”

  4月4日清明節當天,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影像科副主任張笑春再次更新朋友圈文章。哪怕見慣生死,她依然細膩動情地寫下:“銘記于心、力鑒于行,讓更多人活下來就是對逝者最大的告慰。”

  張笑春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因為此前在朋友圈發的一條信息,成為抗疫的新聞人物——2月3日在武漢疫情最緊張的時候,大量核酸檢測結果呈陰性的疑似新冠肺炎患者無法收治入院,張笑春依托自己豐富的影像醫學經驗,勇敢地在社交媒體呼吁,將CT影像作為新冠肺炎診斷的主要依據。這一觀點旋即引發廣泛討論。

  發出這一呼吁兩天後,《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提出,要求在湖北省內增加“臨床診斷病例”分類——即具有肺炎影像學特徵的疑似病例。

  因為這一新標準的出現,僅2月12日這一天,湖北就增加臨床診斷病例13332例。

  朋友圈推文,給湖北疫情防控帶來深刻改變。《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對張笑春進行了專訪。

  發現CT影像和核酸檢測結果有出入

  《瞭望》:你最早是什麼時候從影像醫學接觸到這個疾病的?

  張笑春:我們醫院最早看到新冠肺炎這樣的影像是在2019年12月27日、28日,有同事看片子説您過來看一下這像什麼,我過去看後脫口而出:這像非典,難道非典又卷土重來了?

  我感覺它跟非典的影像非常像。又過了幾天,2019年12月31日上午,我們醫院開會,會上才知道武漢發生了不明原因肺炎,這就是我們最早知道的時間。

  《瞭望》:你是如何發現CT影像和核酸檢測結果有一些出入的?

  張笑春:春節前,我們醫院要出一部新冠肺炎診療快速建議指南,影像科的任務就是寫影像部分。我們根據核酸確診的病例對照CT,分了很多類,找出相應特徵。但其中仍有不少具備類似特徵的影像案例並未做過核酸檢測,還有部分檢測結果呈陰性。

  我就繼續著手調查,咨詢檢驗科同事,得知相當比例肺部CT已經有典型炎症表現的患者,核酸檢測結果是陰性。陽性比例只有30%到50%。對于這個結果,當時我十分吃驚。

  《瞭望》:聽説你父母也出現了類似情況?

  張笑春:大年初二晚上11點多,我媽媽打電話説有些不適,症狀很詭異,主要表現在神經方面,雙腿、上肢發麻、全身緊縮感和多汗。

  我趕緊咨詢急診科同事,他説很可能是新冠肺炎。他還告訴我,因為新冠肺炎不只表現為發熱、咳嗽,很多呼吸道以外的症狀也會出現。第二天早晨,我給媽媽拍了CT,雙肺都有窄窄的一條實變。這樣的CT表現,我在其他老年新冠肺炎患者的CT片上看到過,但隨後的核酸檢測結果卻是陰性。下午我給爸爸也做了CT,結果發現他的肺部病變范圍比我媽媽的還廣,而且也不典型。因為當時的收治標準是核酸檢測必須陽性,他們就只好回家隔離了。

  我越發覺得這是一個問題,核酸結果陰性的部分病例,實際CT顯示肺部已經有急性炎症了。因此,我就在想怎麼能讓決策者知道這個情況。

  “肺都這麼嚴重了,應該住院”

  《瞭望》:是什麼促使你2月3日在朋友圈反映這個情況?

  張笑春:即使我自己在醫院工作,父母也因為核酸檢測結果呈陰性住不進醫院,到處碰壁。他們在家也無法實現一個完全意義上的醫學隔離作用,這種家庭留觀實際是無效的。

  這種情況並不只發生在我身上。我在醫院幫助父母排隊辦理手續時,隊伍後面有人不小心把家屬的CT片掉在地上,在他撿起來的一剎那,我余光一掃,發現肺部也是雙肺彌漫性病變。我就請他舉高給我看,看完後我説:“肺都這麼嚴重了,應該住院。”他卻告訴我核酸結果是陰性,住不進醫院。

  我望向他身後的病人,看到一種非常絕望的眼神。本身我就對核酸檢測結果是陰性的病患持一定懷疑,這件事更加刺激到我。我在想怎麼用CT結果作為依據將這些人先收治入院。

  但當時大家都在處理疫情相關各種事情,都很忙,我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途徑。我想就算向我們院領導報告,他們也不一定有能力解決。所以我一直在躊躇,不知道該怎麼辦。

  另外,我當時也有一定顧慮。一方面,這些觀點會不會給疫情防控帶來負面影響,畢竟我從專業角度出發的考慮和政府採取的措施可能會存在一些差異。另一方面相對自私一點,我擔心説這些會不會帶來不好的影響,我怕這種專業意見引起大家誤解。

  從淩晨3點起,我就把微信編了刪、刪了編,最終還是刪掉了。第二天9點左右,我還是倉促寫了一段話,配上圖就發到朋友圈,沒想到引發討論。

  我主要提了兩條建議。其一,CT影像應作為重點疫區篩查新冠肺炎的主要依據;其二,立即叫停無效家庭留觀,改為徵用學校、賓館和酒店單間隔離。只有採取這種嚴格措施才能解決問題,這實際上與後來的“應收盡收、應隔盡隔、應治盡治”是一致的。

  “CT診斷完成了階段性使命”

  《瞭望》:2月19日,第六版診療方案取消湖北省內的“臨床診斷病例”分類,確診依據又調整為核酸檢測結果,你覺得這個事是不是又回到了原點?

  張笑春:我覺得這不是回到了原點,而是CT作為診斷依據,完成了階段性的歷史任務。

  CT作為臨床診斷依據在2月11日到18日間起到一定作用,它的歷史任務已經完成了。為什麼説完成了?2月12日新增確診病例14000多例,其中以CT作為依據的臨床診斷病例就有13332例。第一天,臨床診斷病例佔92%,第二天就開始下降,第三天就下降到40%多,隨後逐漸平穩。

  其實,CT手段解決了以前得不到救治的疑似病例存量,他們中的大部分可以因此入院治療。診療方案不斷更新,是不斷完善的再認識過程,CT診斷完成了階段性使命。

  不過,CT的作用還將持續。CT影像能夠進行肺部損害的分期評估,判斷患者是輕症還是重症,是否可以出院,是否可以解除隔離。即使疫情控制住了,還要對患者做一段時間的CT跟蹤隨訪,根據病人的病情進展,判斷採取哪種治療措施,這同樣是救命的作用。

  《瞭望》:現在回過頭看,CT影像作為臨床診斷依據在促進傳染源快速集中隔離和集中收治方面起到不小作用。你怎麼看?

  張笑春:我的言論是否起到直接的推動作用暫且不論,起碼在那條朋友圈發出後,2月5日,第五版診療方案就加入這一部分內容。這對我們湖北省,尤其是武漢市這種重點疫區的老百姓來説,就是救命。因為人命關天,及時救治才是最重要的。

  另外,我們在救治患者的同時,還有一個潛在的成效,就是這些病例密切接觸的人群被我們掌握了。密接者也能得到非常標準化的隔離,避免了疫情的進一步傳播。

  總體來看,國家衛健委第五版診療方案的公布,對湖北省戰勝這次疫情具有很重要的意義。(本組專題採寫記者:周甲祿 余國慶 楊志剛 徐海波 侯文坤 王斯班 李偉 李思遠 馬原馳 郝曉江 潘志偉 方亞東)

  新聞鏈接:

  警報是這樣拉響的——對話“疫情上報第一人”張繼先

  在戰鬥最早打響的地方——對話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

  決戰火神山 又戰雷神山——對話中建三局原董事長陳華元

  把病人從ICU中搶救回來——對話重症救治專家鐘鳴

  “那個被感染了的急診科女護士”——對話武漢市民海棠

  集中全院救重症 ——對話武漢同濟醫院院長王偉

  護航生命之舟 ——對話方艙醫院民警張敬畏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用CT結果將這些人先收治入院”——對話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影像科副主任張笑春-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5878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