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那個被感染了的急診科女護士”——對話武漢市民海棠
2020-04-20 08:56:53 來源: 《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海棠一家(4月9日攝) 受訪者供圖

 ◇“從知道自己感染的那一刻起,她就和我保持兩米以上的距離,回家的路上,車窗都是開著的,保持通風。”   

 ◇“我拍攝的這些視頻,不僅對妻子是鼓勵,也是向那些正在與病毒作鬥爭的家庭傳遞信心。”

  李婷問:“娶了我你後悔嗎?”

  海棠説:“不後悔,我後悔沒早點認識你。”

  對話出自係列短視頻《那個被感染了的急診科女護士》,曾感動無數網友。

  海棠,真名蔡開海,31歲,是武漢的一名影視攝影師。1月26日,妻子李婷確診新冠肺炎後,他一邊照顧妻子,一邊用攝像機記錄了妻子發病、惡化、居家隔離、住院、定點隔離、回家的全過程。

  海棠拍攝的係列視頻,是一個武漢普通家庭抗擊肺炎的樣本記錄,也是人們觀察武漢疫情的獨特窗口。《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與他對話,聽他講述視頻背後的故事。

  “我也開始有些怕了”

《瞭望》:你的妻子是怎樣感染新冠病毒的?

  海棠:我妻子是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護士,李文亮醫生也在這家醫院。在她的檢測結果出來前,我都認為這件事不可能發生在她身上。

  我從事影視工作,武漢遇到這麼大的事,也想做點什麼。妻子在抗擊疫情第一線,每天穿著防護服,一幹就是12小時,中間水都不喝一口。我就想拍攝她和他們醫院的故事。我挺擔心她的安全,以她為拍攝對象,我就可以在她身邊。我跟妻子説了這個想法,剛開始她非常不願配合,我死纏爛打一直跟著她。

  1月25日晚,她説有點不舒服,我以為就是有點累。次日早上起來,一切都很正常。我和她一起去醫院上班,説實話,當時我是很興奮的。她去科裏上班,我在醫院內外拍攝素材。大約8:40,這個時間我記得很清楚,她給我打電話,説她中了。我一聽就知道是什麼事,腦子一片空白。在我的記憶裏,這是她第二次説中了,上一次是她懷孕時,表現是喜悅的。這一次説中了,卻是非常害怕、恐慌。

  我馬上去醫院找到妻子,她情緒非常低落,但仍安慰我。我們找醫生做了CT。這時我的拍攝已經沒有辦法繼續下去。醫生説,肺部有一塊病灶,可以考慮病毒性肺炎。我當時不相信這個結果,還在想是不是醫生搞錯了。

  這時我感覺到她的情緒進一步低落。我想她也很害怕。妻子在醫院上班,曾給我講過病毒有多麼恐怖。之前我感受不到,現在看到妻子這樣,我也開始有些怕了。

  “只想把她照顧好”

  《瞭望》:為什麼選擇回家隔離?

  海棠:當時醫療資源非常緊張,醫院也沒有辦法幫她弄到床位,加上剛開始病情不算太嚴重。所以醫生建議我們回家隔離治療。回家路上,我們一句話也沒有説,真的是一句話也沒説。

  從知道自己感染的那一刻起,她就和我保持兩米以上的距離,回家的路上,車窗都是開著的,保持通風。

  到家之後,她將自己關在屋裏,開始自我隔離,讓我不要去動她的東西,並告訴我一些隔離知識,要求我在家裏也要戴口罩,不能進她的房間。我每天都會記錄她的身體狀況,每天都消毒。

  《瞭望》:為什麼在家繼續拍攝?

  海棠:我想讓妻子住院治療,但當時醫療資源非常緊張。我當時的想法是,將這些拍下來,讓更多的人看到,可能有機會住上醫院。

  視頻在網上播出後,真沒想到會得到這麼多關注,很多網友發來關心的話。我把這些給妻子看時,發現她的情緒會好一點。我每天在家裏跟她説,不要怕,加油,堅持住,但我的語言顯得很蒼白。陌生人的鼓勵對她來説卻很重要,讓她信心大增。有一個江西贛州的小女孩,專門給我妻子做了一個賀卡,並跟她媽媽説,要找媽媽借300元,連同自己的700元壓歲錢,湊1000元錢捐給我們。妻子感動得不行,這也是我繼續拍下去的原因。

  後來更多人給我們留言,尤其是一些和我們有同樣境遇的家庭——家人或疑似或確診,妻子一一回復他們。我想,我拍攝的這些視頻,不僅對妻子是鼓勵,也是向那些正在與病毒作鬥爭的家庭傳遞信心。當時其實特別累,但我仍然堅持拍攝下去。

  《瞭望》:你的視頻中,有一個細節感動了很多網友,妻子不讓你進房間,一直用被子裹住自己,怕你感染。你進妻子隔離的房間害怕嗎?

  海棠:我不害怕,也沒想過害怕。每次進去,我都做好了防護措施,而且跟她保持1米多的距離,每次進去不會超過15分鐘。雖然如此,妻子還是特別擔心。但我覺得必須定期進去,説幾句話,能讓她放松一點。這樣對她恢復健康有好處。我到底有沒有想過被感染呢?其實那時也沒有時間去想,只想把她照顧好。

  《瞭望》:妻子在家隔離,最令你緊張的是什麼時候?

  海棠:1月26日回家隔離,大約在第5天,她的症狀到了頂峰,人特別難受,高燒39℃多。那個時候她非常恐懼,我也慌了,擔心她會死。想趕緊送她去醫院,打了很多電話,包括120,沒有人接。找他們醫院,雖然是醫院職工,但也沒辦法立即收治。

  她全身酸痛無力,把自己裹在被子裏,第一次泣不成聲,不斷地説:“我不舒服,我好難受啊。”我感覺很無力,什麼都做不了,只能一遍遍安慰妻子:不哭了好不好,會好的。她不斷重復一句話,“你出去,你不要離我這麼近,我不要你待在裏面,我傳染給你了怎麼辦?”

  後來妻子退燒。我們聽説,很多人一周就好了。我想妻子應該也是這樣,肯定也會好的。果真,不發燒了,症狀也消失了,我們都很興奮。2月7日,差不多第一個14天後,我們滿懷信心去醫院復查。誰知,醫生説肺部CT還是有問題,我的心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終于知道自己在對方心中的位置”

  《瞭望》:在家隔離期間,你精心照顧妻子的視頻,感動了很多網友。你原來經常做家務嗎?

  海棠:那真是段艱難的日子。為了她能吃好點,我開始學著下廚。買菜、做飯、煎藥、煮雞湯,以前很少做的事情,現在都成了日常。

  妻子想吃大白菜,因為出不去,我就想辦法找跑腿去買;網友推薦了一位知名中醫,我就按中藥方子煎好了藥,怕她覺得太苦,還專門帶了根棒棒糖。

  在家隔離時,我們度過了結婚四周年紀念日,我盡自己所能為她準備了一個驚喜:一個蛋糕,一束鮮花,還有一張“陪你去世界任何地方”的欠條。

  《瞭望》:你妻子住院37天,你説心情就和坐過山車一樣起起落落,那段時間一定很難熬吧?

  海棠:自從她中招後,我感覺心情就像在坐過山車。開始,病情不斷惡化,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後來症狀消失,感覺平穩許多,結果肺部CT仍然沒有好轉,心又掉到地上。在醫院37天,核酸做了7次,第一次陰性,感覺不錯,第二次又變成陽性,第三次又是陰性,第四、第五次陽性,第六、第七次陰性,一會兒好,一會兒壞,這樣的結果,心情能不起起落落嗎?

  在家隔離十幾天,住院37天,總共50多天,真的非常煎熬。

  《瞭望》:這件事後,你收獲了什麼?

  海棠:這件事對我們的生活影響還是很大的,終于知道自己在對方心中的位置。今後我們會更加珍惜彼此,珍惜生活,有什麼困難,我們兩人會一起面對。 (本組專題採寫記者:周甲祿 余國慶 楊志剛 徐海波 侯文坤 王斯班 李偉 李思遠 馬原馳 郝曉江 潘志偉 方亞東)

  新聞鏈接;

  警報是這樣拉響的——對話“疫情上報第一人”張繼先

  在戰鬥最早打響的地方——對話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

  決戰火神山 又戰雷神山——對話中建三局原董事長陳華元

  把病人從ICU中搶救回來——對話重症救治專家鐘鳴

  “用CT結果將這些人先收治入院”——對話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影像科副主任張笑春

  集中全院救重症 ——對話武漢同濟醫院院長王偉

  護航生命之舟 ——對話方艙醫院民警張敬畏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那個被感染了的急診科女護士”——對話武漢市民海棠-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5878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