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尋“失”志願者3年讓六百個家庭團圓
2020-04-17 07:49:43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潮州市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會長陳順民(右一)帶領團隊乘搜救艇在韓江開展日常巡河(4月10日攝)。本報記者毛鑫攝

  2017年3月的一個子夜,接到汕頭澄海友人的求助信息,家住潮州的陳順民匆忙叫上5個好友,爬上了幽寂的筆架山。清晨時分,他們在一個山坡找到了走失的老人。看到家人團聚喜極而泣的場面,陳順民深受觸動。

  在此之前,陳順民已在公益圈轉了兩年,給孤寡老人送過米油、給困難戶捐過錢物、在馬路指揮過交通……但他一直想找個常態運作的志願組織,這一刻讓他忽有所悟。

  “我們何不成立自己的尋失組織?”陳順民一説,6個人一拍即合。

  “人走失了,家可能就沒了”

  “公益組織那麼多,為什麼偏偏要挑這麼難的尋失做?圖什麼?”

  “不圖什麼,你來求助我,我來幫助你,就很開心。”

  沒有資金、沒有辦公地點,尋失團隊就在陳順民租的車庫裏開了張。他們首先將尋失對象定位在未滿14周歲兒童、60歲以上老人及有智力、精神障礙的人員。接到求助信息後,團隊會先讓家屬報警,同時將走失人員信息制作成尋失圖,在微信朋友圈發布。

  每一次尋人都像是一次作戰。尋失團隊穿著橙紅色的工作服,在無數個黑夜“橙衣夜行”。求助越來越多,已經有4360個微信好友的陳順民專門買了臺256G內存的新手機,但每次打開微信,仍有許多未讀信息。

  點開他的微信朋友圈,“敬請大家愛心轉發!”“已找到,撤銷啟事!”“敬請大家再次幫忙留意關注”……幾乎滿屏都是尋失和公益服務信息。

  “家人感覺我走火入魔了。”陳順民説。

  3年來,尋失團隊在潮州市民政局正式注冊了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志願者從6人發展到300來人。工作室不到20平方米的空間裏,尋人海報和各種資料堆得滿滿當當。

  “愛心接力,助愛回家”“志願獻愛心,關懷顯真情”“尋人解困不遺余力,潮汕尋失公益仁心”……幾十幅錦旗和榮譽證書挂滿了墻,顯得屋子更擠了。

  “公益組織那麼多,為什麼偏偏要挑這麼難的尋失做?圖什麼?”

  “不圖什麼,你來求助我,我來幫助你,就很開心。”

  “那是種什麼樣的開心?”

  “一種很自然的感受,由心底涌出的快樂。”

  面對記者的疑惑,聯合會會長陳順民回答後講了一個故事。

  2018年9月,潮州市區一對母女失蹤。起先,陳順民認為帶著3歲小孩,該女子應該不會輕生。但尋失團隊找了好幾天仍一無所獲。後來經派出所證實,這對母女都已經過世。

  陳順民説這件事讓他堅信,他們找的不僅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家。“人走失了,家可能就沒了;人在,家在。”

  找人法寶“尋失圖”

  找到人,最短只要5分鐘,最長歷時19天

  潮州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有過不少“高光時刻”——接到的600多宗尋失請求裏,尋回率高達96%;曾求助團隊的走失者母親尋回孩子後自願加入,成為會員;數百個未成年和老人被安全送到家……雖是志願服務,能力卻一點都不業余,“尋失圖”作用尤其突出。

  志願者們向記者展示了厚厚一摞三年來發布的所有“尋失圖”紙質版。這些尋人啟事設計得算不上考究,但信息清楚、統一規范。

  圖片上方印著“潮州市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的名稱和圖標,並附上組織的統一社會信用代碼;中間是經過家屬同意發布的走失者照片;下方是走失者外貌、年齡、穿著等信息,並附上聯係人、二維碼等。

  現在,只要收到尋人請求,他們能在幾分鐘內制作好“尋失圖”發布到朋友圈。

  “我們會去相應的派出所了解情況、分頭尋找。”陳順民説,發朋友圈是“破局”的關鍵一環,“現在社會上熱心人很多,一般都會有人打電話説走失者大概經過哪裏,我們就順著方向找監控。”

  在得到相關部門批準授權的前提下,志願者們還學會了通過監控視頻判斷走失者大致的位置和方向。時間久了,對老人、小孩不同年齡的步速、騎車和步行的不同進程等細節積累了一定經驗,看到監控大致就能判斷去哪兒找、如何提前“攔截”。

  “有時候看到某個路口的監控,走失者並沒有往前走,那根據我們的經驗,他可能就折回來了,所以我們會在之前的幾個路口找。”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副秘書長莊幕華説。

  有一次,這邊尋失圖剛發出,剛好就有志願者發現路邊有個人很像走失者,隨即拍照返回,“一拍即合”,全程只用了5分鐘。

  但更多的時候,尋人歷程充滿著磨難與坎坷。2018年4月,尋失團隊接到求助,一名智力有障礙的29歲男子在潮州市龍湖鎮附近失去導航定位功能後走失。

  志願者們兩度調整修改“尋失圖”,又分別以槐山崗、意溪壩溪為中心輻射周邊不斷找尋,終于在金山大橋意溪段橋下找到走失者。整個找尋歷經19天,至今仍是聯合會尋失的最長紀錄。

  在尋失中團隊發現,患有老年癡呆症的走失者經常會去年輕時記憶最深的地方。遇到這類案例,他們會根據老人年輕時的職業、社會關係等進行尋找。不僅針對老人,團隊在未成年人尋失方面也經驗頗豐。比如未成年人身上帶錢的信息不能披露、“叛逆少年”的照片最好不要發布、尋回後及時做好心理疏導……

  如今,志願者們已經養成了職業習慣。路上遇到可能是走失的老人、兒童,就主動在群裏詢問,有時候能碰見另外的隊員正發照片尋失。

  “我們還將引入帶熱像儀的無人機幫助尋失。”陳順民説,此前,有些走失人員由于不在監控范圍內、或在GPS信號薄弱的區域,導致尋找困難。“有了熱像儀無人機的加入,人如果走失在大山中,就很有可能被探測到。”

  無愧“尋失志願者”之名

  志願者要遵守不少規矩:酒後不能出隊、參加急救知識培訓、學習法律知識……

  在潮州市街頭巷尾一提到“弘德尋失”,許多人的第一反應就是交口稱讚。潮州市人大代表詹愛平説,這個組織的志願者們在尋找走失人員方面特別高效,感覺他們好像無時無刻不在工作,一旦有了線索就能廣泛傳播到社會各個角落,往往能很快動員大家幫忙找人,口碑非常好。

  作為當地“網紅”志願者團隊,想加入的人自然不少。“人多了不等于好幹活。”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名譽會長楊昭宏説,不少奔著“打名氣”“蹭關係”“搞營銷”的人都想擠進來“假公濟私”,把不好關團隊就容易垮掉。

  “提出加入的人,我會先加他微信好友,關注他的朋友圈,看他平時發布的內容。”陳順民説,如果朋友圈都是很正能量的內容或者曾參加過志願者服務,就是加分項,“説白了最關鍵的一點還是看他有沒有善心。”

  為了確保個人安全和尋失質量,聯合會給志願者們列了不少規矩:酒後不能出隊、參加急救知識培訓、學習法律知識……

  出去尋人的志願者都要穿統一隊服,橘紅色衣服中間一條兩指寬的反光帶繞胸口一圈,右肩上挂著記錄儀。為了避免尋失中可能遇到的意外損失情況,“好心辦壞事”,聯合會還吸收了一名志願者擔任法律顧問。

  不少求助信息是夜裏傳來,每個志願者手機都必須保持24小時開機。夜半時分來的電話,常常把全家人都吵醒。

  “夜裏出門尋人,家人感覺有點不可思議,但既然成立了組織,就要對每一宗求助認真負責。”陳順民説。

  尋人的過程中也會遇到挫折,志願者們難免心理有波動。每當這個時候,大家都會坐下來你一言我一語地談心,最後都相互鼓勵:“我們付出了,能幫到人家,得到社會的認可,這樣就滿足了,就要堅持做下去。”

  “簽了名注了冊,就要對得起‘志願者’這三個字。”陳順民告訴記者,志願者們都有自己的工作生活,不少人還是家庭的主要勞動力,志願尋人不可避免要佔用許多精力、影響家庭生活,但能幫助到這麼多的家庭團圓,還是值得。“如果每個人都只顧自己,社會哪有愛和正能量出來?”

  “賺到最多的,就是‘謝謝’”

  “我太了解家人走失的感受了,刻骨銘心,所以我要站出來,加入團隊,幫更多家庭團員。”許曼説,不管多難多累,有指令就出發

  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工作室的一角,挂著一張特別的錦旗。與其他錦旗落款為某某全家不同,這個錦旗落款是潮州市救助管理站。

  一家公立單位為何要給一家公益組織送錦旗?

  2018年7月,潮州市救助管理站連續接收了4個流浪孩子,卻沒能聯係上家屬。有工作人員嘗試著找尋失團隊幫忙,結果志願者們沒幾天就幫4人找到了家。救助站不僅解了燃眉之急,還受到了省裏嘉獎。

  消息一傳開,就像推開了一扇門,越來越多的派出所包括110指揮中心開始與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合作,主動提供失蹤者線索和技術幫助。不少派出所民警、救助站工作人員還加入了志願者聯合會。

  這和尋失團隊成立之初面對的冷遇和誤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那時,志願者們去沿街店鋪查找線索,常常被拒絕……

  對此,尋失團隊回應的方式就是三個字“做實事”:發動人海戰術,沿路一步一步走、遇人一個個問、轉發朋友圈求幫助。

  有一次淩晨3點出門尋人,志願者們認識了某派出所值班民警,他對志願者們做的事情很感興趣,和志願者互留了電話號碼又加了微信,如今接到報失線索或流浪人員,都會第一時間反饋給尋失團隊。

  抬頭看了一眼滿墻的錦旗,陳順民説,這三年來賺的最多的,就是“謝謝”兩個字。

  2019年8月31日下午,潮州市民許曼16歲的兒子離家出走,夫妻倆多方尋找無果,在朋友建議下聯係了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兩個小時過去,孩子失而復得。

  深受感動的許曼第二天就申請加入尋失團隊,如今已參加10多宗尋失活動。

  從受益者到參與者,許曼的經歷代表了很多普通民眾對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的態度轉變。

  “我太了解家人走失的感受了,刻骨銘心,所以我要站出來,加入團隊,幫更多家庭團員。”許曼説,不管多難多累,有指令就出發,“潮州有這麼個無私的團隊,我感到很暖心自豪。”

  為了無法釋懷的4%

  “沒有一個人會平白無故走失。”為了避免更多家庭陷入親人走失的痛苦,如今的尋失聯合會更加注重“關口前移”

  接到求助600余宗、找回率高達96%,弘德尋失志願者聯合會的成功率可謂不低,但他們對“沒有找到的4%”仍然不能釋懷。

  為了避免更多家庭陷入親人走失的痛苦,如今的尋失聯合會更加注重“關口前移”,如向老年癡呆患者的家屬普及阿爾茨海默病知識、如對有離家出走傾向的孩子進行心理幹預。

  “有的老年人不願意戴智能設備,充電和使用也嫌麻煩,我們就買個縫紉機,在老人衣服後背上縫上姓名、家屬電話、地址等信息,免費發放了800個內含家庭信息的黃色手環,可以像手表一樣戴在手腕上。”莊幕華説,聯合會正在籌劃將衣服上的老人信息制作成二維碼,避免信息泄露或被別有用心者利用。

  陳順民告訴記者,許多離家出走的小孩背後往往都有家庭原因,有的小孩對父母的教育方式有意見,出門之後絲毫不理會父母打來的電話、發來的信息,但通過同齡好友卻很快就聯係上了。

  “沒有一個人會平白無故走失,所以我們找到孩子之後會和父母交流,提醒他們改變教育方式或交流方式,避免孩子再次離家出走。”陳順民説。

  聯合會人數不斷增加,功能也不斷拓展,這兩年陸續成立了弘德河湖志願保護隊和交通志願服務隊。

  在熱心企業的資助下,聯合會配置了2艘搜尋艇,不僅增強了水上搜尋力量,還針對電魚捕魚、河岸焚燒、傾倒垃圾等行為開展志願巡河。

  2019年7月中旬,開著搜尋艇的志願者發現韓江大橋噴漆施工可能造成河面污染,便向潮州市水務部門反映情況,管理人員隨後趕赴現場處理。

  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弘德尋失志願者們還發動隊友、企業,籌集酒精、消毒液等防控物資和農産品,慰問交通卡口、基層派出所和交警部門。

  “像弘德尋失這樣專業的社會組織,可以彌補我們職能部門一些顧及不到的地方,比如對救援工作和公益事業,就是一個很好的補充。”潮州市民政局副局長劉萬鵬認為,這樣的行為值得弘揚,讓更多社會組織向尋失志願者們看齊,為社會做出更大的貢獻。

  盡管備受讚譽,志願者們並未因此自滿。

  “我們的初心剛剛實現,後面還要繼續一步一個腳印,要做到讓每一個人都願意參加志願活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陳順民説,未來弘德尋失聯合會還要加強自身組織和硬件設施建設,改善辦公條件,通過技能培訓提升搜救水平,探索劃分區域、志願者分組讓尋失更加精細及時,“爭取實現哪裏有人走失,哪裏就有志願者迅速介入。”(記者毛鑫、黃垚、詹奕嘉)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尋“失”志願者3年讓六百個家庭團圓-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67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