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國寶”守護人的非常戰“疫”
2020-04-17 07:49:43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國寶”守護人的非常戰“疫” 湖北省博物館“休眠”60多天後再出發

  4月16日,方勤館長(前)同當日值守在博物館內的安保人員合影(無人機拍攝)。本報記者李賀攝

  新冠襲來,武漢“封城”。與這座城市同時“休眠”的,還有林立在這座歷史文化名城的數百個旅遊文化景區、公共文化服務場館

  過去的60多天,湖北省博物館館長方勤守候在擁有24萬余件文物的博物館身邊,如同曾經守候在剛剛出土的視如珍寶的每一件文物的身邊

  疫情也帶來更多思考,讓文物“活起來”,要更多借助現代信息技術,讓更多人在家裏就能感受文物魅力,領略文物價值

  4月14日,記者踏進許久不曾邁入的湖北省博物館。為春節布置一新的紅色燈籠依舊高高懸在入口的兩側,落下無人打理的灰塵。平日裏被踏平的地磚,縫隙裏生出綠色的雜草,有的竟長出幾寸高,還開出粉紫色花苞。

  從未見過如此冷清的博物館,除了滿目熟悉的景物,不見人煙。

  2020年初,一場未知病毒的侵襲突如其來,一座期待團圓的大城市陡然“暫停”——為了遏制疫情蔓延,1100萬人口、“九省通衢”的武漢宣布“封城”。

  與這座城市同時“休眠”的,還有林立在這座歷史文化名城的數百個旅遊文化景區、公共文化服務場館。

  湖北省博物館館長方勤從疫情之初開始寫抗“疫”日記,記錄他與這座城市密不可分的感情,記載著他和同事們作為“國寶”守護人的日日夜夜。

  為了24萬件文物安然無恙

  方勤坐在館內廣場正中間,60多天沒有淋浴、穿著近日網購的深藍色薄外套、“辟邪”的紅色棉襪,腳邊放著一個酒精噴壺……

  這位館長好像又回到了記者初識他時忙碌于考古工地上皮膚黝黑的模樣。

  過去的60多天,他守候在擁有24萬余件文物的博物館身邊,如同曾經守候在剛剛出土的視如珍寶的每一件文物的身邊。

  抗疫、閉門、守館……

  和每一位普通的武漢市民一樣,這是一個需要做出巨大犧牲和奉獻的艱難決定。

  “我與這個城市患難與共:她病了,我無安!”在2月10日的日記中,方勤如是説。

  “難,當然難。風險未知、情況緊急,壓力非常大。”作為曾侯乙編鐘、越王勾踐劍等國寶的“守門人”,方勤從1月20日開始寫“抗疫日記”,有時上千字,有時只言片語。

  “1月23日。武漢封城。湖北省博物館閉館。早上起來都快9點了,慢悠悠地刷牙、洗臉,吃早飯,再一看微信,封城,半天沒反應過來,明白過來也就懵了……我趕緊交代做好封展廳等閉館工作……我提出能不能就地安置?就是説,由保安食堂供飯,在崗人員值班?建一個群,有事好商量,群名就叫‘臨期戰時機制’。”

  在這座疫情“風暴眼”的城市裏,最大型的文化場館宣布進入“臨戰”狀態。

  1月27日,為了應對越來越嚴峻的疫情,“戰時”管理升級,進入完全封閉狀態:館區值班人員不能出來,外面的人也不許進去,完全阻隔,以減少任何與外界接觸帶來的感染風險。75位工作人員吃住全在館中。

  湖北省博物館制定了嚴格的防疫措施,所有駐館人員必須戴口罩;每日早餐、中餐、晚餐三次體溫檢測、鹽水漱口及酒精消毒,並登記入冊;每天安排專人定時定點消毒處理,上下午各一次的執勤區域酒精消毒,全區域的消毒液消毒;午餐和晚餐時間段各宿舍打開門窗通風半小時,生活區域保持衛生幹凈,最大限度做好自我防護……

  “看到一切安好,才覺得踏實了一些。”方勤説,博物館監控室24小時有人值守實時監控文物安全。盡管博物館封閉,但是安防值守與平時並無二致,每天的巡查一絲不能松懈,館區的每個角落都要檢查一遍。

  湖北省博物館佔地面積123畝,現有建築面積11.3萬平方米,藏品24萬余件,其中國家一級文物近千件。以屈家嶺文化、石家河文化為代表的史前陶器,盤龍城和曾侯乙墓為代表的青銅器,春秋中期楚墓到漢墓出土的大量漆器,曾侯乙墓、郭店楚墓、望山楚墓、包山楚墓、雲夢秦墓出土的大量竹簡,梁莊王墓、郢靖王墓出土的藩王文物最具特色,是館藏文物的代表。

  其中鄖縣人頭骨化石、越王勾踐劍、曾侯乙編鐘和元代青花四愛圖梅瓶被譽為湖北省博物館的四大“鎮館之寶”。

  記者走進湖北省博物館監控室,這裏10余塊大屏可即時調取全館426個攝像頭的實時畫面。曾侯乙展廳、梁莊王墓、鄖縣人廳、庫房西、庫房東……館內每一個角落、每一件文物都在密切的監控下。

  2月13日,疫情仍膠著。方勤帶上兩床被子、兩個床墊、一床床單、一個枕頭,駛向省博物館的方向。

  那天,武漢長江二橋僅有他的車和另一輛轎車通行。兩岸高聳的大廈入雲,像一座巨大的城市森林,寂寥、空曠。他説,那天一路暢通,卻一點沒有行駛暢通的愉悅,心裏升起一種異樣的感覺,這是武漢嗎,是那個千萬人口的喧囂城市嗎?

  “做好了在自己車上先隔離14天的打算,沒想到還有一個小房子。”博物館正門口有間空著的保衛室,方勤正式成為博物館的“看門人”,成為與75位值守“衛士”並肩作戰的戰士,編號76。

  從那天起,直至現在,60多天裏,方勤一直留在館區,一步沒有離開。“我自2013年5月任館長,8個年頭了,也是第一次這麼長時間與博物館朝夕相處。”

  “與子同袍”文博人

  疫情驟發,讓人猝不及防。

  在封館之初,湖北省博物館防疫物資短缺,文博係統各單位得知後,紛紛伸出援手,口罩、消毒液、酒精、食物、藥品帶著各地的深情厚誼源源不斷地涌來,有效紓解了防疫物資短缺的困難。

  各方的傾情援助,方勤記錄得最為詳盡——

  “國家文物局發來了慰問物品:連花清瘟膠囊360盒;消毒片(一萬粒)1桶;KF94醫用口罩2000只;84消毒液(4L)20桶。”

  “國家博物館的5000只口罩到了!上海博物館的第二批2000只醫用口罩到了!感謝國博!感謝上海!”

  “首都博物館捐的豆豉鯪魚罐頭到了,共33件,計792盒。當天就給每個人一盒,大家可開心了!”

  “臺灣星雲大師並星雲文化教育公益基金會、佛光寺佛陀紀念館、大覺寺捐贈的600只口罩到了。”

  ……

  在方勤的日記裏,一批博物館的名字一一出現。陜西歷史博物館、首都博物館、河北博物院、廣東省博物館、中國博物館協會、中國文物交流中心、中國古跡遺址保護協會文化遺産防災減災專業委員會、四川博物院、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浙江省博物館、浙江自然博物院、天津博物館、雲南省博物館、青海省博物館……捐贈的一筆筆物資,一份份情誼也刻在了他的心裏。

  日記中記載,國家博物館館長王春法回信説:“方勤館長,來函收悉,不客氣。我們大家都是一家人。你們在一線作戰,國博除了道義上的聲援外,也應該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提供一些物質支援!話不多,情義在;東西不多,心意在。全國團結如一人,試看天下誰能敵!”

  “韓國博物館協會捐贈的口罩到了,感恩!”2月11日,封館16天了,方勤寫道:“一場突如其來的病毒襲來,韓國同仁伸出援助之手,充分體現了韓國人民的大愛情懷,我們感動不已。在此,我向韓國博物館界同仁表示衷心的感謝和深深的敬意!中韓友誼源遠流長,希望我們今後進一步加強合作交流,共同促進博物館事業發展,造福兩國人民!”

  2月26日,封館31天了!四川博物館志願者通過義賣的方式,籌集資金給湖北捐贈口罩等物資。方勤給韋荃院長去函表達敬意:“四川同仁危難之中的傾情關愛,譜寫了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中華大愛情懷,以及湖廣填四川手足情誼的新篇章!……江漢春風起,冰霜昨夜除。我們攜手迎接即將到來的春天,以高質量的對外開放,更好地服務廣大人民群眾!”

  3月底,一輛8輪的重型卡車滿載海南博物館捐贈的10噸水果蔬菜抵達武漢。海南省博物館館長陳江在信中寫道:“君住長江頭,我居南海中,無百川之流,豈有南海之大。”

  守護文明,一座城市得以與她的人民分享綿延千年的美的歷程;延續文脈,一座城市終將向世界展示對話古今的璀璨光輝。

  “今天做了一件一直想做的事。”3月25日,意大利疫情更加嚴重,方勤聯合浙江、三峽、山西等幾個館,倡議給意大利博物館界捐贈口罩,“表達心意和應急為主”。沒想到一呼百應,短短一個小時,就募集到個人捐款5000元。

  方勤代擬了一封信:“親愛的意大利朋友們:相知無遠近,萬裏尚為鄰!意大利的疫情時刻牽動我們的心,讓我們攜起手來,共克時艱!”

  在信中,他特地非常鄭重地把每個人的名字寫上。這是一份越加越長的名單,不僅是一個個名字,更代表著一份份濃濃的心意。

  3月12日,植樹節。博物館迎來一支特殊的英雄隊伍:“豹變志願者”。這支志願者團隊17人,其中還有一個法國人。他們在廣場東側的小樹林裏,植下一棵茶樹苗,以作紀念。

  “他們讓我即席講幾句,不知怎麼就感動了,説感謝他們,他們是逆行者,是戰士,向他們致敬;今天植樹節,很有意義,讓我們銘記這段難忘歲月;疫情發生後,全世界全中國支援武漢,讓一千萬英雄的武漢人民不孤單!”

  “雲觀賞”讓國寶“活起來”

  “3月16日(周一)。封館50天了!我也進館33天了!今天公布新增4例!太好了,連續5天個位數!看來已取得階段性成果了!……武漢市封城是人類歷史上的奇跡,湖北省博物館封館恐怕在博物館歷史上也是沒有的,整整50天!而這50天是歷經了恐慌、堅毅、平靜的歷程。今天,抗擊取得了階段性成果,通過50天完全封閉,我平安地度過來了……”

  在當天的日記中,方勤接連用了幾個感嘆號表達喜悅的心情,寫下了“迎接新的篇章!擁抱春天的到來!”這樣的期盼。

  他熱切地想念著那些展廳裏、庫房裏的寶貝。

  3月22日是方勤一直銘記于心的日子,“春天裏的武漢”直播走進湖北省博,他也跟著收看直播的觀眾一起走進了久違的展廳。

  “上午9點開館了,打開了曾侯乙展廳、楚文化展廳、瓷器展廳、梁莊王展廳。自1月23日閉館後,第60天,第一次開展廳。盡管閉館後每天通過監控24小時觀察展廳及文物,但畢竟沒見面,類似視頻電話;而今天,是重逢,見面了。那種激動還是不可言喻的,我把展廳全部走了一遍,把每件文物凝視了一遍,輕聲向他們問候了一聲,你們好嗎?60天沒來看你們,受委屈了。”方勤動情地記錄當天的心情。

  當天下午的統計數據顯示,796.6萬人次觀看了直播。“原來有這麼多人對它們關注和想念。”方勤有些受寵若驚。

  為了讓更多足不出戶的觀眾“雲逛展”“漲知識”,湖北省博在疫情期間推出“荊楚國寶”助力戰疫的網上社教活動,深挖館藏文物內涵,結合疫情防控工作,適時推出係列微課堂助力戰“疫”。

  例如,在“秦代的疫情防控方法”微課堂中,介紹了秦代防疫方法的三大步驟:首先是發現,接著是確認,最後是隔離。以此為切入點引導大家樹立信心,聽指揮、不出門、不聚餐、戴口罩。

  疫情防控中,如何正確洗手至關重要。湖北省博物館圍繞古人“沃盥之禮”,借助館藏文物曾侯乙的盤和匜講述古人衍生出的一套洗手禮:一人執匜澆水,另一人捧盤接棄水。洗手完畢,再遞上一條擦手巾,通過介紹先民用流水洗手的衛生觀念引導人們學習正確的洗手方法。

  湖北省博物館以“浴火重生的鳳凰”為例,結合“鳳舞九天”楚文化展廳中的虎座鳥架鼓、鳳鳥雙聯杯等精品文物,讓觀眾感知楚文化蘊含的篳路藍縷、自強不息精神,堅定眾志成城共同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信心。

  “面對災害,人類確實變得很渺小。先民的做法往往能在這種特殊時刻,給予我們啟示。”方勤感慨,當初封館確有必要,杜絕了感染風險,也讓他重新思考現代化博物館發展的方向。

  3月26日,湖北省博物館與中國文物報、假日博物館聯合舉辦《文物不言》湖北省博物館專輯在網上與觀眾見面,首播越王勾踐劍,網上瀏覽量700萬人次。剛上這個項目時,有人讚成,也有人的反對,但方勤堅信:“信息化時代的博物館文化推廣,我們不能再用老經驗想問題,許多東西我們要學習。”

  他説,疫情也帶來更多思考,讓文物“活起來”,要更多借助現代信息技術,讓更多人在家裏就能感受文物魅力,領略文物價值。

  猝不及防的風雨過後,4月的武漢暖風習習,萬物迎著朝陽進入生長的旺盛期,愛和希望在絕處逢生中降臨。

  4月8日,武漢“解封”。“早晨6:06出門,一直守著太陽露出頭了,我自拍了一張和她的合影!4月8日在湖北省博物館露出的第一縷陽光!我貪婪地深吸了一口氣!”

  “除了門口這幾棵常青樹,我當初來的時候都是枯葉,光禿禿的。”方勤指著博物館進門處右邊一片繁茂的小樹林説:“你看,現在綠意蔥蔥,它們都是向上的生命力。還有這地面上冒出的小草,也不要清理,我覺得挺好看的。”

  博物館門外,馬路上的車輛開始增多,甚至有些許堵車。

  繁茂的春色,提醒著這座英雄的城市、這些英雄的人民重新振作、重新出發,迎接嶄新的生活。(記者喻珮、皮曙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國寶”守護人的非常戰“疫”-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67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