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把此時的感動化為長久的尊重
2020-03-27 08:14:39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回顧三月份的新聞人物,最值得書寫的是誰呢?

  琢磨這個問題時,我想起了鐘南山院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的一句話:“我們國家的絕大多數醫務人員,從來就是白衣天使。在不同的時候,在不同的狀態下,他們的表現就看得出來,方顯英雄本色。”

  過去這個月,太多白衣戰士的“本色”讓人淚目。

  幾天前,一張鐘南山“逆行”去武漢的無座車票在社交媒體刷屏。人們又想起了那張讓人心疼的照片——84歲的鐘南山院士在高鐵餐車上閉目休息,滿臉倦容。

  疫情初期,在武漢考察時,鐘南山院士異常尖銳追問疫情真相,隨後定性“人傳人”。之後,他一邊勸大家盡量別去武漢,一邊自己和團隊又義無反顧地上“疫”線。正是這份“敢醫敢言”的醫生本色,才讓網友覺得,聽到鐘南山的名字就安心了。

  過去這一個月,同樣讓人聽到名字就覺得“妥了”的,還有73歲的李蘭娟院士。

  此前,李蘭娟院士被口罩勒出深深壓痕的照片刷屏網絡,讓人動容。李蘭娟團隊救治對象大多是重症及危重症病患。這位年逾古稀的“奶奶院士”,每天奔波在最危險的“紅區”,與病魔“掰手腕”,而她一天只睡幾個小時。

  幾天之前,身患“漸凍症”的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步履蹣跚地到武漢天河機場,送別福建第一批援鄂白衣戰士。他説:“在最危難的時候,拉了我們一把!你們是拯救地球的英雄,你們所有人都是超人啊!”而在這條新聞的評論區,不少網友留言:“張院長也是,當初金銀潭多難啊”“您也是拯救地球的英雄”。

  金銀潭醫院是疫情暴風眼中的暴風眼。在張定宇率領醫護人員抗疫的同時,妻子被感染隔離,張定宇的壓力有多大其他人很難體會。在金銀潭醫院,他走路一瘸一拐,其他人卻得小跑才能追上他。張定宇説:“我必須跑得更快,才能從病毒手裏搶回更多病人。”

  過去這一個月,值得被銘記的,還有中國工程院院士陳薇。

  很多人不知道,她其實是《戰狼2》中的人物原型。今年54歲的陳薇院士,已經與“毒”纏鬥近30年。2003年“非典”,陳薇研發的“重組人幹擾素ω噴霧劑”,保護了全國抗擊SARS的近14000名醫護人員健康;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暴發,陳薇率隊赴非,成功研制出抗埃博拉病毒新基因疫苗,被譽為“埃博拉終結者”。如今,由陳薇院士領銜的科研團隊研制的重組新冠疫苗,已經啟動臨床試驗。這些進展的背後,是陳薇院士和團隊夜以繼日,爭分奪秒地奮戰。

  三月,值得我們致敬的還有“金句”頻出的張文宏,“疫情上報第一人”張繼先……太多的人名,怎麼列得過來?

  人們點讚他們都是白衣“敢死隊”。可實際上,他們也“怕死”。有網民説,“哪有什麼白衣天使,不過是一群孩子換了一身衣服,學著前輩的樣子,治病救人,和死神搶人罷了……”

  脫了“戰袍”,大家才發現他們和你我一樣,只是別人的孩子、妻子、丈夫、爸爸、媽媽。他們來也匆匆,沒和家人朋友好好告別,甚至是瞞著親人悄悄來的;他們去也匆匆,沒來得及讓人們逐一認清,也沒來得及看一眼黃鶴樓和武大櫻花,甚至顧不上吃一碗熱幹面。

  還記得國內疫情蔓延時,29省市和新疆生産建設兵團、軍隊等調派340多只醫療隊、420000多名醫護人員馳援湖北。19個省份還對口支援湖北武漢外的16市州(林區)。當時,很多網友説“武漢,我把媽媽借給你,記得完好無缺地還我”……

  如今,國內疫情初現勝利曙光時,疫情卻在世界各國多點暴發。醫護人員的家庭又把自己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哥哥、姐姐,借給其他國家。中國醫務人員冒險支援海外抗疫生動詮釋什麼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什麼是“豈曰無衣,與子同袍”。要知道,很多地方除了疫情的威脅之外,還有其他風險。比如,在支援伊拉克抗疫的中國醫療隊甚至每天都得冒著硝煙,在荷槍實彈的護送中出行。

  陽春三月,同樣值得感恩與銘記的還有湖北當地的醫護人員。

  和被各種形式送迎的醫療支援隊相比,他們暫時還沒有高規格的警車開路,也還沒有成群結隊的歡送儀式。在疫情初期,很多湖北本地醫生在缺防護服、缺醫用口罩的條件下,依然與病魔赤身肉搏。據介紹,湖北省有超過3000名醫護人員被感染,40%在醫院感染,60%在社區感染,大多是非傳染科的醫生。他們的名字與犧牲,同樣值得銘記與紀念。

  疫情期間,紀錄片《中國醫生》在網上熱播。這部片子讓更多人走近醫護人員的生存狀態。導演張建珍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如果疫情時刻拍攝《中國醫生》,也只不過是拍攝到了醫生們在“不一樣的環境裏做一樣的事情”。他解釋,常駐的各省市醫院可能變成了武漢前線醫院或方艙,平常做的手術、措施可能變成了新冠肺炎相關的操作。但在這些具象的變化之下,他們呈現出來的精神特質是完全一致的。

  這種精神特質正是鐘南山院士在文章開頭所説的,白衣天使的英雄本色。

  疫情尚未結束,“白衣長城”還在堅守。截至3月24日24時,尚有149支醫療隊仍在湖北繼續支援救治工作。這“疫”路艱險,他們勇往直前。無論你是稱他們為“敢死隊”“守護神”“擺渡人”,還是“白衣戰士”,他們其實一直都是“中國醫生”。從耄耋之年的院士到三十而立的“90後”,再到弱冠之年的“00後”,這群“中國醫生”把患者的生命健康放在首位,把自身安危置之度外;他們不關心病人是來自哪個省份,哪個國家,他們只負責救死扶傷。這大概就是中國醫生的“醫者本色”。正如鐘南山曾説的一樣,“大部分中國人都認為李文亮是英雄,我也是這麼認為的,他是一位中國醫生,實際上大多數中國醫生也像他一樣。”

  過去一個月,這些本色出場的醫護人員贏得了“最好的醫患關係”。對這些中國醫生,最好的感恩,或許就是把此時的感動化為長久的尊重,不讓“最好的醫患關係”休止。(張典標)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把此時的感動化為長久的尊重-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5774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