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兩萬青年軍投身“首都保衛戰”
2020-03-12 07:34:0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原標題:1218支突擊隊走上防疫一線 兩萬青年軍投身“首都保衛戰”

  “小郭,接到上級通知,一會兒要來兩個患者。”

  淩晨兩點,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剛入睡的北京地壇醫院值班醫生郭賀冰,一下子清醒了。

  1月12日,北京地壇醫院重症醫學科科室收治了北京市最早的兩例新冠肺炎確診患者。郭賀冰介紹説,“當時沒有明確的診治方案,這到底是一個什麼疾病?有多大的殺傷力?都是未知。”他説,“對傳染病我們都不怕,但更多的是對病患和疫情的擔憂。”

  他原本已買好了回家過年的車票,但隨著入院患者增多,他退掉了車票,主動加入了醫院的青年突擊隊。與這個30歲的年輕醫生一同選擇留守的,還有北京地壇醫院的148名“戰友”。

  自疫情發生以來,北京市先後成立1218支疫情防控青年突擊隊,來自首都各行各業的兩萬余名團員青年,紛紛投身戰“疫”,打響了這場“首都保衛戰”。

  戰疫魔:與時間賽跑

  對郭賀冰來説,疫情發生後,幾乎每一天都有打不完的“仗”。

  從1月12日至今,郭賀冰和戰友始終堅守在抗疫最前線。每天除了進隔離區,就是在等著進入隔離區。“我們科室有一位護士,是兩個孩子的媽媽。有一天她對我説,‘小郭啊,從孩子出生到現在,我從沒有連續這麼長時間不在他們身邊’,説著説著就哭了。”郭賀冰回憶。

  盡管無法陪伴家人,但讓郭賀冰這些醫護人員欣慰的是,在他們的不懈努力下,北京市最早確診的兩例新冠肺炎患者都已相繼出院。前來就診的患者,也在減少。

  “我平時喜歡站在窗邊,看著外面的車流。”郭賀冰説,“看見每天出去的車比進來的多,就是給我們最大的信心。”

  肖建光是京城機電北一法康生産線有限公司的一名技術工人,整日與汽車配件打交道。他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成為戰“疫”的一員。

  2月7日,他接到通知,公司組建青年突擊隊,負責恢復和保障北京口罩生産線,“我第一時間就報了名。”但這樣的“跨界”,他心裏也在打鼓,“行業不同,生産工藝要求也不同,而且口罩生産線我們從沒有接觸過。”

  青年突擊隊組建兩天後,肖建光團隊就接手了一條口罩生産線。

  時間緊,任務重。一方面是疫情防控急如星火的口罩需求,另一方面是技術、設備、經驗的多項空白,作為技術骨幹的肖建光,帶領團隊查資料、看視頻、做調試。從2月9日至今,團隊幾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一兩點。

  3天完成零件拆解測繪、5天內完成圖紙整理、15天完成採購制造……肖建光團隊在爭分奪秒完成任務的同時,還設計制造出了自己的口罩生産線。目前,團隊已參與恢復口罩生産線4條,保障生産線7條,自行設計研發的兩條全新生産線也剛完成下線測試,即將在下周投産。

  保平安:疫情不退,我們不退

  “憑什麼不讓我進小區?”“我又不是從疫區回來的,為什麼不讓出門?”疫情期間經常産生的矛盾糾紛,讓海淀派出所青年民警沙學東看在眼裏,急在心裏。

  為此,沙學東發動轄區內社區的老人,組建了一支平均年齡70多歲的“爺爺奶奶勸導隊”。發生爭執後,勸導隊耐心勸説,化解糾紛。

  “你看我,80歲的人了,為什麼在這站崗呢?就是為了大家的安全,為了整個社區的安全啊。”在社區門口,一位老爺爺苦口婆心地勸導一個情緒激動的小夥子,“社區工作人員勸他們不聽,我們一勸,年輕人一般都聽得進去。”

  “勸導隊不僅極大地緩和了居民的焦躁情緒,還激發了爺爺奶奶參與社區工作的熱情。”沙學東説:“有位奶奶跟我講,‘家人總讓我歇一歇,我説不行,我們在家休息的時候,外面也有人替我們站崗。我們作為普通群眾,也要站出來’。”

  在海淀區派出所民警高雄看來,以前民警只是處置者,現在逐漸變成了社區力量的發動者。“我們希望通過社區動員、宣傳培訓、指導督促,讓社區防控的效果達到最大化。”

  高雄告訴記者,自除夕以來,海淀派出所青年突擊隊員24小時在崗在位,沒有人回家,都堅守在疫情防控的各個角落。“有時在酒店隔離密切接觸者,一待就是14天。那麼近距離的接觸,説不害怕是假的。”高雄説,“但是疫情不退,警察不退。”

  為了滿足返京潮、復工潮來臨後的公共交通防疫需求,北京地鐵首次採用全新風模式通風係統。由于通風模式改變,公共區溫度可驟降10℃-15℃,對站臺門、電扶梯等機械設備影響非常大。“這就需要我們24小時維護和保養,每一項測試和檢查都不能有半點疏忽。”北京地鐵機電分公司青年突擊隊隊員王春雷告訴記者。

  原本的工作時間已接近飽和,每天多出5小時通風,王春雷團隊只能從吃飯、喝水、睡覺的時間中擠出來。有時,淩晨出現設備故障,大家還要第一時間排障維修。“在疫情防控中,地鐵通風係統是重中之重。給地鐵一片幹凈的‘肺’,讓大家能時刻呼吸到新鮮空氣,就是我們的重要使命”。王春雷説。

  促民生:守牢最後一道戰線

  受疫情影響,進京食品供應受阻。1月28日,首農集團所屬東方食品集團青年突擊隊赴異地蔬菜基地,連夜採購30余噸新鮮蔬菜,運輸投放北京市場。

  東方食品集團青年突擊隊員牛浩表示,“疫情來襲,讓人民對食品安全的擔憂也更多了。”為了保證從源頭到餐桌的食材供應鏈安全,青年突擊隊開設了“籃豐小廚”微店,提供生活必需品線上訂購配送服務。“這也促進了我們食品企業的改造升級。”

  在東城區體育館路街道,青年突擊隊員組建了一支“跑腿代購小分隊”。“為了幫助隔離居民買到新鮮蔬菜,青年突擊隊員主動承擔代購配送任務。現在,加入定向買菜的居民已經達到152戶。小分隊也由最開始的5人發展到20多人。”體育館路街道青年突擊隊隊員王新蕊介紹。

  今年26歲的陳思微是這支“跑腿代購小分隊”的“單王”,平均每天送菜20份,遇到買得多的還要用三輪車拉。“我們現在除了送菜,隨身還要帶著一個噴壺。把菜送到,順便把居民家的垃圾密封好,用消毒水消殺後帶走”。

  28歲的顧磊是法華南裏社區的青年突擊隊隊員,盡管社區防控的工作任務繁重,但他還是會每天給社區居民打電話“陪聊”,一天能打十幾通電話。

  “隨著返京人員不斷增多,很多年輕人在家難免憋悶,一些子女不在身邊的老人因為不敢出門也感到孤獨。每天打問候電話,不僅能了解居民的身體和心理狀況,也能了解他們的需求,傳遞最新的社區防疫動態。”顧磊説。

  田蘭蘭是北京首華物業管理有限公司青年突擊隊隊長,負責西長安街街道14條開放式街巷胡同的消殺和設卡值守。同時,她還帶領團隊主動承擔了轄區內公共設施、居民平房院等消殺工作。

  田蘭蘭告訴記者,青年突擊隊負責的轄區共11萬平方米,“檢查一遍騎電動車也得一個半小時”,隊員們還要身背重40斤的噴霧器,每日消殺兩次。

  值守保安張毅負責夜間的胡同口值守。社區騰了一間空房子,讓他在沒人的時候站進裏面避避風,可每天張毅都堅持站在外面。“我是一名退伍軍人,以前在西藏當邊防兵。冷的時候就蹦一蹦,回想在高原的日子,就好多了。”張毅説。

  田蘭蘭的母親癌症復發做了手術,但為了應對繁重的防控工作,她只在母親身旁陪了一天半。“説起來很愧疚。”她説:“我媽告訴我,特殊時期工作忙,不讓我去陪床。”

  讓田蘭蘭感到欣慰的是,她所在的社區沒有一例確診病例,在她看來,這是對青年突擊隊工作最好的肯定。(見習記者 金卓)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兩萬青年軍投身“首都保衛戰”-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698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