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疫情期間的“共享員工”,是權宜之舉還是未來趨勢?
2020-03-02 12:12:1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杭州3月2日電 題:疫情期間的“共享員工”,是權宜之舉還是未來趨勢?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張璇、胡林果

  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共享員工”這種新型用工模式悄然興起。

  “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最早招收“共享員工”的是在線零售行業,之後逐漸推廣至物流、制造業等行業。“共享員工”是疫情之下的權宜之舉,還是未來社會發展趨勢?

  “共享員工”漸成風尚

  廣東清遠小夥戴柏榆原本是一家火鍋店的主管,如今成了一家超市的揀貨員。“火鍋店復工一再延後,不開工就沒有收入。”戴柏榆説,幸好火鍋店和盒馬鮮生有合作,可吸納待崗員工兼職。

  因為在餐飲店工作的關係,戴柏榆持有健康證,又熟悉各種蔬菜、肉類,很快通過了面試。“從事的工作很容易上手,挺適應新工作。”他告訴記者,“火鍋店主管的崗位還保留著,復工了就會回去。”

  疫情期間,線下餐飲、酒店等服務行業受到衝擊,大量員工無工可返;而在線生鮮電商生意火爆,撿貨員、打包員、騎手等人手緊缺,由此出現了這種臨時性的靈活用工模式——“共享員工”。

  記者梳理發現,輸出“共享員工”的行業主要有影院、酒店、景區、餐廳、KTV等臨時歇業的行業,以及一些受疫情影響停工、停産的中小企業;接受行業主要集中在在線生鮮電商、制造業、共享單車、物流等。

  餐飲企業與零售企業的員工共享最早也最多。2月3日以來,包括餐飲、文娛、零售等行業40多家企業的超3000名“共享員工”加入盒馬;沃爾瑪全國400多家門店已入職兼職人員超3000人,還與全國各地的餐飲企業等開展“共同用工”項目,意向員工近2000人。

  隨著各地各行業逐步復工,人員流動限制導致不少企業員工無法及時返崗,“共享員工”出現在更多行業。比如,廣州萬孚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吸納了多家餐飲娛樂企業的132人,“共享員工”大多從事産品組裝、外包裝等方面的工作;浙江衢州好夢來家紡有限公司吸納了30余名來自東方集團的員工,從事口罩檢驗和包裝工作。

  “共享員工”從事的工種比較簡單,簡單培訓就能上崗。目前較多使用“共享員工”的崗位包括打包、分揀、上架、排面整理、倉庫整理、一線流水操作等。哈啰出行提供車輛調度員等崗位,“這些崗位沒有太高的行業壁壘,一般會使用智能手機就行。”哈啰出行單車事業部杭州分部負責人趙業舟説。

  除了企業自發共享,多地政府也鼓勵企業通過“共享模式”解決用工問題。廣東省東莞市人社局推出3類企業用工余缺調劑服務模式,推動企業“共享員工”;安徽省合肥市人社局日前發布《到復工企業就業的倡議書》,鼓勵通過“共享員工”“彈性員工”和遠程工、鐘點工等多種形式,支持企業復工。

  員工如何“共享”?

  如何成為一名“共享員工”?記者調查發現,一些用工需求大的企業與輸出企業及其員工協商一致,簽訂三方協議借調員工支持生産,還有一些企業則委托第三方勞務公司簽訂協議。

  一些互聯網企業針對疫情專門推出“跨界”用工平臺。阿裏本地生活服務公司推出了“藍海”就業共享平臺,通過靈活就近的短期用工形式,緩解企業壓力;獵聘招聘平臺于2月初推出“員工共享”計劃,為各類業態提供服務。

  記者調查發現,“共享員工”薪資待遇多數以時薪、計件方式結算。據萬孚生物、盒馬等企業介紹,調劑借用期間員工的工資由借用單位承擔並由原企業發放,按實際工作時間結算報酬,社保關係沒有改變。

  廣州優馳汽車服務管理有限公司因疫情的影響,企業業務暫時減少,人員出現了富余。優馳公司負責人表示:“我們與京東物流合作‘共享員工’,一開始很多人並不理解,我們就跟員工解釋説,你們還是我們的員工,只是暫時在京東工作,京東核算的工資會通過我們這邊發下去,不會派去高風險、高難度的崗位。”

  多家接受採訪的企業表示,在共享模式下,企業會維護好“共享員工”權益。比如盒馬鼓勵“共享員工”免費領取保險公司推出的疫情險;哈啰單車通過第三方勞務派遣公司為員工配備好人身意外保險。

  “共享員工”模式也十分靈活,原企業復工即可返崗。“隨著不少企業復工復産,截至2月底,陸續有超過900人離開盒馬,回到原公司。”盒馬公眾與客戶溝通部工作人員崇曉萌説。

  近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表示,當前,一些缺工企業與尚未復工的企業之間實行“共享用工”,進行用工余缺調劑,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人力資源配置效率。“共享用工”不改變原用人單位和勞動者之間的勞動關係,原用人單位應保障勞動者的工資報酬、社會保險等權益。原用人單位不得以營利為目的借出員工。原用人單位和借調單位均不得以“共享用工”之名,進行違法勞務派遣,或誘導勞動者注冊為個體工商戶以規避用工責任。

  疫情之後“共享員工”能走多遠?

  北京市天平(廣州)律師事務所律師歐衛安認為,“共享員工”是特殊情形下産生的一種臨時用工模式,涉及比較復雜的法律關係,對于企業也存在一定的不可控法律風險。“共享員工”可能只是當前的權宜之舉,在疫情結束後可能不會繼續大規模存在。

  也有一些受訪企業對“共享員工”較為看好。趙業舟説,共享單車行業是季節性很強的行業,每年夏季都有突出的用工需求。“其實‘共享員工’的需求一直都在,例如每年雙十一期間物流的需求特別大,和我們一樣,企業往年都是通過第三方勞務公司進行調配。”

  崇曉萌説,盒馬方面也認為“共享員工”未來可期,“盒馬多數都設在商場裏,一般商場晚間是高峰,而我們每天8點至17點會比較繁忙。我們正在考慮是否可以跟商場‘借’員工,做一些人力錯配。”

  數字經濟智庫高級研究員胡麒牧説,隨著共享企業的增多,可能會出現專門從事“共享員工”管理的平臺類企業,“共享員工”會發展成一種更加靈活的用工機制。

  北京市浩偉律師事務所律師許飛提醒,雙方企業在員工“共享”的過程中要充分保障勞動者的知情權,“共享”行為應遵循自願平等原則,應當將勞動者的各項權利落到紙面上並徵求勞動者的同意。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疫情期間的“共享員工”,是權宜之舉還是未來趨勢?-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401125650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