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野生動物交易市場是時候永久關閉了
2020-02-13 07:29:2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視點

  一個社會和民族,越是遠離野味,文明程度也越高。

  近日,世界衛生組織(WHO)人畜共患病和新發傳染病聯合診斷中心主任、著名傳染病學專家維爾特·李普金來到武漢了解疫情後,提出兩點建議:1.請一定要永久關閉野生動物交易市場,並且對野生動物、家畜、屠宰行業進行有效監管。如果不關閉野生動物交易,10年後,可能會有新的疾病暴發。2.建立全球防疫體係,每一個成員國都要共享數據,共同面對人類復雜的公共衛生及健康問題。

  吃野味不會“高人一等”,只會遠離文明

  李普金是著名的“病毒獵手”,現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流行病學教授。他在1999年暴發的美國西尼羅疫情、2003年中國SARS疫情、2017年印度腦炎疫情中均做出過貢獻。李普金在傳染病領域中率先使用消減克隆和高通量測序,發現和鑒定了800多個與人類、野生動物或家養動物疾病相關的病毒,並發明和實施了一係列診斷平臺。

  李普金從流行病學和病原學的角度向中國提出的抗疫建議,專業性是值得信任的。這一建議後面深藏的人與動物的關係,顯然需要仔細審思。

  在國人的飲食中,有部分人總認為“家味”沒有野味好。體現為,他們相信,吃野味是生活上檔次的體現,也是值得炫耀的一種面子。當然,更有人一廂情願地認為野味比家味有營養,味道好。

  這一切不過是想當然。屈指算來,在演化進程中,人類馴化和栽培的作物有約1500種,廣義上可分為大田作物、園藝作物、林木三類。其中可供人食用的糧食作物有上百種。人類馴化和養殖的動物更少,只有幾十種,但這已經足夠供應和滿足人類對蛋白質、脂肪、糖、無機鹽(礦物質)、維生素、水和纖維素等營養素的需求了。

  其次,無論是馴化作物還是動物,是人類智慧和生産力提高的體現,更是文明的標志。這意味著,人類可以依靠馴化食物來滿足自身生存需求,還可以抽出大量時間來進行文化、科學和其他生産活動,生産出更豐富的物質和精神産品。甚至可以説,一個社會和民族,越是遠離野味,文明程度也越高。

  野味並不比養殖動物“更有營養”

  古代的西亞北非,馴化出了冬小麥、葡萄、石榴、胡蘿卜、各種豆類作物,以及馴養了豬、綿羊和牛,相對應的文明是古巴比倫文明和古埃及文明等。古代南美洲主要馴化出了玉米、甘薯、馬鈴薯、辣椒、花生等作物,也馴養出了羊駝等動物,相對應的是瑪雅文明和奧爾梅克文明等。以中國為中心的古代東亞馴化出了粟(小米)、黍(糜子、黍子)以及水稻等作物,也馴養出了豬、狗、牛、羊,相對應的是中華文明。以印度次大陸為中心的南亞馴化出了大麥、小麥、棉花和棗等作物,也馴養出了綿羊、山羊和大象等牲畜,相對應的是古印度文明。

  同時,人類馴化和養殖的作物和動物的營養也遠比野味高得多。水稻和小麥雖有野生的,但在口感和營養上與農業種植的水稻和小麥相比是雲泥之別。

  敬畏野生動物也是“自保”

  我們人類雖然馴化了自然的很多植物、動物,但也不得不承認,對于自然我們依然知之甚少。

  如今自然界的一切生物,尤其是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中遊的野味都納入人類的食譜當中,這不僅是人類中心主義的集中體現,也破壞著地球生態的平衡。沒有哪種野生動物是天生的“食材”,它們處在各自的食物鏈中,共同維持著地球的可持續發展,一旦食物鏈斷掉,將面臨不可知的後果。

  另一方面,即便從人類利益來考量,野味帶給人們的也是不安全。它們是傳播疾病的重要源泉,因為野味身上有著大量的微生物,其中相當數量對人是致病微生物,如病毒、細菌等。一只蝙蝠身上就有上百種微生物,其中很多我們都沒有深入的了解;再加上各種中間宿主的變異,對人類的攻擊可謂“刀刀見血”。

  目前主流觀點認為,艾滋病、埃博拉、SARS等都是吃野味引起的。其他一些野生動物,如蛙和蛇是人們常吃的野味,但是它們身上的寄生蟲和微生物太多,其中某些迭宮絳蟲最多。有報道稱,科學家曾在一條蛇身上發現了150多只迭宮絳蟲的中絳期幼蟲。而人工養殖動物則可以大量減少病原微生物和寄生蟲,也減少疾病的發生。

  “家味”比野味的營養好,還比野味更安全,吃“家味”既是文明和素養高的體現,也是人、生物和地球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專欄作者 張田勘)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野生動物交易市場是時候永久關閉了-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66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