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輕工漁網重工馬掌”到“圓夢小康”——“中國東極”脫貧攻堅剪影
2020-01-08 11:11:1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圖文互動)(1)從“輕工漁網重工馬掌”到“圓夢小康”——“中國東極”脫貧攻堅剪影

  這是2019年12月18日拍攝的黑龍江省撫遠市海青鄉海興村一角(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發(謝劍飛 攝)

  新華社哈爾濱1月8日電  題:從“輕工漁網重工馬掌”到“圓夢小康”——“中國東極”脫貧攻堅剪影

  鄒大鵬、楊喆、謝劍飛

  紅日微露,中俄界江黑龍江與烏蘇裏江交界處,千裏冰封的江面上,江雪映襯出金色光芒。“中國東極”黑龍江省撫遠市,是我國大陸最早迎接太陽的地方,也曾是我國最東的國家級貧困縣。今天,昔日苦寒荒涼地摘掉了“窮帽子”,迎來了走向全面小康的曙光。

(圖文互動)(2)從“輕工漁網重工馬掌”到“圓夢小康”——“中國東極”脫貧攻堅剪影

  這是2019年12月18日拍攝的黑龍江省撫遠市寒蔥溝鎮紅旗村一角(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發(謝劍飛 攝)

  “中國東極”百年小康企盼

  2020年元旦,第一縷陽光照進撫遠市海青鄉海興村脫貧戶閆鵬家時,屋裏的柴火鍋已經支起來了。老伴石桂芝忙著燒水,閆鵬準備喂豬、清理圈舍。

  豬圈裏,30多頭豬膘肥體壯。“年前有19頭能出欄,賣上6萬元不成問題!”年近七旬的老閆一邊清理豬圈一邊盤算著。

(圖文互動)(10)從“輕工漁網重工馬掌”到“圓夢小康”——“中國東極”脫貧攻堅剪影

  2020年1月1日日出時分,遊客在黑龍江省撫遠市南山上對著太陽“比心”。 新華社發(謝劍飛 攝)

  從駐村工作隊送來第一頭母豬,到最多時養60多頭,閆鵬的日子越過越滋潤。就在幾年前,身患腦梗、一身外債的他還在為基本生活犯愁。

  “以前的泥草房都快塌了,外面下大雨、屋裏下小雨,玻璃也都是碎的,只能用膠布粘上將就著!”閆鵬對自己的“窮窩棚”記憶深刻。如今,他住上了溫暖寬敞的彩鋼房。

(圖文互動)(3)從“輕工漁網重工馬掌”到“圓夢小康”——“中國東極”脫貧攻堅剪影

  這是2019年12月19日在黑龍江省撫遠市東極廣場拍攝的日出景象(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發(謝劍飛 攝)

  海興村過去的村道都是“水泥”路——下雨後泥濘不堪,沒有靴子出不了屯,“靴子屯”外號由此而來。

  在撫遠市,這樣的“靴子屯”曾經不在少數。撫遠人常常説自己佔著“四極”:自然條件極其惡劣、基礎條件極其落後、産業結構極其單一、生活水平極其困苦。1994年,撫遠被列為國家級貧困縣。

  20世紀60年代的撫遠,“一條馬路一盞燈,一個喇叭全縣聽”,農村是“家家土草房、戶戶煤油燈”,産業是“輕工業織漁網,重工業挂馬掌”。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撫遠人有著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他們渴望著脫貧,渴望著奔小康。

  2015年,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脫貧攻堅戰的號角聲傳到了“中國東極”。

(圖文互動)(4)從“輕工漁網重工馬掌”到“圓夢小康”——“中國東極”脫貧攻堅剪影

  閆鵬的老伴石桂芝在黑龍江省撫遠市海青鄉海興村的家中準備早餐(2019年12月29日攝)。 新華社發(謝劍飛 攝)

  奮鬥在逐夢小康路上

  當國家政策的指引、扶貧幹部的幫扶、貧困戶的奮鬥,“三股勁兒擰成了一股繩”,迸發出的是“萬眾一心加油幹,越是艱險越向前”的力量。

  60歲的撫遠市寒蔥溝鎮紅旗村脫貧戶于秀華沒想到,自己表皮潰爛發黑20多年的腿,有朝一日還能治好。

  撫遠市357戶690人的建檔立卡貧困戶中,因病致貧的有182戶357人。健康扶貧是一場“硬仗”。駐村工作隊來了之後,主動上門為于秀華講解健康扶貧政策,她到省城治好了腿,1.4萬元的治療費,自己只花了1000多元。

  撫遠市濃橋鎮東方紅村70歲的脫貧戶屈晶感念著好政策:“新房通上了自來水,再也不用犯愁挑井水了!”

  解決了“兩不愁三保障”,“奮鬥致富”成為許多貧困戶的“小目標”。49歲的李春喜,自幼失去了一條腿,與聾啞的弟弟相依為命。多年貧困磨光了他的心氣,扶貧幹部來家裏走訪,麻木的他連半個字也不願多説。

(圖文互動)(5)從“輕工漁網重工馬掌”到“圓夢小康”——“中國東極”脫貧攻堅剪影

  閆鵬在黑龍江省撫遠市海青鄉海興村的豬圈中喂豬(2019年12月29日攝)。 新華社發(謝劍飛 攝)

  扶貧先扶志,扶貧必扶智。2016年,幫扶人給李春喜找來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赫哲族魚皮藝術的傳承老師,他自此專心苦練“絕活兒”,不僅成功脫貧,打了多年光棍的他還找到了女朋友。“奔向全面小康,我沒掉隊!”他説。

  與貧困戶一起奮戰的,是一個個踏實肯幹的扶貧幹部。海青鄉海興村駐村第一書記付宏祥是個“90後”。“挑水、燒爐子、清廁所,在城裏時沒想到這輩子還能幹這三件事。”籌措資金修路、改造自來水、改造危房、發展特色養殖……付宏祥和工作隊一步一個腳印終于贏得了老鄉們的認可。

  2017年起,撫遠市要求幫扶幹部每月至少幫助貧困戶“打掃一次衛生、解決一件難事、舉行一次聯歡、進行一次評比、召開一次座談”,“五個一”的“小事”拉近了幹群心與心的距離。

  2018年8月17日,國務院扶貧辦在北京舉行新聞發布會,向中外媒體介紹了40個貧困縣的退出情況,撫遠位列其中,“中國東極”終于甩掉了“窮帽子”。

(圖文互動)(6)從“輕工漁網重工馬掌”到“圓夢小康”——“中國東極”脫貧攻堅剪影

  閆鵬(右二)、石桂芝(左二)和駐村工作隊隊員在黑龍江省撫遠市海青鄉海興村的家中小院裏合影(2019年12月29日攝)。  新華社發(謝劍飛 攝)

  唱響新時代烏蘇裏船歌

  奔向全面小康,“東極”再借“東風”。“我們雖地處偏遠、産業基礎薄弱,但正因如此才有了一方凈土,而且近年來通了飛機、火車、高速,基礎設施不斷完善,有了發展旅遊業、邊貿、特色農業等新興産業的條件。”撫遠市委書記周宏説。

  在撫遠市黑瞎子島鎮東安村附近,冰雪下的蔓越莓植株正在“冬眠”。“種植蔓越莓對環境、溫度和水資源的要求都很高。”撫遠紅海植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峰説,“撫遠是未被污染的‘白紙’,最適合發展這種生態農業。”

(圖文互動)(9)從“輕工漁網重工馬掌”到“圓夢小康”——“中國東極”脫貧攻堅剪影

  2019年9月23日,在黑龍江省撫遠市黑瞎子島鎮東安村附近,工人在蔓越莓田裏進行水收作業(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發

  這個基地種植了4200畝蔓越莓,通過“公司+基地+農戶”的方式,幫助當地農民創收。項目自成立以來帶動貧困戶102戶,每戶每年實現增收3000元,帶動257戶特殊幫扶戶共計增收44.96萬元。

  在撫遠市邊民互市貿易區內,糖果、面粉、食用油等各類俄羅斯商品琳瑯滿目,在售商品有約1.9萬種,遊客們的購物車裏塞得滿滿當當。“依托扶貧政策,貧困邊民與經銷俄貨商戶每20人自願建立互助組,通過利益聯結機制以富帶貧。”撫遠市商務和口岸局副局長聶志剛説,一些貧困邊民年增收6000元至24000元不等。

(圖文互動)(7)從“輕工漁網重工馬掌”到“圓夢小康”——“中國東極”脫貧攻堅剪影

  李春喜在黑龍江省撫遠市鴨南鄉鴨南村的家中制作魚皮挂件(2019年12月29日攝)。 新華社發(謝劍飛 攝)

  撫遠市烏蘇鎮抓吉赫哲族村民俗技藝農民專業合作社裏,40歲的曹麗飛正帶領村民將魚松、魚醬、魚罐頭等魚産品裝箱打包,準備發往北京、上海等地。在撫遠,赫哲文化旅遊産業中的魚皮工藝品、特色民宿等也頗受歡迎,成為邊民脫貧致富的“法寶”。

  2020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黑龍江和烏蘇裏江畔,新時代的烏蘇裏船歌正在唱響。(參與採寫:姜賀軒)

(圖文互動)(8)從“輕工漁網重工馬掌”到“圓夢小康”——“中國東極”脫貧攻堅剪影

  在撫遠市黑瞎子島鎮東安村附近,工人在蔓越莓田中剪枝(2018年4月22日攝)。 新華社發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賀蘭山冰瀑
賀蘭山冰瀑
世界冰雕能手盡展酷寒之美
世界冰雕能手盡展酷寒之美
新西蘭北島突發森林大火
新西蘭北島突發森林大火
寒冬臘梅香
寒冬臘梅香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434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