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護航企業“走出去”的合規官
2019-12-27 09:15:33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8年5月4日,中國貿促會機關禮堂,連墻角都站滿了人。當日,全國企業合規委員會成立。

  吉利控股集團首席合規官孫宏發言後落座,一位同行湊過來“吐槽”:“太羨慕您了。我在單位做合規,咋感覺像是地下工作者?”

  這位民企代表思考片刻,笑著回答,“這取決于企業的一把手”。

  合規嘗到“甜頭”

  “合規就像高速公路、飛機跑道一樣,要想車跑得快,飛機飛得高,一定要建好相關的規則,掌握好駕駛技術。”在吉利,“汽車狂人”李書福,經常把合規挂在嘴邊。

  走出國門的吉利控股集團,先于國內很多車企,體味到“合規”倆字的含義。

  2010年,吉利成功收購沃爾沃。遵循這家知名車企的既有做法,從四個輪子加沙發造車理念起家的李書福,在瑞典第一次參加了合規培訓,這也是吉利合規文化的開端。

  李書福逐漸發現,國際大型企業尤其重視合規體係建設,普遍設立獨立的合規部門。相比之下,國內不少企業家,甚至沒聽過合規官這個職業。

  為了和國際接軌,2014年,吉利邀請專業團隊,圍繞合規機構設置、合規機制運行、合規文化建設等,打造自己的合規體係。孫宏表示,吉利的合規強調“大合規”,內容不局限于企業防腐敗,還包括法律法規、行業標準、規章制度、道德準則等一大堆內容。

  “我這個首席合規官,完完全全是火線任命的。”孫宏回憶。

  他是長春人,身材魁梧,聲音洪亮。從吉林大學法學院畢業後,一直從事法律工作。2014年,擔任吉利控股集團副總裁。

  收購美國飛行汽車公司,吉利前後運作了近三年。2017年,當這個商業案接近完成時,卻出現了意外。

  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由美國財政部在內的16個部門組成。外國投資者在美並購,都要通過該委員會。近年來,走出國門的企業,沒少被CFIUS“關照”。

  “CFIUS提出,飛行汽車可能涉及美國軍事安全,于是移交到了美國國防部,由後者對我們進行審查。”孫宏説,當時集團的合規工作,由一位分管黨務的副總裁兼任,考慮到我有法律專業背景,提出由我擔任首席合規官。”

  和美國防部直接“對話”,孫宏幾乎記得每一個細節——

  美國人一上來就問:“你們有沒有合規機構,有沒有合規官?”

  “我們回答‘有’。對方説,‘那好,讓你們的首席合規官來答復。”

  經過三輪郵件往來,回答了幾十個問題之後,最終通過了美方苛刻的審查。

  在最後一封郵件裏,美方確認吉利的收購沒有違反美國的限制,符合相關條件,同意收購。

  冬日的杭州,陰雨連綿。在吉利總部大樓辦公室,孫宏卻越説越激動,鼻尖冒出了汗星。

  “美方通過自己的調查渠道,最終認可了我們的合規審查。”他坦言,當看到電子郵件上,出現美國國防部和財政部兩個大章子,才真正嘗到了合規的甜頭,也掂量出誠信兩字的分量。

  走出國門“輸不起”

  合規,成了吉利“駛”出國門的通行證。

  從美國飛行汽車、馬來西亞寶騰汽車,再到英國路特斯汽車、德國戴姆勒汽車……近年來,這家民營車企在國際市場頻頻出招。

  2018年,吉利收購德國戴姆勒公司將近10%的股權,成為其第一大股東。

  這場商業案在德國引發震動。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以未在規定時間內通報為由,擬對吉利進行巨額處罰。

  在各大媒體眼中,已經處于風口浪尖的吉利,面對質疑卻坦率地回應,“我們合規辦事的,如果吉利真的違規,任何時候任何處罰我們都接受”。

  “我們能説這番話,是因為每一個環節都嚴格按照規則辦事。”孫宏感慨地説,“中國民營企業走出國門,一點問題都不能出,輸不起呀!”

  一頭花白稀疏的頭發,透露出這位首席合規官承擔的巨大壓力。

  吉利合規人員,普遍有法律工作背景。合規總監烏楠入職吉利前,是一位資深檢察官。這位略帶陜西口音的合規官自我調侃:沒了公權力,管的事還越來越多,工作條件比體制內“惡劣”不少。

  2018年,烏楠所在的合規部門,共受理各類投訴和舉報上百起。

  “我們很多條款,相信其他企業肯定沒有。”這位前檢察官翻開一本“吉利員工婚喪喜慶事宜操辦規范”,“我們員工結婚,同事不許隨禮。如果請大家吃飯,也只限于班組之內。”

  今年稍早時候,集團一位高管,為兒子辦理婚宴規格超標,不但被李書福點名批評,還在高管會上公開自我批評。

  隨著中國企業“走出去”腳步的加快,國內企業對運營合規性表現出前所未有的重視。相關部門也先後出臺一係列制度,對企業合規性進行指導。

  2018年11月,國資委發布實施《中央企業合規管理指引(試行)》。

  一個月之後,國家發改委等七部門也發布《企業境外經營合規管理指引》。在強調境外經營活動全流程、全方位合規的同時,重點針對對外貿易、境外投資、對外承包工程和境外日常經營等四類主要活動,明確了具體的合規要求。

  今年1月,吉利依據上述合規指引,從組織架構、規章制度、運行機制和合規文化四個方面,對運行了四年多的合規體係進行升級。

  孫宏認為,最難培養的是合規意識。對吉利這樣走出國門的企業來説,執行內外一致的合規標準,必須提高全員合規意識。

  “中國是人情社會,出現問題,想著是否可以通融。而在國外,一旦違規,往往意味著嚴厲制裁。”

  他舉例説,歐盟《一般數據保護條例》于去年正式生效,不僅要求歐盟境內企業遵守該法,如果歐盟境內的個人數據,傳送到域外公司,那麼獲取歐盟個人信息的域外公司,也必須遵守相關規定,否則面臨最高2000萬歐元,或年度營業額4%的巨額罰款。

  他經常借此給員工算合規賬:吉利員工出現違規,人家處罰的時候,不是按人頭算,而是以公司為單位。如果被罰2000萬歐元,夠發多少年終獎?

  合作要有底線

  最近兩年,市場化、法治化和國際化的營商環境漸成趨勢,全國企業合規委員會副秘書長張順,明顯忙碌起來。

  過去一年,他所在的團隊,已經組織了數十場合規培訓,忙得團團轉。

  “走出去的國內企業,由于不熟悉東道國的法律法規、監管環境和商業慣例,合規性問題較為突出。”這位合規領域專家,對國內企業面臨的合規風險表現出擔憂,“例如商業賄賂、虛假材料、虛假陳述等,不但給自己招致麻煩,也影響中國企業的海外形象。”

  判斷一家企業是否真的重視合規,首先要看一把手。吉利的做法,是張順經常援引的正面典型。

  全國企業合規委員會組織的培訓,數百個會員單位態度積極,但來的基本是企業中層,甚至有普通員工,很少見到企業負責人親自參加。

  不久之前,張順給一家央企做報告。“企業負責人首先要重視合規,否則下屬忙了半天也是白忙。”聽完張順這句實話,這家央企負責人笑著説,“這麼多人給我講合規,今天才算真明白了。”

  今年4月,人社部、國家統計局等部門,向社會發布13個新職業信息。

  盡管這份名單裏還沒有合規官,但張順篤信,合規官成為新職業群體只是時間問題,而且速度會加快。

  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通過“合規”這條賽道,參與國際競爭。孫宏認為,盡管合規能夠倒逼提升國內營商環境,但合規也有底線。

  他進一步舉例,吉利和國外一家公司有項目合作,對方要求到吉利檢查,看吉利有沒有遵守承諾。

  孫宏明確拒絕對方要求,“我們是平等主體,非要來可以,我們也派人去對方企業檢查”。

  他露出了一絲狡黠的微笑:“對方技術實力比我們強,他肯定不會同意。所以,該堅持的底線一定要堅持。”(記者黃海波)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李嘉文:我在印尼當“島主”
李嘉文:我在印尼當“島主”
雪後初晴麥積山
雪後初晴麥積山
海河“精靈”
海河“精靈”
在亞熱帶養企鵝——企鵝“老爸”與他的一家
在亞熱帶養企鵝——企鵝“老爸”與他的一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5393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