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水苔姑娘”甘當富民“草民”
2019-12-27 09:16:1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3年10月26日,劉玲在山坳裏採野生水苔。受訪者供圖

  城裏同事覺得不可理解;

  母親認為她“自甘墮落,無可救藥”;

  村民水田寧願荒掉也不願承包給她;

  ……

  6年前,自嘲辭職回鄉當“草民”的“水苔姑娘”劉玲,迎來了職業生涯的“至暗時刻”。

  嫁粧創業:從碩士高管到深山村官

  劉玲父親總是以她為驕傲,走到哪兒都自豪地説:“我女兒在南昌大學讀研究生,還是保送的!”

  2013年,劉玲獲得碩士學位後,在江西宜春一家五星級酒店做部門負責人,薪水不菲。

  劉玲説要辭職回鄉當村官時,遭到了父母“集體強烈反對”。

  “農村”二字,在苦怕了的老一輩農村人眼裏,總是代表著落後。

  “先前他們臉上多麼有面子呀!好不容易飛出農村山野的鳳凰,又飛回農村當普通農民,他們無法接受。”劉玲很能理解父母為何反對。

  上一輩看不懂年輕人的心事。新一代有新一代的夢想和追求,她覺得廣大農村有她揮灑的“天地”。

  劉玲有著與纖弱外表“不相稱”的意志,她最終考取了大學生村官,被分到宜春大山深處的新田鎮燦塘霞村當黨支部書記助理。

  看到農村大部分青壯勞動力外出務工,很多農田撂荒長滿雜草,農村出身的劉玲很心疼,暗暗琢磨怎麼變“荒”為寶。

  她想到了她的“紅娘”——水苔。這是一種天然苔蘚,屬于高檔的栽培基質,被廣泛用于各種蘭花的栽培和植物育苗。

  劉玲的丈夫是新田鎮裏光村人,裏光村離劉玲任職的燦塘霞村不遠。多年前,劉玲和丈夫的家人都曾從事野生水苔收購生意,兩個人也因水苔結緣牽手。

  劉玲萌生了創建水苔栽培基地的想法。

  從體面的酒店高管到村官,再到農民,“地位”一降再降,劉玲的父母更不幹了。

  “我已經租好地準備開幹了!希望你們能夠支持我。”劉玲只好先斬後奏,打電話告訴父母。

  “我怎麼支持你?我拿什麼支持你?”劉玲母親當時氣不打一處來,電話啪一聲挂掉了。

  劉玲了解媽媽的脾性,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

  最終,家人看到了劉玲的堅定,理解了她的選擇。嘴上放“狠”的劉玲母親還將準備給她的嫁粧錢,作為啟動資金給了她,用行動給劉玲投了支持票。

  逆城市化:從城裏人到村裏人

  如今,“85後”劉玲不僅創建了江西省首家佔地300余畝的水苔栽培基地,更讓雜草叢生的荒田長新綠、讓看似不起眼的“野草”變成寶,帶動了周邊數百戶村民就業和致富。

  裏光村山坳潮濕,非常適合水苔生長。然而,水苔栽培基地的“成長”卻沒那麼順利。

  當初,有些村民家的水田寧願荒掉也不願承包給劉玲,有的村民哪怕每天在家打牌也不願到栽培基地來做事。

  “他們擔心田租給我們就成了我們的了,也有的擔心我們不按時支付租金,給不了工錢。”劉玲私下一打聽,才知道村民對她心存懷疑。

  為了打消村民們的顧慮,讓大家看到自己的決心,劉玲再次做出了“驚人之舉”——當即決定與當時還是男朋友的丈夫完婚,將自己的城市戶口遷入農村,真正成為村裏人。

  接著,劉玲挨家挨戶,與農民簽訂正規的租約,與客戶簽訂正式的收購合同。誠意終于讓村民打消了疑慮,紛紛主動將自家的水田租賃給她。

  戴著眼鏡的劉玲看起來纖弱秀氣,但幹起活來比老農還拼。為了趕時間,她與丈夫在下雨天也穿著雨鞋撐著雨傘去尋找撂荒田,親自下田丈量田畝數,一家家找到荒田戶主,與他們簽下租約。

  地是有了,但是由于種植成本高,資金少,難以擴大規模,幾乎耗盡了劉玲家裏全部積蓄,生活變得非常艱難。

  這時候,家人都勸劉玲放棄。

  “‘不輕言放棄’是我的人生信條!”後來,已成為當地創業典型的劉玲,在多場演講會上經常用這句話與現場聽眾共勉。

  劉玲找到了當時負責大學生村官事務的宜春市委組織部副部長易藝波,尋求幫助。“他不僅當即帶領若幹大學生村官聯合會的成員來到我們基地,給了我們精神上極大的鼓勵,還讓宜春市大學生村官聯合會給我們提供了5萬元創業貸款。”

  後來,易藝波又多方協調,幫助劉玲以大學生村官兩兩擔保的形式,幫劉玲向就業局申請到財政貼息的小額貸款10萬元。

  這一係列的支持,給了劉玲繼續“戰鬥”下去的更大信心。

  劉玲的執著也感染了公婆,從最初堅決反對他們創業種植水苔,到最後竟放棄繼續當服裝廠老板,回鄉幫助他們創業。

  “當時花費幾十萬元購置的服裝機器,早已閒置在家成了廢鐵,他們完全褪去了曾經老板的風貌,一起成了地地道道的‘草民’。”劉玲看著公婆日日起早貪黑,不顧刮風下雨,陪著上山下田,心想著一定要幹出個名堂來。

  帶動一方:從撂荒地到“聚寶盆”

  受過高等教育的劉玲當“農民”,自然與土生土長農民有不一樣的“當”法。她輾轉幾千裏,先後到貴州、福建等地考察,取經問道,掌握了更加先進的水苔種植、加工技能。又相繼參加了區委組織部組織的大學生村官創業培訓班、省農業合作社帶頭人培訓班、農業部農村實用人才帶頭人培訓班,農業局舉辦的電商培訓班,一點一滴增強了創新創業的本領。

  隨著水苔栽培基地逐漸發展壯大,昔日被村民撂荒的冷水田,成為名副其實的“聚寶盆”。

  劉玲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一般來説,一畝水苔的種植成本3000元左右,畝利潤多時有四五千元,少則也有兩三千元,而水苔生長期是1到3年,一般而言,生長越久越茂盛,産量也就越高。

  水苔種植用工量大,但操作卻不復雜。劉玲盡可能地聘請村裏的留守婦女、殘障人士和空巢老人等特殊勞動力,還有那些建檔立卡貧困戶,至今已達80多名。

  今年30來歲的陳來超,有輕微智障,因父母早逝,一直由80多歲的外婆撫養。劉玲請陳來超過來幫忙,教他擔草、播草種,一個月付給他1500元工資,不僅改善了他的生活,也使他變得開朗多了,每次見到劉玲都親切地叫著“玲玲”。陳來超外婆對劉玲説:“以前總想哪天我去世了,啞巴子怕是要去討飯,現在有你們帶著,每個月還可以掙錢,我就安心了。”

  村裏的七旬老人易其科,右腳殘疾,以前一直守著自家一點田,日子過得很清苦。他對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説:“如今農閒時到劉玲這裏做工,一天70塊錢,一個月就能增加2000多塊錢收入。”

  近兩年,劉玲和丈夫又開設了淘寶店,採取“互聯網+基地”模式,將水苔等農産品上網銷售,進一步做大了交易范圍。

  憑借過硬質量和多年良好的口碑,他們的淘寶店連續12期獲評金牌店鋪,目前已經升級為雙藍鑽。

  劉玲還積極引導管護野生水苔,帶動周邊省、市農戶保護性開發野生水苔近800畝,産品由基地統一收購、統一銷售,年産水苔種苗3000噸、幹水苔150噸,産品遠銷北京、上海、臺灣等地。

  如今,劉玲和丈夫的水苔栽培事業,幫助了多達320余農戶增收致富,人們親切地稱她為“水苔姑娘”。

  在水苔採收加工的季節,總有三四十個農村閒置勞力參與收取水苔。“我家就像個小型敬老院,歡聲笑語的,充滿無限樂趣。”劉玲常借這個機會,跟他們拉家常,關愛他們的生活。

  村裏的貧困戶劉菊蘭對劉玲讚不絕口:“這姑娘和氣,沒一點大學生架子,我家老頭子滿80歲,她勞心幫著辦理高齡補貼,村民有什麼事情她幫得上忙的,都會幫忙。”

  “我是一名共産黨員,最開心的莫過于得到群眾的認可和讚許。”聽到村民讚賞,劉玲熱淚盈眶。

  “甘當‘草民’,創業富民。”日前,在宜春市“我的‘初心’故事宣講團進社區”宣講會上,“水苔姑娘”劉玲以這樣樸實的結尾總結了自己的“初心”。(記者張書旗、張石榴)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李嘉文:我在印尼當“島主”
李嘉文:我在印尼當“島主”
雪後初晴麥積山
雪後初晴麥積山
海河“精靈”
海河“精靈”
在亞熱帶養企鵝——企鵝“老爸”與他的一家
在亞熱帶養企鵝——企鵝“老爸”與他的一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5393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