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盛世盛典中的老年模特隊
2019-12-27 09:15:29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盛世盛典中的老年模特隊

  踏著模特步走過天安門的別樣“夕陽紅”

國慶群眾遊行隊伍中的老年模特隊隊員。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63歲的肖蓮確實顯年輕。出門遛彎,一副淡粧,挺胸收腹間,賺了不少回頭率。聽見有人誇女兒,86歲的老母親梁秀英總會有意無意補充道:“國慶的時候,她還上天安門廣場走模特呢。”

  梁秀英聽廣播裏説,國慶遊行要拍成電影,能在好多個國家放。她更高興了,“能有更多的人看到我女兒了”。

  今年10月1日,天安門廣場的國慶群眾遊行隊伍中,“美好生活”方陣的老年模特隊神採奕奕,模特隊隊員穿著淺黃色旗袍,邁著模特步,讓人眼前一亮。

  她們中有6名來自北京市昌平區霍營街道和諧家園社區模特隊,肖蓮就是其中一員。

  最初,連她們自己也覺得,“這麼大歲數了,還能趕上這樣的大事?國慶遊行有我們的份兒?要找也找大學生啊”。

  “別叫大媽,叫姐姐”

  她們拉起這支模特隊的“初心”,只是讓晚年生活更豐富一點,自己也“臭美”一下。

  肖蓮説,2017年10月,模特隊穿旗袍上北京奧林匹克公園走了一遭,十幾個人依次走過一座木橋,宛如一片彩霞,“把周圍都照亮了”,一群人追著他們拍照、錄像。那時候,模特隊成立才3個月。

  之前,不少隊員的日子過得像烏雲密布的天空。

  因為兒子的糟心事,參加模特隊之前,肖蓮一度抑鬱。在家的時候,既不願意拉開窗簾,也不願意開燈,“感覺天都是灰色的”。

  63歲的邢曉玲,2012年從河北任丘來北京,又帶孫子又做飯。老公不在身邊,“有氣也沒地方撒”,她覺得被圈進籠子裏了,甚至憋出了腸胃病。

  “小區裏很多大媽退休後,就是帶孩子,覺得生活枯燥,人也沒精神。”和諧家園社區黨支部書記劉艷芳説,“不少人還趕上更年期,今兒這疼,明兒那疼,老和家裏人較勁”。

  但是,帶孩子的老人湊在一起聊天總是很熱鬧。劉艷芳發現其中有不少高個子的女黨員,2017年7月,她提議成立一支老年模特隊,馬上有不少人響應。

  走模特步得穿高跟鞋,不少隊員退休前,要麼沒穿過,要麼十多年沒穿了。

  社區裏缺平地,隊員們只能在居委會的樓道裏練。不到20平方米的地方,人一多就顯得擠。夏天這裏悶,走一會兒就大汗淋漓。到冬天,過堂風吹得人直哆嗦,高跟鞋露腳面,穿厚襪子也不管用。

  邢曉玲説,最開始只能扶著墻走,還崴了好幾次腳。好不容易走路不晃了,真走模特步的時候,又順拐了。終于能正常走了,老師又要求動作協調,能跟著音樂踩點,踩點還得分輕重。

  “我們身體硬得很,就像根竹竿。”邢曉玲説,“光是練柔軟就費了不少時間”。

  説起來,邢曉玲是在模特隊裏“學會化粧和穿著的”。現在隊員們不化點淡粧不出門,顏色暗的衣服不穿。模特隊隊長王瑾純説:“走模特步不是單練步子,還要提升儀容儀表等各方面氣質。”

  為了走好模特步,邢曉玲每天早上5點起床,走著模特步遛彎,甚至等公交時,還要保持挺胸收腹松肩。

  參加模特隊,隊員的家人也特別支持,還給買了不少化粧品和新衣裳。

  “能不支持嗎?不在家裏‘鬧騰’了,回家還搶著做家務。”王瑾純説,“隊員們氣質也大變樣,兒媳婦、女婿都説,這小老太太真洋氣”。

  王瑾純不出門的時候,兒子還問:“媽,今天怎麼沒去練模特步?”

  有一次,邢曉玲和在老家的老公視頻通話,老公發現媳婦大變樣:“變好看了,繼續這樣整。”

  “練了模特步,確實顯年輕”,隊員都不願被喊大媽,更樂意被喊姐姐,就連小區裏的娃娃見了她們,也不喊奶奶,喊阿姨。

  “出名的煩惱”來了

  2018年初,模特隊上了街道春晚,沒多久又登上區裏的舞臺。幾次亮相,模特隊名氣大了,一些隊員開始沾沾自喜,“出名的煩惱”也來了。

  很快,當時的模特隊教練劉月就和當時的模特隊隊長楊星起了衝突。

  劉月從前進過模特隊,志願來幫忙。楊星有舞蹈底子,嫌教練教的動作不美。

  劉月“要求往東”,楊星“偏要往西”,兩人當場吵起來。楊星打算拉幾個人,“重起爐灶另開張”,模特隊眼看著就要散夥。

  模特隊隊員來自“五湖四海”:有成立時的元老,也有剛加入的新人;有退休前是舞蹈團的,也有來自合唱團的;有當過公司高管的,也有當過普通工人的……

  劉艷芳説:“這些奶奶輩的人,不少人是家裏的一把手,在家裏都被伺候著。有時候教練批評一句都不行。”劉艷芳親眼看過,教練指導動作的時候,一名隊員雙臂彎在胸前,和教練頂嘴。

  沒多久,教練就被氣走了。

  劉艷芳出面勸和,斬釘截鐵地告訴對她來説是“奶奶輩”的“姐姐們”:“不團結的話,明天就解散模特隊”。

  劉艷芳請社區信息文化員王瑾純“出山”當隊長。王瑾純才55歲,“姐姐們”也不服她。有人説,她還不如我們走得好,憑啥當隊長。

  王瑾純不怕得罪人,也私下勸了不少人:“你是出來找氣受,還是找樂的?”

  後來,在社區的支持下,王瑾純給隊員們申請了三套表演服,還帶著隊員們找舞臺,這才鎮住了場。

  沒多久,社區請來了專業指導老師岳淑蓮,楊星也磨平了自己的急脾氣。王瑾純説:“模特隊的叛逆‘青春期’過去了。”

  踏著模特步,走過天安門

  10月1日,隊員許建華守在電視機前,找姐妹們的身影,手機拍了直播畫面,馬上發到朋友圈。她又興奮又遺憾——許建華自己本來也能上的。

  6月17日傍晚,“姐姐們”接到一個通知。“當時只是説參加十一健步走,沒提群眾遊行。”許建華記得很清楚。當時模特隊20個人全報名了。隨著一步步“過關斬將”,她們意識到“十一健步走”可能就是國慶群眾遊行。

  競爭確實激烈,每次訓練都刷人。僅霍營街道就報了53個人,別的街道也不少,最後只留了12個名額,而和諧家園社區模特隊佔了6個。

  “姐姐們”訓練確實拼。大太陽底下,正步走訓練、十公裏體能訓練,這些“姐姐們”沒掉鏈子。

  肖蓮的腳動過手術,腳前掌沒肉,訓練的時候一直墊著膠墊。60歲的隊員李東平腰疼得厲害,一直戴著護腰。與她同齡的隊員朱秀雲平時追公交車都喘,十公裏體能訓練,愣是堅持下來了。

  大晴天的時候,“姐姐們”臉被曬得像老農;趕上雨天,腳被泡得跟白豬蹄似的,訓練完回家就得喝姜湯,生怕感冒打噴嚏被發現。

  臨近國慶的一次訓練,李東平一直低燒不退,她硬是咬牙堅持,不敢和別人説。李東平覺得要是説了,就參加不了最終的方陣了。她趁沒訓練的時候,偷偷上醫院輸了液,身體才好了一些。

  “這些都不算什麼。”副隊長楊秀雲説,“我們都這麼大歲數了,什麼苦沒吃過”。後來,“姐姐們”身板反而更結實了,護腰也撤了。

  國慶期間,和諧家園社區也舉辦了“我和我的祖國”快閃係列活動,許建華、邢曉玲和其他被淘汰的姐妹們成了節目主力。邢曉玲説,“5個節目我上了4個”。

  願意來的,咱們都歡迎

  模特隊著實又火了一把。“姐姐們”成了圈子裏的網紅。同事、親家、朋友發來的祝賀,“刷爆”了隊員們的手機。她們反復播放國慶遊行那段視頻,看不膩,也説不膩,以至于楊秀雲的小孫女説:“我奶奶還在電視上呢。”

  國慶直播對模特隊所在的“美好生活”方陣是這樣介紹的:“美好生活是什麼?是環衛工人清掃的整潔環境,是快遞小哥便捷的物流服務,是醫生護士的悉心照料,是最美家庭的幸福相伴,是老年模特隊的神採奕奕……”

  王瑾純説:“老年模特隊把我們從廚房裏拉出來,是真正的老有所樂。一些隊員懂縫紉,有手藝,在模特隊裏還能派上用場,是真正的老有所為。”

  國慶之後,報名模特隊的“姐姐”更多了,別的社區也有人申請。現在模特隊有30多個隊員,最大的70歲。居委會的樓道有些走不開了,劉艷芳忙著四處找場地。

  “模特隊本來就是圖一樂,沒有什麼門檻。願意來的,咱們都歡迎。”劉艷芳説,“以前崗位不同,那都是退休前的事了,現在大家一樣,都是退休的人,應該兩腳著地”。

  從天安門廣場回到社區,王瑾純反復提醒隊員們:“咱們不能老躺在山上回憶過去,該下山的時候下山,該爬新山的時候還要爬新山。”

  現任教練岳淑蓮確實有幾下子,化粧、衣品、模特步,樣樣懂。隊員們服氣,也舍不得她,怕把她氣走了。

  65歲的岳淑蓮在圈內小有名氣,每周都得帶3個老年模特隊,不是在教學,就是在去教學的路上。周三下午給和諧家園社區模特隊糾正動作的時候,又一個社區來了電話邀她去指導。

  岳淑蓮説:“很多人退休後想把自己修飾一下,變得更端莊一點,優雅一點。這是好事。”

  王瑾純説:“教練越忙,越説明更多人老有所樂了。”(劉月、楊星均為化名)(記者 張典標)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李嘉文:我在印尼當“島主”
李嘉文:我在印尼當“島主”
雪後初晴麥積山
雪後初晴麥積山
海河“精靈”
海河“精靈”
在亞熱帶養企鵝——企鵝“老爸”與他的一家
在亞熱帶養企鵝——企鵝“老爸”與他的一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5393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