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用制度為教師減負
2019-12-23 12:05:27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2019年,基層減負年。歲末年底,我們也迎來了教育減負的“重磅”新聞。日前,中辦、國辦印發《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幹意見》(下稱《意見》),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

  不僅學生要“減負”,廣大中小學教師,同樣背負眾多不合理的工作負擔。教育部調研小組發現,中小學教師周平均工作時間約為60小時,是法定工作時間的1.5倍。

  只有讓教師從各種“表哥”“表叔”中解脫出來,從繁雜的事務性工作中解脫出來,才能“輕裝上陣”。

  中小學教師之負,為何減?減什麼?怎麼減?本期議事廳邀請教育領域權威人士,以及新華社記者採訪一線教師,同時徵集了熱心網友的留言,為減負措施真正落實提供參考。

  落實好才是真的好

  受訪者:王曉、李佳、海鑫 (寧夏 小學教師)

  歲末將至,不少教師在總結本學期工作之余,也對新的一年、新的學期充滿期待。

  《意見》的出臺,不少中小學教師表示,很多措施都説到了心坎裏。有了減負文件做“靠山”的新學期,三位年輕老師表達了他們的新期待。

  將好文件落實好。

  2020年,將是27歲的王曉從教的第五個年頭。“《意見》説得很好,但落實好才是真的好。”王曉説,讀大學時他覺得教師的工作就是把課教好,但工作後發現,要用不少精力來對接上級檢查,因為廳、市、區三級部門,每年來檢查一次就至少是三次,何況很多時候都不止一次,不少檢查都要準備材料,此外還有文明城市創建等工作需要參與。

  王曉説,《意見》提出要減少督查檢查評比考核事項,他期待能看到地方出臺更加細化的減負清單,同時希望在落實《意見》時,避免開中小學教師減負大會、要求寫會議學習筆記、填負擔調查問卷、準備減負督查材料等形式主義舉措出現。

  讓各類“進校園”頻而不煩。

  32歲的李佳在進入教師隊伍之前,在一家省級體育協會工作。“現在動輒就提從娃娃抓起,往往是娃娃沒抓起,先把老師精力‘抓’住了。”當體育教師的李佳説,現在法律進校園、環保進校園、廉潔文化進校園、非遺進校園、垃圾分類進校園等各種“進校園”佔用教師不少精力,這些“進校園”本身無可厚非,關鍵是其背後往往會有督查檢查,甚至要求留痕,有些還影響原有課程安排。

  “既然各類‘進校園’都那麼重要,為何不能通過課程設置來確保‘進校園’的內容成為學生課堂學習的內容呢?”她説,希望能對各種“進校園”活動在課堂中進行統籌,同時,最好能對其予以區分並區別對待,讓“進校園”頻而不煩。

  減負之後更應注重提質。

  一些教師表示,減負政策落實後,教師能騰出更多時間和精力,希望能有更多學習、培訓機會。“之前是給學生減負,現在教師負擔也日益受到重視,我認為,減負其實對教學質量提出了更高要求。”在一所鄉村小學擔任校長的海鑫説,希望給予青年教師更多更有針對性的培訓,讓大家開拓眼界、提升能力。(記者 何晨陽)(受訪教師為化名)

  作為教師,覺得太好了,給教師留更多時間用于教育教學本職工作。願落地!

  ——網友“瀟瀟”

  任何制度的初衷和結果都在于不折不扣地落實到位,要給予學校老師更多自主權,有健康的制度才有積極向上的幹勁,才能切實做好教育。

  ——網友“若夫翛然”

  希望能有説“不”的權利

  受訪者:魏濤 (河南新鄉 中學語文教師)

  教齡26年的魏濤,是河南一所農村中學的語文教師。説起工作負擔,他苦笑:“人家城裏老師是教研壓力大,我們天天折騰得暈頭轉向,都不知道在忙啥。”

  不像一些城市學校有教導處、政教處、保衛處,人員各司其職,農村學校什麼活兒都靠教師,用魏濤的原話講,“沒有閒人專門做這些事”。校園安全、環境衛生、宿舍和食堂管理……很多工作看著不是多大的活兒,幹起來卻很佔精力。

  魏濤所在的學校,位于兩個縣城的接壤地帶,學生流動性大,日常教學管理就很困難,更不用説政教衛生等問題了。

  魏濤除了當班主任、教一個年級的語文課,還負責學校後勤工作,他最怕的是上面來檢查。“檢查本來是好事,督促我們更規范,就是手續太多,要求的書面材料多。像安全檢查,要查監控,查白班記錄、夜巡記錄,有照片沒文字也不過關。很多工作,不留痕相當于沒做,老師有點空就趕緊補材料,忙著到處印‘腳印’。”

  繁瑣的各種檢查,導致學校的經濟壓力和人情負擔也重。“人家早上8點來、11點走還好點,要是後半晌來了,12點還沒結束,那就麻煩了!”

  魏濤“吐槽”後勤工作,“標語必須得上檔次,普通一點的材質,花15塊錢,不也是個標語嗎?非得用幾十塊上百塊的,追求全新面貌。比如有機玻璃牌,像信封一樣,一張A4紙插進去。要求説必須得用PVC的,咱也不懂是啥材料。”

  非教育部門佔用師資力量,更加劇了教師負擔。魏濤任教這二十多年,對身邊這類事情已司空見慣。“編制都是有數的,但實際在崗的人數達不到。一般是比教育部門支配能力更強的部門來抽調,缺寫作人才、缺有文藝特長的,五花八門都來借人,學校無限度配合,剩下的老師只能幹更多活兒。”

  《意見》出臺,讓魏濤有一種久旱逢甘霖的感覺。文件中指出的督導檢查評比考核等事項名目多、攤派無關事務等問題,不少他都有過切身之痛。深受鼓舞之余,他心裏也沒底兒,政策到底能落實幾分?

  “希望學校尤其是基層農村學校,能有説‘不’的權利。一些出發點好的措施,也請多考慮不同學校的實際情況,不要太過機械和形式化,真正把寧靜還給學校,把時間還給教師。”(記者 雙瑞)

  一位朋友是村小學教師,他説除了日常教學工作外,村委會和鄉鎮教育主管部門經常找他寫材料或填寫表格。

  作為農村文化人的教師,少部分文字功力確實很強,于是便成了領導的“獵物”!而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于是負擔就加重了,難以更好地投入教學工作。

  ——網友“雄關漫道”

  沒時間把椅子“坐熱”

  受訪者:郭雯 (山東濟南 中學班主任)

  北方冬季的天空,總在淡灰與淺藍間切換。郭雯對此卻常常後知後覺,因為她經常是天光初曉時出門上班,在新聞聯播結束時下班到家。

  30多歲的她,在山東濟南一所公辦初級中學任教,是兩個教學班90名學生的語文老師,更是其中一個班的班主任。

  “早晨大概6點多就要起床,上班路要半個小時。班主任必須在7點20分晨讀開始前進班,然後7點40分準備上第一堂課。”郭雯掰著指頭,講著班主任一天的工作節奏:在日常上課外,每天半小時大課間,班主任要監督孩子們跑操鍛煉;下午最後一節課,如果是自習,班主任要到班維持紀律;5點30分放學,班主任還要為孩子答疑、談心,等班級值日做完,也就到晚間六七點的樣子。

  郭雯説,班主任的“十二時辰”看似有整有零,但真體驗一次就知道,“根本沒時間把椅子坐熱”。學生感冒了,要班主任批假條;學校業務會要參加;班級文化養成、班幹部培養,要班主任手把手教……在瑣瑣碎碎中,一天就這樣開始和結束。

  在郭雯的辦公桌上,記者看到幾個碼放整齊的大筆記本。

  “家訪記錄本、學生談心本、主題班會本、教師備課本、聽課交流本,是常用到的‘五大本’。”説起這“五大本”,郭雯頗有些無奈。學校要求教書育人日常留痕,老師既要動腦想、動嘴説,還要動筆寫。

  “這些筆記本屬于班主任履職考核的范疇,要被定期抽查,內容只允許手寫。”郭雯説。

  採訪中,郭雯手機屏幕不時亮起,彈出的消息框越攢越長。

  “現在一線老師的工作群很多,時不時得拿起手機看看,怕漏過消息通知。微信和QQ加起來,大概28個吧。比如班級群、年級班主任群、年級學科教師群、年級教師群、全校班主任群、全校學科教師群、全校教職工群、教師志願者群、黨員教師群,還有參加校外培訓的通知群等。”郭雯説。

  對中小學教師減負,郭雯希望能有“兩個少一點”:一是書面材料少一點,二是各類會議少一點。

  郭雯説,教齡稍長、經驗較多的教師,已將教案熟稔于心,與學生談話談心更是每天都在做的工作,不必手寫留痕。大大小小的例會、業務會,則讓老師分身乏術,擠佔的都是教師進行教學備課與了解學生動態的時間。

  “選擇當班主任,並不是為了每月有額外津補貼,而是班主任的確是全面育人的重要一環。”郭雯説,當學生把自己寫進作文裏,當學生行為習慣、學習成績有明顯改善與提高,當看到學生在老師影響下逐漸成長,這就是對班主任的最好回饋。

  “你還有時間陪自己的孩子嗎?”在採訪最後,記者問。

  “早晨上班,孩子經常還睡著。傍晚下班,孩子9點就上床睡覺。其實我連‘兩小時媽媽’都做不到。”郭雯説。 (記者 蕭海川)

  全國縣城中學都是住校,老師白加黑、5加2幾乎無休息,早出晚歸,城市學校下午4點半基本可以放學,但城市學生周六周日幾乎都在校外教育機構上各種課外班,改來改去,也該摸索出一條適合中國教育的路子了。

  ——網友“四水歸堂”

  課程表時常被“打亂”

  受訪者:宋歡 (貴州畢節 鄉鎮中學校長)

  作為西部貧困山區一所鄉鎮中學的校長,宋歡既要管理學校行政事務,還要承擔日常教學工作。盡管每天都比較忙,但比起這些正常的教學管理工作,牽扯他大量精力的還是各種會議和檢查。

  “自己過去是一名語文老師,但現在每天行政事務多,尤其是要應付各種檢查、會議。只能選擇教‘道德與法治’‘美術’等非重點考核科目。”宋歡説,但還是無法完全保障教學時間,課程表時常被“打亂”。

  記者見到宋歡時,一大早去鎮政府開會的他才到辦公室。但會議內容並不是關乎學校教育教學,而是一家消防器材銷售公司舉辦的消防培訓活動。由于是來自上級的臨時通知,他不得不調整上午的課程時間。像這樣臨時調整課程的情況,他和學校大多數老師都習慣了。

  “嚴格來説,是不允許隨意調整課程的。但沒辦法,這些都是上級下派的任務,基層學校只能無條件抓落實。”宋歡説。

  宋歡所在的中學,在校學生有624人,在職教師只有42名。“按規定,學校師生比本就不達標。而且像語文等‘主科’又缺老師,但自己也不敢接。因為三天兩頭迎檢、開會而調課,甚至停課,太耽誤學生了。”宋歡説。

  盡管教師有限,但很多部門還時常向宋歡“要人”,抽調教師做別的工作。今年6月份,縣裏要做脫貧攻堅畫冊,便抽調3名教師去參與寫畫冊文案。迫于各種壓力,宋歡只能無奈地應允,而抽調期間這3名教師的課程也隨之調整。

  宋歡説,這種情況並非特例,一學期有好多次。

  在宋歡看來,受制于各種因素,自己所在的學校每學期那張課程表,很難完全原封不動地被執行下去,而在“打亂”課程表的諸多因素中,很多與學校教育教學無關。

  除了“抽調的煩惱”,還有“什麼都進校園”的影響。“現在很多部門工作都‘拉著’學校一起做,什麼都要進校園。學校除了要準備資料、填寫報告,有時學生還要被迫停課搞活動,很耽誤學生時間。”宋歡説,以誠信進校園為例,有的銀行有宣講任務,便找學校配合,要求組織學生聽講座,然後拍照,做資料。其實,誠信知識在日常教育教學活動中都有,應有所側重,別為了宣講而宣講,淪為形式。

  宋歡負責的中學,還是一所農村寄宿制學校,有456名學生住校。由于只有1名臨聘宿管員,老師們不得不輪流管理學生飲食起居。

  “老師們白天要搞教學,晚上還要義務管理學生上自習、就寢等,經常待到晚上9點多才能回去。”宋歡説,教育需要家庭、學校、社會多方聯動,但現在感覺更多責任和壓力主要集中在學校。

  不少基層教育工作者希望,這次中央出臺的“減負”政策能有效落實,切實為基層學校和教師減輕負擔。(記者 駱飛)

  ETC裝到校園裏、學生險賣到校園裏、以研學之名的旅遊走進校園……還特意出通知統計,讓家長填寫簽名。

  ——網友“素平”

  舉手讚成,目前在小學代課老師一枚,深深地感受到,每天大量時間用在各種應付檢查的材料上。

  ——網友“大圭先生”

  權威觀點

  要把時間還給老師

  教育部教師司一級巡視員劉建同

  去年9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教育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指出教師是立教之本、興教之源,強調辦學有規律,學校有主業,各級黨委和政府要減少不必要的檢查評比,不能動輒讓學校停課出人出場地辦活動,更不能把招商、拆遷等“攤派”給學校。

  在2018年全國“兩會”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呼吁,要把時間還給老師,學校要拒絕各種“表叔”“表哥”,要讓老師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研究教學、備課充電、提高素質、提高質量。

  在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示為中小學教師減負的精神指引下,教育係統加緊貫徹落實。教育部成立調研工作小組,先後分赴東中西部9省18市實地調研,召開教育部門管理人員、中小學幼兒園教師校長座談會18場次,訪談教師約400名。同時,對28個省份的250個縣市、1430所學校的中小學教師進行了問卷調研,廣泛收集和徵求相關部門意見和建議。

  調研發現,中小學教師周平均工作時間約為60小時,是法定工作時間的1.5倍。近1/3的教師每天在校工作10小時以上,寄宿制學校部分教師在校工作時間達到15個小時以上。五成多教師每天下班後在家工作2小時以上,近六成教師周末用于工作的時間超過3小時。

  有學校反映在兩個月內,學校迎接了標準化學校復評語、言文字工作、掃黃打非、憲法學習(網上學習)、禁毒辦網上學習、學校體質健康工作等多個專項檢查、督導,學校應接不暇,這真實反應出學校當前的辦學生態。

  執行不力將被問責

  教育部教師司副司長宋磊

  為中小學教師減負,得到了社會各界的熱切關注,我們要把好事辦好。

  一是強化學習宣傳,營造濃厚氛圍。中辦國辦印發文件單行本,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在全國新華書店發行。教育部將會同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臺等中央媒體,同時利用“兩微一端”新媒體進行集中宣傳,組織有關專家到各地進行宣講,通過宏觀傳遞、中觀闡釋、微觀解讀,凝聚教育戰線共識,營造良好的輿論氛圍,推動中央決策快速駛入社會視野。

  二是建立工作機制,做好制度保障。教師減負工作涉及多部門多領域,強調各級黨委和政府是責任主體,把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工作,納入重要議事日程,嚴把審批和報備關口。各級黨委教育工作領導小組,要加強統籌協調、宣傳引導、督促落實。各級教育部門,要在黨委和政府的領導下,認真落實好組織實施工作。請各地結合實際,列出具體減負清單,明確工作路線圖和時間表,層層壓實責任,步步狠抓落實,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

  三是全力指導督促,把握落實難點。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要把給教師“減負”工作,納入對省級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職責的督導之中。省級教育督導部門,要把教師“減負”工作,作為教育督導和開學檢查的重要內容,對于執行不力、落實不到位的要嚴肅問責。要注意運用信息技術等方式,高效開展督導,以督促減,避免為了督導而督導,因督導而産生更多負擔。各級黨委和政府及其教育部門,要努力引導有關部門和全社會,進一步理解教育工作、關心中小學教師發展,共同營造良好的教育生態環境。

  厘清教師職責邊界

  貴州省教育廳二級巡視員龔寧

  給中小學教師減負,關鍵是要厘清中小學教師的職責邊界,哪些是中小學教師的職責,哪些是行業部門的職責,列出清單,依法依規,逐項清理。

  對屬于行業部門職責范疇的,如防災減災、消防安全、防艾等專項工作,綠色、宜居、旅遊等城市創優評先活動,各種社會事務進校園,確需中小學教師參與的,應由各級黨委政府統一部署,統籌規范,歸口管理。對與教育教學無關的,如慶典、招商、拆遷等,教育部門和學校應堅決杜絕。

  對教育係統組織的督查考核、報表填寫、統計調研、數據採集等,要統籌精簡,同類合並。堅持分類治理、標本兼治,清理存量,杜絕增量,確保中小學教師減負的各項舉措落地見效。

  還要落實好教師的職責歸位。比如備課、教研、在職培訓等教育教學活動,要按照《教育法》《教師法》等法律法規要求,立足教師教書育人職責,依法依規、明晰規范教師崗位職責的具體內容和制度規約,履職盡責,立德樹人。

  避免簡單“一刀切”

  重慶市九龍坡區謝家灣小學校長劉希婭

  《意見》提到為教師減負要從四個方面下功夫,由于不同區域存在的問題突出程度不同,不能簡單地一刀切。

  總體而言,在經濟發達教育先進的地區,各類社會事務進校園活動相對較少。在中西部、農村地區,各類社會事務進校園活動種類更多、頻率更高、負擔更重。因此,建議這些地區,要充分發揮自身積極性和主動性,深入調研,加快推進,在各級黨委、政府統籌下,相關部門通力合作,建立健全社會事務進校園的規范審批機制。

  對于報表填寫和數據重復填報等負擔,應該在前期探索和實踐基礎上,充分發揮先行先試地區的先進經驗和做法,集中攻關,形成改革合力。同時,要充分利用現代信息技術,實現教育管理服務的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多元化和信息化,促各級各類教育都回歸教育主業、遵循發展規律的本質軌道上來。 重視教輔人員作用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副研究員李新翠

  教師負擔重是世界性難題,英國、日本等國家多年前已經開始關注教師工作負擔並採取多種措施予以緩解。

  英國自2003年開始關注教師工作負擔,定期每三年開展一次監測,並向社會公布結果及相應的對策。英國政府根據監測結果,不斷調整和完善相應的減負舉措,通過雇傭雇員、加強信息技術應用等方式,減輕教師額外負擔。

  日本也于今年出臺《轉變教師工作方式,減輕中小學教師工作負擔意見》。通過規定教師加班上限、改變評價方式、加強教輔人員配置等措施,來減輕教師額外負擔。如教輔人員主要替教師分擔上課以及學生輔導以外的事務性工作,包括分發教科書、辦理學生轉學手續、與未繳費的家庭進行聯絡、學校日常事務流程的檢查、活動企劃等,從而讓教師們有更多時間研究教學。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用制度為教師減負-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377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