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減貧之路特別之處何在?”——2019減貧與發展高層論壇側記
2019-10-17 22:20:1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北京10月17日電 題:“中國減貧之路特別之處何在?”——2019減貧與發展高層論壇側記

  新華社記者王立彬

  “中國減貧之路的特別之處何在?”聯合國駐華係統協調員羅世禮這句話,可謂對17日召開的2019減貧與發展高層論壇副題“全球貧困治理:世界經驗和中國實踐”的簡潔概括。

  “始終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中國減貧取得成功的鮮明優勢。”國務院扶貧辦副主任陳志剛在主旨發言中説,這一制度既能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又能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集中力量辦大事。

  陳志剛説,新中國成立後,全面推行農村土改,3億多無地農民實現“耕者有其田”,消除了“農民無地”這一發展中國家致貧的主要根源和制約減貧的制度性障礙;改革開放,農村全面推行家庭聯産承包責任制,激發了農民生産積極性,隨後中國確立開發式扶貧方針,建立了四級扶貧工作專責體係,在國家層面推動大規模扶貧行動。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開辟精準扶貧新時代,莊嚴承諾到2020年整體消除絕對貧困現象,開啟了人類減貧史上的偉大創舉。“7年來,中國創造了減貧史上的最好成績,成為世界減貧人口最多和率先完成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的國家,為全球減貧事業提供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陳志剛説。

  “中國減貧經驗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尼泊爾土地管理、合作與減貧部長帕德瑪·庫馬裏·阿裏亞爾説,特別是中國採用現代農業技術成就顯著。決策者、知識分子、技術人員共同促成了技術與知識轉移,使農村扶貧更加成功。

  例子俯拾皆是。在全國經濟發達鎮管理體制改革鄉鎮試點的重慶白沙鎮,江小白堅持“扶貧先扶智”“授人以漁”“培訓一人、就業一人、脫貧一家”,從基地種植、高粱育種到訂單種植、農田機械化服務,再到生態釀酒、循環農業、農旅産業,多管齊下,為農村提供了2000多個工作崗位。江小白與豬八戒、嫩綠茶、九鍋一堂、茶語網、土火火鍋、李子壩梁山雞等企業,提出把外出人口留在當地就業,綜合解決留守兒童、空巢老人問題,收效明顯。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羅世禮説,在保護貧困地區生態環境方面,中國也在領跑。山西省積極探索集體林地“三權”分置運行機制,發展林業新型經營主體8816個,支持貧困戶以林地經營權、林木所有權、財政補助資金等入股發展林産業,資源變資産、林農變股東、權益變收益。“深度貧困與生態脆弱相互交織、互為因果,我們在一個戰場同時打贏脫貧攻堅與生態治理兩場戰役,惠及52.3萬貧困人口,走出一條生態建設與脫貧攻堅互促雙贏的路子。”山西省副省長王成説。

  “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李斌説,疾病是農村人口致貧主要因素之一,因病致貧佔比40%以上。中國將健康扶貧作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關鍵舉措之一。國家衛生健康委會同有關部門制定了一係列政策措施,將健康扶貧融入衛生健康工作各個環節。據悉,最近三年中央一號文件都對森林康養等産業提出要求,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與民政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中醫藥局共同推進森林康養産業發展。據中國林業産業聯合會康養分會不完全統計,2018、2019年度372個森林康養試點示范基地面積215.8萬公頃,總投資2598.9億元,總收入309億元,總利潤35.5億元,客流量1.34億人次,康養、生態與扶貧“三贏”。

  “每個人都應當學習中國經驗:對進步的考驗不是我們有沒有更多的錢,而是能不能為窮人提供足夠的支持。”菲律賓國家減貧委員會秘書長費龍可説。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中國減貧之路特別之處何在?”——2019減貧與發展高層論壇側記-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19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