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問渠哪得清如許?勿忘湖北“小河南”
2019-10-11 07:39:17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問渠哪得清如許?勿忘湖北“小河南”

  為南水北調源頭丹江口水庫建設跨省搬遷的大柴湖移民往事

移民們靠著肩扛車拉改造大柴湖。湖北大柴湖教育基地提供

丹江口水庫河南淅川移民安置到湖北示意圖。制圖:閆天雷

乘船下湖北大柴湖的河南淅川移民。湖北大柴湖教育基地提供

  有一年清明,楊俊道領著全家從湖北大柴湖回河南淅川掃墓。那時孫子楊凱還小,楊俊道指著水庫對楊凱説,“咱們家以前住的地方就在水裏面,為了建丹江口水庫搬走了,咱們的貢獻是不是很大?”

  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正式通水。楊俊道激動地對已經在北京工作的楊凱説,“我吃的是丹江水,你吃的也是丹江水。”

  上世紀60年代,4.9萬淅川移民集中搬遷到柴湖,這裏也成為全國最大的移民集中安置區。半個世紀過去,這裏一直説著河南話、唱的豫劇、吃的面條、喝的胡辣湯,日子還是按著老家河南淅川的規矩。柴湖也因此被稱為湖北的“小河南”

  “一條扁擔兩個筐,收拾收拾下鐘祥”

  全坑村的臨時碼頭是亂得不能再亂了。當時18歲的全淅林只記得到處都是人,幾乎所有人都在哭,只有第一次坐船的小孩高興。

  人們要麼坐在卡車上探出身哭著道別,要麼在押送家具的船上抹著淚朝岸上揮手。誰也沒時間注意墻壁上刷的“為革命搬遷”標語。1968年初,移民搬遷工作隊進了村,村裏的空墻都刷上了這條標語。當時這裏還是一片空地,後來水漲上來,成了臨時碼頭。

  全坑村隸屬于河南淅川縣,當時差兩天就是端午節。母親坐卡車走陸路,全淅林押著刷有自己名字的床板和一口箱子走水路。船上是家家戶戶的家當,石磨、犁耙、水缸、桌椅、箱櫃、耕牛,甚至是老壽木......摞得滿滿一船。一些人臨上車前還刨了半袋黃土帶上,一些人甚至挖走了一塊自家院子裏鋪的青石板。

  “一條扁擔兩個筐,收拾收拾下鐘祥。”全淅林回憶,其實沒什麼值錢的家當,移民們把能帶走的幾乎都拆了裝上船。

  兩年前,為了建設丹江口大壩,已經有一萬多名住在海拔130米以下的淅川移民,分兩批南下去了湖北鐘祥縣柴湖。柴湖通稱“大柴湖”。現在輪到海拔147米以下的第三批移民了,共三萬多人。

  1953年2月19日,毛澤東視察長江,提出“南方水多,北方水少,能不能把南方的水借給北方一些?”他用手中的鉛筆在地圖上久久地指著丹江口一帶。在這次視察中,毛澤東明確提出了“南水北調”的設想。五年後,在成都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興建丹江口水利樞紐工程的提議被批準。當年9月,丹江口水庫動工。

  1967年丹江口大壩下閘蓄水。淅川縣是丹江口水庫重點淹沒區。從1966年到1968年,河南、湖北兩省共搬遷38萬人,淅川縣的移民佔了20萬人。遷往湖北的淅川移民有7.5萬,其中,2.6萬人分散安置在當時的荊門縣,4.9萬人集中安置在當時的鐘祥縣大柴湖。

  有一些人任憑移民搬遷工作隊怎麼勸都不走,寧願在岸邊搭個草棚住。

  原來,早在丹江口水庫建設初期,淅川就有一批兩萬多人的庫區移民遷至青海,但適應不了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