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2019-09-22 12:22:3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鄭州9月22日電 題: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新華社記者王丁、林嵬、宋曉東

  豐收是對辛勤勞作的人民最好的饋贈。

  河南新鄭裴李崗村,地下埋藏著中國最古老的村莊,有著9000年的農耕歷史。95歲的村民代格妞經歷過戰亂、災荒,雖然早就過上了“不種地也有糧吃”的日子,但她仍然堅持自己種麥、收糧,每年在家裏存上200斤的糧:“糧食是咱老百姓的命根子。”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在河南省黃泛區農場九分場的麥田裏,農民操作大型收割機收獲小麥(2018年6月4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

  距代格妞家的“小糧袋”100公裏開外的十三朝古都洛陽,有個一千多年前的國家糧倉。相當于50個足球場大的回洛倉城裏建有700座內徑10米的藏糧倉窖,可儲糧3.85億斤,這個名副其實的國家糧倉為興盛的隋唐王朝奠定了基礎。

  大國糧倉,于民,是飽腹安身之本;于國,是安邦定天下之基。新中國成立70年,河南牢牢抓住糧食這個核心競爭力,豐糧倉、穩糧倉、優糧倉,在鄉村振興中努力實現建設農業強省的目標。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2)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在河南省黃泛區農場的一處曬場,工作人員在裝運小麥(2018年6月4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

  糧倉之豐 讓老百姓“吃飽飯”

  “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倉廩殷實是國家之福,百姓之盼,但對于中國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讓老百姓“吃飽飯”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事。

  地處黃河中下遊的河南糧産豐庶,但也災難深重。1942年,河南遭遇嚴重的自然災害,絕大多數地區幾乎顆粒無收。在河南新鄉劉莊村,劉樹峰家實在活不下去了,父母把大姐賣了換了兩間草房,二姐換了一鬥高粱,弟弟換了一鬥高粱和一鬥玉米,從那以後老媽媽每次喝高粱糊糊都哭著説,這是孩子換來的。那一年,河南百姓淪為災民,大小糧倉空空蕩蕩。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3)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在河南省黃泛區農場的一處曬場,一名工作人員在裝運小麥(2018年6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

  新中國成立後,解決糧食問題成為頭等大事之一,河南掀起了恢復糧食生産、興修農田的高潮。在劉莊村,劉樹峰和村民們一起挖坡填溝,把村裏700多塊不打糧的溝洼地整理成4大塊高産田;1952年,河南建成人民勝利渠引黃灌區;1955年,國家制訂並實施黃河治理總體綜合規劃,曾泛濫成災的黃河灌溉良田、哺育人民。河南糧食生産條件得以全面改善。

  1978年,家庭聯産承包責任制改革一聲號響,鼓舞著人民的幹勁,也開啟了科技豐糧倉的新篇章。那一年,出生在河南一戶普通農家的茹振鋼正值參加高考,小時候經常吃不飽的他,最大的夢想就是“讓全村人吃上白面饃”,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農學專業。“當時我立志一定要用科技讓中國人吃飽飯,讓中國糧倉裝滿糧。”茹振鋼説。40年來,茹振鋼培育出20多個高品質小麥品種,其中“矮抗58”抗倒、抗凍、抗病,每畝産量至少提升200斤。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4)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在河南浚縣王莊鎮一處麥田裏,一臺自走式智能噴灌機在進行噴灌作業(2017年3月9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

  佔世界7%的耕地,要養活全世界約20%的人口,中國人怎麼“吃飽飯”曾讓世界擔憂,但今天的河南,農田水利基礎設施不斷完善、農業技術不斷提升,大國糧倉迎來一個又一個豐收:2018年河南糧食總産量達1330億斤,是1949年的9.32倍;河南用全國1/16的耕地生産了全國1/10的糧食。1978年,還“吃不飽”的河南需要從十多個省調入糧食;2018年,河南向全國調出糧食及其制成品400億斤,糧食生産成為河南的一大優勢、一張王牌,為全國人“吃飽飯”作出貢獻。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5)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一群學生在洛陽回洛倉遺址內參觀(2019年8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

  糧倉之穩 守衛新時代豐衣足食

  進入20世紀90年代,告別了饑餓與短缺,連年實現豐收的中國如何繼續抓好農業、穩住糧倉,成為治國安邦的一項考驗。

  如果將新中國成立後70年的糧食産量繪成一條曲線,會發現這條增長線在1985年和2000年左右有兩個明顯的凹點,這曾是中國糧食生産的危險信號,在河南尤為凸顯。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6)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在河南省黃泛區農場九分場的麥田裏,農民操作大型收割機收獲小麥(2018年6月4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

  1997年,河南鄲城縣農民賈雲飛和村裏十來個年輕人南下打工。賈雲飛説,當時都説種糧不如打工,有錢不怕沒糧吃。1997年後河南出現了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波及范圍最大的一次糧食“賣難”,最嚴重時,河南小麥庫存達2500萬噸,出現了“賣不掉、裝不下”的局面。在基層工作30多年的河南新蔡縣農業農村局副局長任希山記得,當時社會上出現一種錯覺,認為糧食太多了,不用種糧了。從1998年到2003年,我國糧食産量“五連跌”直接導致糧價上漲、物價跟漲。“2003年白面價格一直漲,還有謠傳説糧庫要空了,嚇得我趕緊在家裏囤了四五袋面。”賈雲飛説。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7)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在河南省黃泛區農場九分場的麥田裏,農民操作大型收割機收獲小麥(2018年6月4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

  糧倉穩、天下安。立足保障糧食基本自給的方針,我國一面加大農業投入,調動農民種糧積極性、減輕農民負擔,一面開啟“穩糧倉”的改革,建立了糧食風險基金制度、“糧袋子”省長負責制,還成立了中國儲備糧管理總公司。“種糧給補貼,耕田不納糧。農民得實惠,一心奔小康。雨露澤華夏,黨恩永不忘。”2005年,三門峽市南梁村建起了一座3米高的“感恩碑”,這是村民為了感謝國家免徵農業稅自發豎起的。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8)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為1990年,河南省滎陽縣(現滎陽市)一位農民開著手扶拖拉機把剛收割的小麥運回家中(新華社記者王頌攝);下圖為2019年5月29日,無人機拍攝的在河南省舞陽縣文峰鄉焦樓村一處麥田裏,農民將收獲的小麥裝車(新華社記者李安攝)。新華社發

  種糧有支持,賣糧有保障,農民有了“主心骨”,糧倉越扎越穩。

  三農工作連續10多年寫入中央“一號文件”,像是一個信號,又一次吸引了賈雲飛。“不管啥時候,糧是根本,農是基礎,國家糧倉必須穩住。”時隔20年,賈雲飛主動回到老家承包2000畝土地,成為新時代的“守倉人”。如今,賈雲飛這樣的“守倉人”越來越多,在河南有超過12.3萬個農民專業合作組織和4.7萬名種糧大戶,他們規模化經營、機械化作業、科學化種糧,守衛著新時代的豐衣足食。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9)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為1997年,在許昌縣的一座糧庫內,一位工作人員在清掃場地,準備攤曬小麥(新華社記者王頌攝);下圖為2016年6月15日,在河南省方城縣一處糧食收購點內,工作人員使用傳送機將收購的小麥入庫(新華社記者李安攝)。新華社發

  糧倉之優 努力打造糧食生産核心區

  “麥秀兩歧、穰穰滿家”,豐收成為綻放在中原大地上的不敗之花,把河南的小麥抓在手裏,全國的豐收就有了基礎。然而,伴隨著“糧滿倉”的喜悅,糧食生産品質不夠高、結構不夠優、效益不夠好等問題開始凸顯,“大而不強”成為河南“豐收的苦惱”,“糧倉不優”的短腿制約了農業現代化的腳步,農民辛苦種糧不賺錢、企業守著糧倉喊“缺糧”的尷尬局面深深地刺痛著河南。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0)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為1993年,在河南省新鄭縣(現新鄭市),農業技術員在為麥田噴灑農藥(新華社記者王頌攝);下圖為2017年3月9日,無人機拍攝的工作人員駕駛農用機械在河南浚縣八裏莊村一塊麥田裏噴灑農藥(新華社記者李安攝)。新華社發

  為了破解這些問題,河南加快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打造“優質糧倉”。“黎陽收、顧九州”,古稱黎陽的河南浚縣,一直是重要的糧食産區。金秋時節,浚縣30萬畝高標準糧田裏洋溢著豐收的喜悅。這裏曾是河南小麥高産的標桿,但在2016年,地邊“高産創建實驗田”的牌子調整為“優質麥基地”。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1)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為1988年,在河南省密縣(現新密市)的一塊麥田裏,一位村民帶著孩子在割小麥(新華社記者王頌攝);下圖為2019年5月29日,在河南省舞陽縣保和鄉十裏鋪村一處麥田裏,農機手操作機械收割小麥(新華社記者李安攝)。新華社發

  從“高産”到“優質”,絕不是簡單地換個詞,而是河南糧食種植結構調整的寫照。河南不斷優化糧食生産結構,優質專用小麥種植面積由2016年的600萬畝發展到2018年的1204萬畝,翻了一番。同時,河南還加大推進“藏糧于地”“藏糧于技”。截至2018年底,河南建設高標準糧田6163萬畝,糧食作物良種覆蓋率達97%以上,全省農業科技貢獻率達到60.7%,努力打造國家糧食生産核心區。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2)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工作人員在河南省漯河市臨潁縣一家方便面生産企業的車間內作業(2018年11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

  “實踐證明,優質糧食是最寶貴的經濟資源。”河南省農業農村廳廳長申延平説。在充足的優質原糧供應保障下,河南緊抓“糧頭食尾”“農頭工尾”,發展壯大糧食加工業。曾經名不見經傳的農業縣臨潁,已擁有食品加工企業120多家,年糧食總加工量達到300萬噸,盤活了周邊20多個縣的余糧市場。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3)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

  工作人員在河南省漯河市臨潁縣一家休閒食品生産企業的車間內包裝華夫餅(2018年11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

  農業興、百業興。在“優質糧倉”的支撐下,河南農産品加工業穩中有增,食品工業成為河南萬億元支柱産業,推動經濟社會發展,支撐著河南向農業強省邁進。

  年豐時稔糧滿倉,百姓殷實國興旺。中原大地、沃野千裏,不僅收獲著歲歲豐收的喜悅,更播撒出鄉村振興、民富國強的期盼。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大國糧倉的新時代交響——河南農業70年觀察-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5024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