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紅色的傳承,藍圖的起點——新中國孕育與發展的“東北記憶”
2019-09-18 14:13:1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沈陽9月18日電 題:紅色的傳承,藍圖的起點——新中國孕育與發展的“東北記憶”

  新華社記者王振宏、馮雷、強勇、段續

  九位衝鋒戰士冒著炮火奮勇向前——錦州遼沈戰役紀念館展廳這幅主題為“決戰決勝”的大型浮雕,讓人倣佛置身71年前在東北大地上燃起的紅色硝煙。這場改變中國革命時局的關鍵之戰,展現了黨中央戰略布局的運籌帷幄和革命戰士浴血奮戰的巨大偉力,更傳達出民心所向和歷史必然。

  重溫那一幕幕歷史畫卷,不難發現,東北這片廣袤的土地,不僅見證了新中國成立的第一縷曙光,也記錄著新中國建設特別是工業化發展的崢嶸歲月。

  “跟我上”與“給我上”的較量——這裏,見證著中國共産黨人衝鋒在前的紅色傳奇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2)紅色的傳承,藍圖的起點——新中國孕育與發展的“東北記憶” 

  2017年4月3日拍攝的在遼寧省葫蘆島市塔山革命烈士陵園舉行的“祭奠塔山英烈、緬懷革命前輩”紀念活動。新華社記者 楊青 攝

  墓碑默立,蒼松偎依。遼寧葫蘆島塔山阻擊戰革命紀念館外金風送爽。然而在71年前,這裏曾連續六個晝夜硝煙彌漫。

  “敵人各種口徑的炮彈和飛機投下的炸彈、凝固汽油彈、火焰彈,像雨點般地落在白臺山七號陣地上,兩步一彈三步一坑,陣地幾乎被炸翻了。”參加過遼沈戰役塔山阻擊戰的老戰士仇福林回憶説。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3)紅色的傳承,藍圖的起點——新中國孕育與發展的“東北記憶”

  2018年4月11日,觀眾在遼寧錦州遼沈戰役紀念館參觀。新華社記者 楊青 攝

  1948年10月10日,為支援攻打錦州,東北野戰軍在距離錦州30公裏的塔山阻擊國民黨“東進兵團”,以8個師的兵力對抗敵人11個師。在這場直接影響遼沈戰役結局的戰鬥中,我軍擊退“東進兵團”數十次猛烈進攻,為攻克錦州贏得寶貴時間。

  塔山既無塔也無山,東北野戰軍只能就地挖壕溝禦敵。四縱12師副營長鮑仁川帶領戰士構築工事,聽到對面國民黨督戰隊喝令“給我上”,看到敵人在炮火掩護下蜂擁而至,他不顧通訊員的阻攔拔槍率先衝了出去。

  整個戰役,東北野戰軍各級指揮員均靠前指揮。第九縱隊總攻錦州時,當兩個營進入突破口,師長隨即跟進指揮,兩個團進入突破口,縱隊首長跟進指揮。在攻打義縣的戰鬥中,東北人民解放軍炮兵司令員朱瑞親自到突破口考察,不幸觸雷犧牲。

  知政失者在草野。在東北人民全力支持下,僅用52天,東北野戰軍就徹底擊潰了擁有全套美式裝備的國民黨部隊。

  “人民軍隊指揮員‘跟我上’與國民黨軍督戰隊‘給我上’的較量,往往是戰場上決定勝負的關鍵。”渤海大學政治與歷史學院副教授劉寶軍説。

  在眾多史學家看來,包括遼沈戰役在內的解放戰爭最終結局,其實早已注定。

  抗戰勝利後,中國面臨兩種命運抉擇。蔣介石妄想在中國建立自己的獨裁政權。而中國共産黨主張建立一個和平、民主、自由、平等的新中國。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這才是我黨領導的革命戰爭最終獲勝的根本原因。”遼寧省社科院副研究員孟月明説。

  東北民主聯軍(1947年更名為東北人民解放軍)自1945年在東北組建,屢屢以弱勝強不斷壯大,從最初的13萬人,到遼沈戰役開始前,擁有野戰部隊70萬人、地方部隊30多萬人。這與廣大群眾的支持密不可分。

  “父送子、妻送郎,兄弟爭先上戰場。”91歲的哈爾濱市委黨史研究會副會長林楠回憶當年的動人場面:青年人戴著大紅花參軍,壯年人推著小車支援前線,婦女們聚到一塊納軍鞋,踴躍支前。

  “遼沈戰役特別是錦州之戰的勝利,為新中國成立迎來第一縷曙光。”從事相關研究30多年的遼沈戰役紀念館副館長郭榮輝説。

  遼沈戰役的結局震驚全球。路透社報道稱,“國民黨在滿洲的軍事挫敗,目前已使蔣介石政府比過去二十年存在期間的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崩潰的邊緣。”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在1948年11月6日給國務卿馬歇爾的報告中不得不承認,“我們非常不願意地得到這樣的結論‘國民黨現政府之早日崩潰是不可避免的了’。”

  此役勝利後,國民黨總兵力下降到290萬人,解放軍總兵力上升至300萬人。“中國的軍事形勢現已進入一個新的轉折點,即戰爭雙方力量對比已經發生了根本的變化,”遼沈戰役結束後的第5天,毛澤東為新華社撰寫評論《中國軍事形勢的重大變化》説,“這是中國革命成功和中國和平的實現已經迫近的標志。”

  “跟著共産黨有飯吃”——這裏,印證著黨為人民謀幸福的不變初心

  塔山阻擊戰前,塔山一帶的樹木被國民黨軍砍伐一空。正當我軍為修築工事著急時,塔山村農民王樹德主動獻出埋藏在地窖裏的三間房的木料。國民黨軍修工事時曾逼要木料,把他打得死去活來。

  今年49歲的王貴小時候常聽爺爺王樹德講起這事,他好奇地問為什麼願意捐給解放軍。“跟著共産黨,我們窮人有飯吃!”爺爺的話至今印在他的腦海。

  得人心者得天下。國防大學教授徐焰説,中國共産黨領導的解放戰爭之所以這麼快能贏,關鍵在于政策得人心,其中一個重要的政策就是土地改革。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9)紅色的傳承,藍圖的起點——新中國孕育與發展的“東北記憶”

  黑龍江省尚志市元寶村的樓房和別墅(2019年4月24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王建威 攝

  黑龍江省尚志市元寶村被稱為“土改第一村”。82歲的老人羅慶寶説起這段歷史仍眼角含淚。73年前,他還是村口放哨兒童團的一員,那時候這裏被稱為“光腚屯”。“有的夫妻倆只有一條褲子,誰出門誰穿。”他説,土改後分了房子、分了地、分了手推車,“沒有共産黨,就什麼都沒有。”

  “徹底廢除了幾千年的封建土地制度。”中國近現代史史料學會副會長王建學説。土地改革從東北解放區開始大規模推進,我黨土地政策從實行減租減息轉變為實現“耕者有其田”,廣大農民真正翻身成了土地的主人。

  “東北地區的解放,吹響了全國解放的衝鋒號。”中共黑龍江省委史志研究室研究員張洪興説。作為中國革命鞏固的戰略後方,在中共中央領導下,東北肩負起支援全國解放戰爭的艱巨任務。

  僅在1949年,整個東北解放區就調運給中央80萬噸糧食、150萬立方米木材;支援華北解放區20萬噸糧食,支援關內解放戰爭物資302萬噸。

  東北解放後,在全國率先將工作重心從戰爭轉向經濟建設、從鄉村轉向城市。

  70年風雲際會。新中國從一個積貧積弱的國家,一躍成為當今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百姓的生活也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5)紅色的傳承,藍圖的起點——新中國孕育與發展的“東北記憶”

  在吉林省吉林市萬昌鎮,農民駕駛收割機收割水稻(2018年9月18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許暢 攝

  進入新世紀,在我國重要的糧食産區吉林省,前郭縣達裏巴鄉四家子村農民譚業君驚喜地發現:“自古就有的‘皇糧國稅’沒了!”2004年,我國實行減徵或免徵農業稅的惠農政策。2006年,全部取消了農業稅,9億多中國農民因此受益。

  “真是沒想到,這場大病才花了這麼一點錢,真心感謝共産黨。” 83歲的遼寧西豐縣宣化村農民李淑梅,去年冬天因一場急性闌尾炎住進醫院。原本怕花錢不願去住院的她,沒想到手術加住院總共費用4530元,她自己只需承擔454元,除了醫保報銷一部分,剩下的住院費縣裏給入的“健康保”全部報銷了。從遼寧率先起步的中國社會保障制度改革,隨著不斷完善,已讓越來越多的人體會到身處新時代的幸福感。

  沒有終點站,只有連續不斷的新起點。這裏,印證著黨為人民謀幸福的不變初心。

  從“奠基者”到“再出發”——這裏,開啟著新中國現代化建設的藍圖

  第一爐火紅的鋼水在這裏噴涌,第一架噴氣式殲擊機在這裏騰空,承載幾代人夢想的航母“遼寧號”從這裏啟航、縱橫遠洋……

  東北不僅曾為全國解放戰爭時期的穩固後方,也是新中國現代化特別是工業化起步發展的重要基地。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7)紅色的傳承,藍圖的起點——新中國孕育與發展的“東北記憶”

  在哈電集團哈爾濱電機廠,工人在進行水輪機頂蓋的焊接生産(2019年9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王建威攝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紅色的傳承,藍圖的起點——新中國孕育與發展的“東北記憶”

  2019年7月5日,工人在鞍鋼集團鞍鋼股份煉鐵總廠新四號高爐進行生産工作。新華社記者 潘昱龍 攝

  為了建設先進的工業國這一目標,新中國成立後,我國在東北率先繪制新中國建設的藍圖:鞍鋼、第一汽車制造廠、哈爾濱電機廠、吉林化學工業公司……“一五”時期,新中國在全國范圍內新建、改建了156個重點建設項目,其中有1/3的項目落戶東北,為新中國建設奠定了堅實的工業基礎。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6)紅色的傳承,藍圖的起點——新中國孕育與發展的“東北記憶”

  工人在中石油吉化公司千萬噸煉油基地進行維護作業(2015年9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 林宏 攝

  如今的中石油吉化公司前身是吉林化學工業公司,這裏生産出了新中國第一桶染料、第一袋化肥、第一爐電石,被譽為“共和國化學工業長子”,化工産品源源不斷地從松花江畔發往全國各地。

  1965年末,化工部下達1966年生産計劃,把吉化化肥廠合成氨的生産計劃調增為年産30萬噸,在工作量早已飽和、卻又新增加的任務量面前,時任廠長王芝牛發出誓言:“就是頭拱地也要把這座山背起來。”他帶領全廠職工“革命加拼命”,提前7天完成了生産任務,吉化的“背山精神”由此而來。

  火熱的革命建設熱情,讓東北涌現了眾多影響全國的榜樣力量。“寧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鐵人王進喜的誓言,影響了幾代中國人。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8)紅色的傳承,藍圖的起點——新中國孕育與發展的“東北記憶”

  這是大慶油田一處四面環水的叢式井平臺井組(2019年6月27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王建威 攝

  2019年9月26日,將迎來大慶油田發現60周年紀念日。主導科技創新讓大慶油田原油産量不斷遞增、進而跨入世界特大型油田行列的“第二代鐵人”王啟民説:“緬懷鐵人、追憶鐵人,更要對照鐵人、時刻審視自己,看自己是否堅定理想信念,是否堅持吃苦在前,是否做到盡心盡職。”

  相比往日的輝煌,進入改革開放新時期,東北體制機制不活、思想觀念落後、市場化程度不高,一度陷入了發展困境。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作出了實施新一輪東北振興戰略的歷史性決策,涉及體制機制、結構調整等一批關鍵領域的改革邁入深水區,東北正在努力擺脫制約,逐步走出低谷,全力爬坡過坎。

  “東北有著一大批‘大國重器’生産企業,工業基礎雄厚,還有著廣袤的平原和肥沃的土地,是我國産業安全、糧食安全的重要支撐。”吉林大學經濟學院教授丁肇勇説。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4)紅色的傳承,藍圖的起點——新中國孕育與發展的“東北記憶”

  這是中車長客為以色列特拉維夫紅線輕軌項目研制的列車(2019年4月16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博宇 攝

  從保障中國飯碗,到鍛造國之重器……去年10月,全球首臺球床模塊式高溫氣冷堆蒸汽發生器在哈電集團通過驗收;今年3月,沈陽新松港口移動機器人正式進駐新加坡這一全球最大中轉樞紐港,成功開拓室外重載移動機器人這個特殊市場領域;今年4月,中車長客股份公司為以色列特拉維夫紅線輕軌項目研制的首列車在長春下線,這是我國100%低地板列車首次出口發達國家。

  改革創新不斷釋放東北的發展引力。繼去年底寶馬集團向沈陽追加投資41億美元之後,今年5月以來,萬達集團、騰訊集團、恒大集團先後來到沈陽,加大在東北的投資。

  碧空藍海,千帆競發。不久前,2019全國帆板錦標賽在錦州海岸舉行。這座擁有紅色傳承的古城,正大力發展海洋旅遊産業,開拓藍色發展空間。

  長風巨浪,更當中流擊水。見證過中國紅色轉折和藍圖起點的東北,正繪就廣闊的跨越發展新藍圖。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紅色的傳承,藍圖的起點——新中國孕育與發展的“東北記憶”-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501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