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石頭縫裏“擠”石油
2019-09-15 07:33:03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腳下蘊藏的頁岩油,能以億噸級計算。可是,它的滲透率超低,要把勘探數字變為成桶成桶的石油,必須想辦法把油從石頭縫裏‘擠’出來,這可是一道大難題!”面對記者,大港油田頁岩油勘探開發研究所副所長官全勝既興奮,又擔憂。

  今年35歲的官全勝,此時住在一個鐵皮房子裏。雖然已近中秋,又有風扇在吹,裏面依然悶熱難耐,待一會兒就一身汗。為解決技術難題,保障頁岩油穩産,他全然顧不上這些。

  房子外面,是一片被農田包裹的空地。不遠處,採油的“磕頭機”點頭抬頭,日夜不息。高高架起的鑽井“隆隆”作響,不知疲倦地探尋地底的奧秘。

  在現場,記者發現兩口油井。乍看上去,並沒有特殊之處。沒想到,這就是大港油田已經投産的兩口頁岩油井——官東1701H井、官東1702H井。如今,兩口井持續穩産400多天,單井日産量15-25立方米,累計産油超過1.5萬立方米。

  “大港油田發現陸相頁岩油億噸級增儲,實現兩口頁岩油井穩定工業化開發,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大港油田公司總經理趙賢正自豪地説。

  西方地質學家曾給頁岩油開採“扣帽子”:“海相生油,陸相不能生油”。事實上,世界上發現的石油資源大都處在海相地層,陸相地層的潛力不被看好,而大港油田就處在陸相地層。之前,國內多個油田嘗試開採頁岩油,可單井出油有限,一直未能實現工業化生産。

  站在辦公室的油田勘探地圖前,大港油田公司副總經理周立宏介紹,國際能源署預測,中國頁岩油可採資源量有50多億噸,僅次于俄羅斯和美國,排全球第三,主要分布在中新生代陸相湖盆富有機質頁岩中。“對頁岩油的工業化開採,既然沒有經驗可循,就需要大膽探索,必須有人‘第一個吃螃蟹’”。

  不同于流動的石油直接鑽取,開採頁岩油必須直接從生油母岩中提取,通俗説就是“在石頭縫裏採油”。而其關鍵,是了解石頭縫隙的構造。如同要分清一個漢堡裏,牛肉、生菜究竟誰在上、誰在下。

  走進四五層樓高、有序排列的大港油田岩心庫,從地下取出的圓筒狀岩心層層排列。其中,一段連續500米長的岩心最是特別。抽出一截,放在手中端詳,暗青色,沉甸甸。放到電子顯微鏡下觀察,岩石縫隙中油氣“夾心”呈現的熒光清晰可見。

  趙賢正説,看待頁岩油開採,理念創新很重要。“頁岩油的儲集能力多用納米級來表徵,根本不具備自然産能。改造之後,便不再是‘鐵板一塊’,而是蘊藏著大量油氣。經過大型體積壓裂後,獲得工業産能。”

  為此,大港油田從基礎研究入手,安排了500米的連續取心井。在分析測試基礎上,獨立自主創新研究,揭示出陸相盆地頁岩油高豐度、高脆性控制機理和分布規律,初步形成了19項勘探開發配套技術。通過注水、加砂等方式,增加地下壓力,在岩石中大規模人工造縫,將頁岩油像擠牙膏一樣“擠”出來。

  149天揮汗如雨。當深黑色的頁岩油從井口噴涌而出的那一刻,官全勝和同事們激動得跳了起來:“過去總説有潛力,現在潛力終于變成了實力!”

  如今,在大港油田,更多的頁岩油正被開採出來,徹底打破了陸相地層“有油採不出”的尷尬局面。根據規劃,大港油田計劃今年産頁岩油5萬噸,到2025年頁岩油整體增儲3億噸,年産頁岩油50萬噸。中國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副院長鄒才能認為:“大港油田的探索是我國陸相頁岩油工業化開採上的一次突破。”

  美國石油地質學家哈伯特將一個地區石油産量達到峰值後,不可避免開始下降的自然規律稱之為“鐘形曲線”。鄒才能説,在“鐘形曲線”開始籠罩我國東部老油田的當下,渤海灣、松遼、鄂爾多斯、準噶爾等大型沉積盆地以及許多“小而肥”的中小型盆地,可以將大港油田的經驗作為“他山之石”,實現“老樹發新枝”。

  野外的夜晚,滿天星鬥閃爍光芒,猶如無數銀珠,鑲嵌在深黑色的夜幕。偶有微風拂過,帶來絲絲涼意。可這樣美的夜,官全勝也顧不上留戀。他匆匆回家,帶上幾件換洗衣服,又鑽進鐵皮房子,和同事們一道,繼續尋找深藏在石頭縫裏的頁岩油。(記者王明浩、毛振華)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綠城秋色美
綠城秋色美
瞰豐收——五彩大地碩果豐
瞰豐收——五彩大地碩果豐
“世界最大白鶴群”朋友圈在擴大
“世界最大白鶴群”朋友圈在擴大
香港舉行中秋彩燈會
香港舉行中秋彩燈會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4996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