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水幕”裏到底有多少水分和黑幕
2019-07-05 08:10:3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日前,導演陳熙網上實名舉報稱,2018年仍為國家級貧困縣的河北省張家口市萬全區,斥資4000萬元搞水幕電影項目,經層層倒手轉包後,最終執行環節投入縮水為135萬元。“貧困縣”和“4000萬”,這樣的字眼一對比,自然讓人産生種種不解和質疑。7月1日,河北省領導對該事件作出批示,要求認真調查核實,依法依規依紀嚴肅處理。

  “水幕”裏到底有多少水分和黑幕?這是當下公眾最想知道、也最為關心的地方。在探討該事件前,我們不妨先了解一下水幕電影。水幕電影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電影,而是將光束照射在水面、展示出立體電影效果的一種多媒體技術。它的誕生和發展只有30年左右,早期僅出現在一些發達國家的大城市。近年來,我國一些城市陸續引入。

  2000年9月,南京市鼓樓區政府曾投資1600萬元從英國引進水幕電影,運行11年後黯然謝幕。當時,曾引發媒體和社會輿論的廣泛質疑,有業內人士分析稱,停運是因為水幕電影運營和維護“太燒錢”——放一場電影成本高達10萬元,買一部水幕影片要花60萬元,這還不算日常的電費、水費、場地費、維修費等。

  時代發展很快,有些地方的步子邁得也很大。萬全區啟動水幕電影項目的時候,頭上還帶著“貧困縣”的帽子,和水幕電影的奢侈華麗確實不太協調。我們經常批評一些年輕人盲目攀比、追逐名牌、超前消費,那麼同樣的道理放在地方政府身上,當然也是適用的。

  事實上,類似的教訓也已經屢見不鮮。比如,今年1月,國家級貧困縣甘肅榆中因斥巨資“造景”“造門”,陜西省韓城市因在高速出入口建設超大體量假山疊瀑,就曾被住建部通報。貧困地區屢屢出手闊綽,耐人尋味。同時也讓我們反思,這或許應該被當作一種現象來看待,而不是具體個案。而揆諸這些案例,我們不難發現,這些奢侈的大工程,不僅在名義上欠缺必要性,在程序上也往往欠缺正義性。

  比如萬全區的水幕電影項目,我們看到的是,最基本的法制程序都得不到尊重。首先,對于一個貧困區來説,4000萬的巨資不是小數目,這樣的開支,尤其還是事關民眾福祉的項目,在上馬之前,應有充分的論證、公示和徵求意見。但遺憾的是,等到我們關注到此事,木已成舟,而且是艘“殘舟”,怎不令人詫異和生氣?

  而哪怕是過了民意這一關,在隨後的招標過程中,也應做好前期宣傳,也必須對投標的企業進行資格審核和相應的調查,最終通過比較優劣,才能選出合作方。且在整個過程中,還要充分曝光,接受社會監督。然而,據界面新聞報道,這次招投標卻是投標人與投標公司臨時捆綁、項目關鍵性工作疑被分包、報價明細與舉報者所述相差甚遠……

  從工程的交付結果來看,去年8月項目就已試運行,但至今仍未達到招標要求的標準,尚在進行優化調試,何時達標尚無明確答案……一句話,這場到現在還難以兌付的工程,更像是拼湊出來的作品,而不是精心打造的工程。

  這背後,不僅有大量水分可以擠,恐怕還有不少黑幕可以揭。如果存在權錢交易等違法犯罪行為,該事件的性質就遠遠不是不合理、不規范那麼簡單。

  以上種種暴露出一些地方政府部門及其負責人,還是存在輕民意、重政績的工作態度,還是存在輕程序、重目的的工作方式,還是存在輕實際、重形式的工作思路。如果這些不從思想深處改變,類似貧困地區造出奢侈品的奇聞,還會不斷發生。

  這次萬全區的“水幕事件”,或許可以舉一反三,形成一個典型案例,鏡鑒後來者。(與歸)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訪“中國鋼琴之鄉”
探訪“中國鋼琴之鄉”
山西交城:母女傳承古老堆綾技藝
山西交城:母女傳承古老堆綾技藝
北京世園會迎來“湖北日”
北京世園會迎來“湖北日”
廣西柳州:“小戲迷”進村記
廣西柳州:“小戲迷”進村記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4712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