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60年治理 陜西榆林860萬畝流沙重披綠裝
2019-04-07 11:41:5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西安4月7日電 題:60年治理 陜西榆林860萬畝流沙重披綠裝

  新華社記者 姜辰蓉、李華

  陜西省榆林市地處毛烏素沙漠,風沙肆虐、土地貧瘠曾長久困擾著當地。上世紀50年代以來,大規模的生態治理在這裏展開。經過60多年的持續治沙造林,如今榆林沙化土地治理率已達93.24%,860萬畝流動沙區重新披上了綠裝。

  “愚公”固沙

  榆林境內沙漠面積為4.22萬平方公裏,沙區佔到榆林總面積的56%以上。在榆林市靖邊縣東坑鎮毛團村98歲的郭成旺老人的記憶中,40多年前,毛團村周邊都是黃沙,有時候一場風刮過,地裏的莊稼就被沙子全埋了,村裏人吃飯燒柴都很困難。

  為了改變這種情況,1985年,已經年過花甲的郭成旺承包了村子周邊的沙地種樹。“當時我就想種上樹,擋住風沙,再給村裏人弄點柴燒。”郭成旺説,“開始的那些年,風沙太大了,種下的樹常常一晚上就給刮出來。”郭成旺咬著牙繼續種,樹木慢慢扎根,扛住了風沙,逐漸成林。

  郭成旺年紀大了,他的兒子、孫子、曾孫子們接手繼續種樹。治沙造林在郭家已經成為一種傳承的信念。憑著這種“愚公移山”的精神,他們將4.5萬畝黃沙變成了樹林。

  “我爺爺那時候主要種的是楊樹,我們現在種的是樟子松。去年我還試著栽上了蘋果樹,過幾年應該就能挂果了。”郭成旺的長孫、今年49歲的郭建軍説。如今的毛團村不僅再不懼風沙侵襲,還成為當地遠近聞名的蔬菜基地。

  幾十年來,榆林像郭成旺一樣的“愚公”還有幾萬名,他們成為毛烏素沙漠治理的重要力量。

  科學治沙

  幾十年間,原本有著“駝城”之稱的榆林,森林覆蓋率從0.9%提高到如今的33%,860萬畝流沙全部得到固定和半固定,明沙已經難覓蹤影。陜西省治沙研究所副所長史社強為這個成效感到自豪。他説,中國的治沙技術在毛烏素沙漠治理實踐中,不斷應用、改進和提高。

  “上世紀60年代,榆林市在全國首創飛播技術。飛播並非把種子撒下去就行,地點、時間和種源都有講究。當時沒有定位係統,地面人員拿鏡子或紅旗站在四角,提示飛播區域。”史社強説,經過反復試驗,種源最終確定為花棒等5種易活灌木,600多畝沙地通過飛播技術得到治理。

  與飛播同期推進的是,從中國東北地區引進了樟子松,填補毛烏素沙漠缺少常綠樹種的空白。“經過十幾年的觀察,我們逐步掌握了樟子松育苗、造林的成熟技術,成活率提高到90%以上。”史社強説。

  從一棵樟子松也沒有,到如今的130多萬畝,毛烏素沙漠邊上的榆林發生了令人驚訝的變化。 榆林市氣象局數據顯示,2000年至2018年,沙塵天氣呈現明顯減少趨勢。2000年全市發生沙塵暴40天,2014年以後幾乎再也沒有發生過。

  隨著榆林林草面積的不斷擴大,以史社強為代表的治沙科技工作者著手進行新的研究。“榆林的植被面積大了,但是植被種類還比較單一。我們這些年陸續引進彰武松、班克松、長白松等樹種,探索不同樹種的混交種植,希望能不斷改造和提高質量。”史社強説。

  生態重建

  張應龍是榆林市的一名 “治沙大戶”。2003年,張應龍承包了毛烏素沙漠300平方公裏的無人區。經過16年的治理,這片沙區植被覆蓋率已經從3%提高到65%。經過不斷探索,他還總結出“保水保養分”等多種沙區植樹模式,38萬畝的林草地來源于此。

  近年來,單純的治沙造林並不能讓他感到滿足,重構毛烏素的自然生態係統成為他新的追求。為此,4年前他在治沙基地中引進了澳洲特有的鴯鹋,目前這些鴯鹋已經安居繁育成功。

  張應龍準備今後將這個不斷壯大的鴯鹋“家族”放養在初步進行生態修復後的毛烏素沙漠中,以此實現“動植物生態圈”的重建。“把鴯鹋放到林地裏,能清理樹下雜草,減輕防火壓力。它們將會成為沙漠生態係統實現自我循環的重要一環。”他説。

  不僅如此,張應龍還利用毛烏素沙漠天然形成的“新月狀”沙丘,試驗種植葡萄、藍靛果等經濟作物;自建試驗田,種植藍莓、黑莓、沙地紅棗。他不斷地嘗試,希望能找到最適合當地的模式,撬動毛烏素沙漠的生態經濟,讓沙區也能變為“瓜果之鄉”。

  “現在植被好了,生態效益有了。但是我還想‘沙裏淘金’,讓沙漠産生經濟價值,為沙區群眾找到一條‘生態致富路’。”張應龍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程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春至錦屏景如畫
春至錦屏景如畫
清明出遊
清明出遊
鄭州:綠道連城鄉山水 綠城更詩意棲居
鄭州:綠道連城鄉山水 綠城更詩意棲居
小長假裏遊古鎮
小長假裏遊古鎮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0691124335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