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春運志願服務暖冬行動》回眸:最後一班崗
2019-03-19 07:15:54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3月1日,為期40天的春運平穩順利結束。與此同時,2019年中國青年志願者服務春運“暖冬行動”也落下帷幕。廣大青年志願者在這一天正式結束春運服務工作。

  記者發現,雖然春運高峰已經過去,但北京西站的返程旅客依然很多,其中大部分為進城務工人員。“現在的人已經少很多,春運高峰時期,旅客都擠到屋子裏了。”北京西站地區志願服務協會的馬菡在北京春運志願者之家説。

  馬菡是來自首鋼工學院的一名學生,春運期間她全程參與了北京西站地區志願服務活動。她告訴記者,最近幾天宿舍室友都已經返校,一直催促自己回去。“她們都是提前回校,我一般臨開學才能回去”。

  談起即將結束的春運,馬菡覺得時間過得很快。這期間,為了保障按時到崗,她每天都提前到達,“基本上都是提前過來,一般7點上崗6點半就要到,不能卡著點過來。”為此,家住石景山區的馬菡每天早上5點就要起床。

  正是由于這個原因,春運剛開始時,馬菡還有點小猶豫,“春運這麼長時間,天天這麼早起嗎?不過現在往前看,其實也就這麼過來了。”她告訴記者,自己的春運時間是伴隨著回答問題度過的,感覺時間過得很快,但現在客流量下降了,崗位上空閒時間多了,反而覺得過得慢。

  春運期間,北京西站的客流量比平時增加數倍,對志願服務也造成了很大壓力,為此北京西站地區志願者協會增加了更多崗位,“春運的時候有30多個崗,平時沒有這麼多,一般出了地鐵,南廣場北廣場都有志願者。”馬菡介紹説。

  面對數量眾多又著急趕路的旅客,馬菡表示人多的時候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可能擰個瓶蓋的時間,就會有人問你,去什麼地方,怎麼走,等等。”

  隨著春運旅客壓力增大,突發情況也需要青年志願者及時處理。春運期間,旅客行李比較多,在上下扶梯的時候,經常會遇到行李不穩掉下來的情況,這時除了專門的電梯工,青年志願者也需要密切注意,一旦發生類似情況,及時關掉電梯,保障旅客安全。

  馬菡介紹説,面對旅客突發疾病或暈倒的情況,青年志願者也需要及時作出處理,一方面附近的志願者要及時通知醫療人員,另一方面還要維持好秩序,保證患者周圍空氣流通順暢。

  對于春運的繁忙,同為北京西站志願服務協會的覃振模告訴記者,“有時候感覺一張嘴都不夠用”。在咨詢臺服務時,周圍很多人圍著志願者問,這時候不僅要快速而有耐心地回答每一個問題,還需要靈活應對,比如與一個詢問去昌平某地地鐵線路的人相比,優先回答去洗手間怎麼走,這樣既速度快也能根據需求的不同程度合理處置。

  覃振模是來自中國勞動關係學院的大四學生。從大一下半學期開始,每到自己空閒的時候,他都會來西站做志願服務。“我剛上大學是2015年9月,而北京西站地區志願者協會是在2015年10月成立的,可以説我上大學和協會成立是同年的。”2018年12月,完成申報公示後,他被評為西站地區的五星級志願者。

  談到做志願者,他告訴記者曾經有段時間自己“也想過放棄”。大二之前,覃振模在中國勞動關係學院涿州校區學習,冬天,為了趕上上午10點的志願班次,他需要早上6點半起床,之後坐中巴車從涿州趕往西站。晚上回去的時候,沒有公交車了就只能打黑車。“之前有同學和我一起來的,但由于路途太遠,太辛苦,很多人都沒有堅持下來了,最後越來越少”。

  回憶4年的志願者經歷,覃振模表示獲得認可會覺得很開心。2016年暑假期間,有一個外國友人找到他詢問怎麼進站,當看到車票顯示的信息時,覃振模意識到這是一趟從北京西到香港九龍的列車,當時這類列車只能從出入境聯檢廳進站,而聯檢廳離當時的位置還有六七百米的距離,看到他們一家五口人,行李也很多,于是他提出送他們過去。路上外向的覃振模還主動和他們聊起在北京的見聞,結束時他們拿出50元小費送給覃振模,“我沒要,于是就提議要不然拍個合照吧,他們也很愉快地答應了。”

  在志願服務過程中,語言溝通是困難之一。其中不僅要求青年志願者的外語能力,還要求有足夠的耐心。為了方便交流,青年志願者不僅要準備翻譯軟件,還需要準備一個小本子,把自己聽不懂或表達不清的地方用文字的方式表達出來。

  “之前我到一個地方玩,不太敢問路,現在就是比較放得開。”長期的志願服務經歷提升了馬菡和覃振模的人際交流能力。

  馬菡告訴記者,一次自己和同學去西單逛街,聽到旁邊有一對亞裔外國情侶問路,馬菡立刻轉過頭比劃著告訴他們怎麼走,“他當時先愣了一下,結束的時候,他和我説謝謝。”事後,同學笑稱她落下了“職業病”。

  在志願服務過程中,馬菡和覃振模還遇到了很多被別人不理解的時候。覃振模告訴記者,一次在崗上,志願者的創可貼沒了,當時旅客就很生氣地質問,“你這應該有創可貼,你沒有還算什麼志願者。”

  同時,有的人在購買一卡通時,買的是紀念卡。紀念卡不退不換,很多人不知道這種情況。臨走時,旅客因為不能退卡會有情緒,覃振模説,“一次,有人因為不能退卡就拿卡敲玻璃,感覺要把玻璃敲壞了,那時候還是挺害怕的。”

  談到春運結束以後的計劃,馬菡表示“希望自己今後能不斷學習知識,因為旅客問的問題,回答不上來會很尷尬。”覃振模則表示,“春運雖然就要結束了,但志願服務精神會一直傳遞下去,自己有空閒的時候還會過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玉淵潭早櫻迎春
玉淵潭早櫻迎春
海南海文大橋建成通車
海南海文大橋建成通車
春日鳥瞰“長江第一灣”
春日鳥瞰“長江第一灣”
春花爛漫映峽江
春花爛漫映峽江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425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