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親媽牌交友中介”:我被父母跨地安排了“好朋友”
2019-03-18 07:26:59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最近看真人秀《我家那閨女》,展示何雯娜在生活中的閨蜜是父母朋友的孩子,她們交情表現得特別好,我就感到很詫異,甚至還有點佩服何雯娜。因為父母介紹我認識的年輕人,我無法和他們成為好朋友。”

  來自上海的95後女大學生肖奇,近來頗為一樁事感到煩惱:媽媽極度熱衷給獨自在大城市求學的她“安排交友”,而肖奇也極度排斥“被安排”。

  “我從小到大不是很叛逆的人,對交友也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但很明顯,媽媽把交朋友這件事想得太簡單了。”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發現,還有不少90後、90後在校大學生或者職場年輕人,面臨和肖奇類似的煩惱。他們的父母,往往對子女能否適應大城市獨立生活始終懷有極大的擔憂,或者對子女人際關係發展持有個人觀念,因而按照自己的一套標準,“跨地隔空”為子女“安排朋友”。

  “安排朋友”殺傷力不亞于“安排相親”!違背心理舒適程度和自然程度的交友方式,困擾了90後、90後的生活,甚至影響到和父母的關係。

  安排朋友如同“多雙眼睛”,你的父母有“分離焦慮”嗎

  肖奇是個性格內向的女生,平時生活比較宅。離開老家去上海讀大學後,媽媽就很操心地要為肖奇找一些能在上海幫助她的“老鄉朋友”。

  這些人通常是肖奇媽媽同事家的子女,年紀比肖奇略大一些。媽媽和同事都覺得這主意極好,“多個朋友多條路”。在家長的“牽線搭橋”下,那些“老鄉朋友”一般每隔兩周請肖奇吃飯,或者約她出去逛街玩耍。

  肖奇感到“有點怪”,不太樂意,但沒有理由反駁媽媽,每次都去了,場面無一例外都很尷尬——“朋友們”沒有很多共同話題可以聊,只是出于家長的要求,出于禮貌,專門花時間來學校找她。

  除了每次硬著頭皮和那些哥哥姐姐“尬聊”,更令人不快的是,媽媽總是通過這些“朋友”打聽自己的種種情況。肖奇説,與其説是媽媽幫她找朋友,不如説是給自己多找了幾個監控攝像頭。

  “我明明自己可以過得很好,一個人到大城市讀書,本來不就是要學習獨立成長嗎?媽媽強行安排朋友,我不僅不能成長,還總要想辦法躲開他們,或者防止他們向我媽透露什麼不好的信息。”

  北京師范大學黨委學生工作部學生心理咨詢與服務中心副教授夏翠翠,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專訪時,從心理學角度分析“親媽牌交友中介”現象。

  “心理學上有個詞叫分離個體化,就是一個分離並逐漸形成自己,形成個體的過程。假如父母把已經成年的子女還當成小孩,安排他們的生活和朋友,那麼孩子真的沒有辦法接受自己竟然還不是獨立的個體。”

  夏翠翠認為,肖奇媽媽的表現是一種“分離焦慮”的體現。

  孩子成年之後,當父母和孩子分離,父母可能會表現得比孩子更焦慮。“會有各種各樣的擔心,尤其是孩子離得比較遠,不在他們視野范圍內的時候”。

  夏翠翠認為,面對“分離焦慮”,除了溝通,父母自身成長是關鍵。“孩子離家之後,從家庭的成長周期來看,父母要面對空巢期突然而來的失落,自身也需要成長和改變”。

  你無法阻擋父母的“安排”,可能是家庭中與父母互動的結果

  90後李萌萌本科畢業後闖蕩北京找工作,一個人租房,單身,成了北漂。靠著勤奮努力,李萌萌在同齡人中擁有相當不錯的收入。初來乍到,李萌萌還沒認識很多新朋友,主要人際關係都活躍在職場關係裏。偶爾她會感到孤單,但能夠自我排解——方法是在豆瓣上找人組團周末city tour,半年一次結伴長途旅行。

  爸媽很快察覺到了李萌萌在北京人際關係方面的單薄,于是就按照自己的一套標準和想法,搜羅了周邊能認識的,和李萌萌有諸多“共同特質”的年輕人,介紹給女兒認識。比如都是北漂、獨居、愛好文藝等。

  李萌萌多次和爸媽提出,她並不需要太多所謂的朋友,一個人舒服自在的狀態挺好,但爸媽覺得女兒這樣“不正常”,是病態的,有個頗具規模的朋友圈,才是陽光積極的表現。

  在和爸媽幾輪拉鋸戰後,李萌萌還是敗下陣來,答應努力接受爸媽推薦的年輕人。“我幾乎每次一見面就後悔,大家完全是不同頻道的人。這就像HR篩選簡歷和面試真人這兩階段的差別,爸媽的確按照‘共同點’篩選,但見面都成了大型‘翻車’現場”。

  “內心很排斥,身體在勉強接受。”李萌萌説,但不小心開了一個頭,感覺就沒法再拒絕後續的“安排”了。

  夏翠翠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指出,該現象隱藏了一個深層次問題,即“為什麼能接受”。“如果孩子能獨立面對自己的生活,為什麼要接受‘被安排’呢?這可能是她在家庭裏和父母長期互動的結果”。

  夏翠翠指出,我們看到一個孩子在某件事上顯得“被動”,那麼需要考慮他是否天生就很被動?“不僅是交友,可能孩子從小的一切,都是由父母來安排的。那麼在他離家之前,這種互動模式就已經形成了”。

  “所有他可能遇到的問題,家長都為他考慮了——這就是長期互動的結果。”對此,夏翠翠認為,和李萌萌有同樣難題的年輕人,可以選擇針對父母的擔心作一些表達。

  “父母給安排交友是怕你孤獨。如果你能在他們面前展示出你擁有豐富的生活,他們的擔心會相應減少。”

  被“強塞”索求欲很強的朋友?早早劃清楚關係的定位和界限

  90後魏小田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親媽牌交友中介”最困擾他的問題是:被父母“強塞”了一堆單純處于咨詢關係,卻非要肆意“越界”的“朋友”。

  魏小田本科畢業後,順利進入北京一所名牌大學讀新聞專業研究生。讀研期間,他忽然發現爸媽隔三差五地會介紹幾個同齡人,或者比他小的學弟學妹來加他微信。

  爸媽每次打電話“介紹朋友”時都會説,聽聞魏小田成績優異,且實習經驗豐富,周圍親戚、同事便要“取經”,或者但凡家中也有學新聞的孩子,便要和魏小田交朋友,進行“學科交流”“互幫互助”。魏小田原本以為,只要將自己獲取到的信息,盡量提供給有需要的同齡人或弟弟妹妹,就算“仁至義盡”了。

  但是漸漸地,魏小田有點招架不住了。那些“尋求學習交流的朋友”,很多事情都要依賴他幫忙解決。比如爸爸同事的女兒,一個小他4歲的姑娘,連續打電話給魏小田,説一個期中論文不太會寫,請魏小田代勞。

  隨著找工作實習越來越忙,魏小田感到爸媽給他帶來的“朋友負擔”越來越重——“似乎他們和我交朋友只是為了獲得方便,把原本簡單的咨詢關係放大為一種想當然的親友關係,那我們關係不平等,並沒有認真維護的必要。”

  但爸媽聽到他這麼説很生氣,認為魏小田自私自利,不樂于助人。

  夏翠翠認為,該案例體現了一些父母和90後人際觀念存在較大差異。

  “90後成長背景是社會快速發展,移動互聯網行業大爆發,他們的物質生活優越,更追求心理層面的滿足。跟朋友在一起,合得來就交往,合不來就不交往,看重個人選擇。但是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人,人際關係不僅是精神紐帶,還會有一些物質方面的紐帶。”

  夏翠翠覺得,如果遇到類似魏小田這種狀況,子女需要明確和父母溝通清楚,在這段圍繞“幫忙”的人際關係中,你能夠“幫忙”的意願程度、事件類型、參與限度。

  另外,夏翠翠指出,年輕人在大城市和原來所在的小地方,社交網絡是完全不同的。年輕人可以讓父母了解到自己的生活方式、人際圈子,強調和父母不同的部分。“畢竟父母要你接受‘安排交友’,是認為你跟我一樣的,所以需要盡量強調現在生活環境的不同之處,以及強調我和你的不同”。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春花爛漫映峽江
春花爛漫映峽江
春季花爭艷
春季花爭艷
北京:春意盎然
北京:春意盎然
鄉村文化禮堂舉辦春季“蘭花大會”
鄉村文化禮堂舉辦春季“蘭花大會”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4245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