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重建社會, 一個不容遲滯的改革話題
2019-01-14 13:30:55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這是一個“自我”意識迅速覺醒蓬勃生長的時代。

  改革開放最大的收獲,當是人的解放。人們從舊體制的束縛、總體性的遮蔽和觀念性的貶抑中勇敢地掙脫出來,捍衛每一個生命的尊嚴和權利,張揚每一種生活的意義和價值。

  這也是一個社會“原子化”的進程。它激發了旺盛的社會活力,也叢生出衝動的社會亂象。諸多公共場所中,不時傳出一些驚悚性新聞:從司乘衝突引發公交墜江、校園門口肇事行兇,到醫院診室暴力傷醫、隨意遛狗惡意打人……一點點小小的火星,就可能引爆出一起起突發性事件。更令人警醒的是其中折射出的社會人心的扭曲和變異:冷漠自私、霸蠻驕橫、嫉恨仇視……社會轉型中的原子化之變,漸已衍生出叢林化之憂。

  尋找“我們”,重建“社會”,這是民眾的呼喚,也是改革的取向。

  從原子化到叢林化,一個正在蔓延的社會症候

  以往的中國社會,每一個個體都鑲嵌在家國同構的框架、高度集中的體制和無所不包的單位之中。如今,我們看到的則是由原子化衍生而來的個體的脫嵌、私欲的膨脹,還有社會的互害。

  鄉村熟人社會日常生活的私人化、人際關係的功利化,逐漸疏松了鄉村內部的團結協作,削弱了個人之間的道德關係。在市場經濟和消費主義文化的衝擊下,傳統的村落文化在衰敗,悠久的集體記憶在淡化,那種“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的景象已經淡化為一縷縷遙遠的鄉愁。

  中國城市化的浪潮中,區域遷徙,跨界發展,自由流動,形成了一道道醒目的大地人文景觀。涌進城市的2.8億農民工,還有7300萬的城鎮間流動人口,在一個個陌生化的場域中,尋找各自的定位,努力爭取城市的身份認同、文化認同和社會認同。

  互聯網的出現,本是一個增進社會交往、拉近人際距離、強化社會聯結的嶄新契機。出乎意料的是,它卻大大弱化了現實生活中的人際溝通能力。基于鍵盤和鼠標的人機互動,許多人似乎更願意“宅”在電腦、手機的網絡時空裏,“宅”在二次元、遊戲化的虛擬世界中。有專家嘆息:某種程度上,它“殺死”了我們過去愉快的社交生活。

  個體化的社會轉向,多元利益的分化和拜金思想的裹挾,導致人與人之間的道德情感聯係逐漸被“淹沒在利己主義打算的冰水之中”。

  市場經濟的優勝劣汰,生存發展的巨大焦慮,將許多人的社會交往都簡化成了利益關係、競爭關係。于是,我們看到了價值理性的沉淪、交往理性的淡化,大張旗鼓的只是工具理性的勃興。看一看現實中的社交媒體吧,它的出現旨在更大的層面幫助個體構建開放、多元的人脈關係網絡,但在使用中已經發生變異。有專家提醒,它已是一種娛樂方式,一種營銷工具。它將友誼變成了一種商品,你的社交生活很可能最後演變成他人的商業模式。更糟糕的是,不少社交媒體竟成了新的網絡欺詐平臺。

  在自我的膨脹和利益的衝突中,人們還感受到了社會“互害”的危險。其中有權力的傲慢和行政的暴力,有資本的貪婪和壟斷的侵奪,還有個人在權利受到侵害、利益遭遇剝奪時對社會漫無邊際的發泄和孤注一擲的報復。一點點人際摩擦和利益碰撞,就可能引燃我們胸中一團團熊熊火氣。這火氣釋放出來,就是霸淩之氣、怨懟之氣和暴戾之氣。

  在社會的快速變遷中,在利益的急劇分化中,經濟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社會供給的不平等不公正,在公然的現實傷害和鮮明的生存比較中,被放大了,被擴散了,無力感、挫敗感和羞辱感油然而生。經由時間的積累、矛盾的發酵,于是,羨慕嫉妒恨,成了公然表白的社會情緒。但是,化解這一難題的出路應是改革發展、民主法治,而絕非是社會互害。

  社會資本流失,一個亟待破解的發展瓶頸

  資本是經濟起飛的翅膀。當年市場經濟艱難啟動之際,物質資本的短缺是一大瓶頸。于是,中國向世界敞開門戶,各地競相出臺優惠政策,構築投資洼地,聚焦招商引資。繼而,中國豐富的勞動年齡人口下降成為新的瓶頸。提升人力資本素質,開發人力資本紅利,成為實現産業創新升級的有力支點。當下,正值經濟社會全面協調發展的轉型時刻,以人與人之間社會聯結為核心內容的社會資本急劇流失,已是亟待破解的又一瓶頸。如何打破這一瓶頸?

  ——求解信任赤字。

  社會信任,是社會建設與社會治理中不可或缺的道德基礎。如今,這一基礎動搖了。一些政府官員熱衷于不斷翻新冠冕堂皇的形式主義,直接影響公眾對政府的信任。資本的逐利取向和貪婪本性中的不擇手段、爾虞我詐,是導致市場失靈的重要內生因素。還有改革發展過程中出現的貧富分化懸殊、社會分配不公、階層利益固化,也在直接侵蝕人們對整個社會係統的信任。我們或耳聞目睹或親身經歷了太多失信的故事,在生活消費中習見的假冒偽劣,在投資理財時上當的設套挖坑,在攀親交友中遭遇的背信棄義,形形色色,防不勝防。信任危機如同一種病毒,在惡意傳播,到處彌散。

  令人欣慰的是,建立社會信用體係已經開始行動,依法依規重拳打擊“老賴”,已有立竿見影的成效。

  ——建設合作文化。

  市場經濟中的競爭是無情的,風險社會裏的挑戰是嚴峻的。每一個獨立的個體要在競爭的風浪中自由穿行,要在挑戰的砥礪中應付裕如,需要的不僅是“一個人在戰鬥”的豪言壯語,還應有“我們攜手共進,一路同行”中的“凝聚力量,燃燒激情”。

  有人斷言,中國人善分不善合。但也應辨明,這未必就全然歸因于中國人先天胎帶的秉性,也未必就是其注定不能改變的缺失。關鍵是如何在生産方式的變革中接續傳統的和合文化資源,在建設民主法治的進程中涵養平等協商的精神,在社會信用體係的構建中矯治投機主義者的搭車心理。貴州六盤水農村的“三變”改革中,集體、農民、經營主體“三位一體”“産業聯體”“股份連心”的農業經營新體係,就是一個成功的創造。

  ——力行規則之治。

  我們正在建設一個法治社會。法治就是規則之治。一段時期以來不斷發生的公共場域衝突事件在叩問:道德的底線、規則的紅線何以如此脆弱?

  不能説我們還缺少規則,也不能説我們都不懂規則。問題在社會對于規則缺少應有的尊重和信仰。于是,犯規者多有無法無天肆意蠻橫霸淩,執法者也不乏心存忌憚以致松弛無度。

  過去有“信訪不信法”的説法,現在又似乎添了個“信拳不信法”的心態。有人辯稱這是弱者無奈的反抗。但值得警惕的是,這種反抗傷害的往往是無辜的他者,消解的恰恰是社會必需的規則。在以往一些地方政府的維穩思維偏向中,訪民已經誤讀出了一個危險的共識:“小鬧小解決,大鬧大解決”。這種認知向更廣泛的社會矛盾場域擴散,就可能演變出更多的“誰狠誰有理,誰霸誰得利”的“平庸之惡”。任其蔓延,社會秩序的崩解也就不遠了。

  須知,任何理由都不能成為背離法治、縱容惡行濫施暴力的開脫。尤其是弱勢群體,只有法治彰顯,規則暢行,他們的合法權利,才可能獲得堅強有力的保障,社會的公平正義,才可能獲得全面充分的伸張。

  重建社會,一個不容遲滯的改革話題

  這些年來,我們對經濟建設傾注了無限的投入。同時,社會問題的日益凸顯,已經一遍遍敲響警鐘。重建社會,不容遲滯。人們向往的美好生活,不僅是經濟的高速增長,財富的迅速積累,而且有友好型社會的和平安康,包容性發展的多元和諧。

  首先,亟須補上全民公共素養這一課。

  公民教育,一直是社會建設的薄弱一環。成為一個合格的公民,當從補修我們的公共素養開始。

  我們自應學會講好“自我”。同時,也應學會講好“我們”。我們自應珍愛自己,珍愛家庭。同時,也應維護社會,建設社會。因為我們生活其中的,不是一座座孤島,而是一處處家園。我們自應理直氣壯地去爭取個人自由,伸張個人權利,追求個人利益。同時,也應真心誠意地去尊重他人意志,維護集體利益,共推社會進步。我們應當明白,市場經濟有“競爭制勝”的邏輯,也有“共享經濟”的理念;小康生活有“先富後富”的正當,也有“共同富裕”的價值;文明社會有“自我實現”的夢想,也有“美美與共”的懷抱。傳統文化推崇溫良恭儉讓,還有禮義仁智信,現代社會則倡揚交往理性、契約精神、公共倫理,還有責任意識、社群文化、家國情懷。

  其次,應當進一步增強民眾的社會參與感。

  讓廣大民眾有更多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這是改革發展不可松動的價值根基。然而,這裏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要讓廣大民眾有更多的參與感。須知,改革發展中的每一個個體都是主體。如果長期忽略他們的話語表達,淡漠他們的創造欲望,孤單、脆弱的個體,滯留于邊緣化、碎片化的生存境遇之中,深切地感知著被貶抑、被歧視的區隔和擠壓,終將心生嫌隙,我行我素,成為一種另類的格格不入的存在,這就可能給改革發展帶來諸多難以彌補的損失,給社會穩定埋下種種難以預測的隱患。

  參與産生認同,認同促成融入,融入方能共享。獨立自在的原子化個體,正是在參與中學習、養成著公共素質,形塑、矯正著公民品格,編織、增強著社會紐帶,從而在社會發展的主流之中找到自己的生存方位,生發更多的尊嚴感、歸屬感和責任感。應對城市人際陌生化的問題,時下有許多社區提出建設“新熟人社會”,借助于各具特色的睦鄰文化活動和鄰裏交流平臺,開放公共服務空間,擴大社會力量參與,社區面貌煥然一新。

  再次,加快培育更具包容性的社會共同體。

  培育制度化的社會網絡,構建包容性的社會共同體,是提升社會資本的題中應有之義。在當下不確定性不平衡性日益突出的發展變局中,它可以為每一個獨立的個體提供更多的經濟資源、文化認同和社會支持。

  伴隨著社會的深刻轉型,社會治理現代化的藍圖日益明晰,那就是鼓勵引導廣大民眾共同參與、社會組織協同合作,在政府、市場與社會的優勢互補、良性互動中,打造全民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新格局。環顧我們的日常生活,民間公益性的志願者服務,社會發展型的多元化合作,基層自治性的互助式網絡,各具特色。社會組織的發展,社會結構的優化,社區生活的重構,風生水起。這一切,已經展示出草根社會自主創造的巨大活力,也已日益顯現出廣大民眾建設美好生活的生動願景。

  一個個覺醒了的陽光自信剛健的“自我”,應當從冷漠自私的陰影中穿越出來,從暴戾互害的陷阱旁跨越過去,去尋找、擁抱一群群多元平等包容的“我們”,在互聯互通和有機融入中成長、提升,這是在更高境界中的力量凝聚和價值實現。

  來源:2019年《半月談內部版》第1期,原標題《尋找“我們”》

  作者:蘇北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通訊:南極冰蓋之巔深冰芯房探秘
通訊:南極冰蓋之巔深冰芯房探秘
湖南張家界:銀飾品俏銷年節市場
湖南張家界:銀飾品俏銷年節市場
京張高鐵官廳水庫特大橋鋪軌
京張高鐵官廳水庫特大橋鋪軌
臘八粥飄香
臘八粥飄香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061123986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