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邊疆變前沿 開放激活力 ——廣西構築開放發展大格局
2018-11-23 10:23:50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眼下的八桂大地,隨處可以感受到開放開發迸發的勃勃生機、激起的創新發展熱潮。

  10年,注入國家動力,北部灣躍騰成為我國沿海經濟後起之秀

  沒有站臺,3條鐵軌,一邊是站務用平房,另一邊是集裝箱搭起的“集裝箱海鐵聯運辦理中心”。欽州港東站,廣西最年輕的鐵路貨運車站,繁忙而有序。

  “2015年設站,以前只是一塊荒地,兩邊都是海水,一年也開不出幾列車,只留兩個人值班。自去年9月28日中國新加坡互聯互通項目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班列開行以來,截至今年10月22日,共開出上行班列248列、下行班列433列,雲貴川渝各省市都有。”廣西沿海鐵路公司欽州港站站長黃光輝告訴記者。站雖小,電子顯示屏上實時顯示的卻是中新互聯互通項目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上所有列車的在途、發貨信息,比如蓉歐、渝新歐、隴桂新等班列,大半個中國赫然在望。

  廣西壯族自治區商務廳廳長蔣連生自豪地告訴記者,目前,中新互聯互通項目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建設正在加快推進,貨物運量大增,欽州港東站的運輸能力已經滿足不了需求,一期擴容正在加緊建設,將有兩條專用線伸入欽州保稅港碼頭,集裝箱貨物不必再用汽車轉運,真正打通鐵海聯運的“最後一公裏”……

  距黃光輝不遠,在欽州港碼頭管著岸邊橋吊操作的“80後”曾紹猛,只用一個字形容著自己的現在:忙!10年前,欽州保稅港區獲批設立,生長在南寧市的他大學畢業後果斷跑來欽州,雖然第一眼看到的只是簡陋狹小的傳統散裝貨港,他依然難掩興奮和自豪:“這可是我們廣西的第一個保稅港!”

  從一線操作手到機械副隊長,這些年,曾紹猛隨著欽州保稅港一起快速成長。小碼頭延伸,一眼望不到頭了;岸邊橋吊從2臺變成8臺,每班出勤工人從10多人變成上百人。而這座上世紀90年代由欽州百姓集資建設的港口,2017年的集裝箱吞吐量已達176.9萬標箱,今年1至9月同比更增三成。全球排名前20的船運公司已有11家進駐,有22條國際班輪航線通往新加坡、越南、泰國、日本、南非等地,18條通達國內沿海各大港。“抓住‘一帶一路’建設良機,以中新互聯互通項目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建設為契機,打通鐵海聯運,把欽州港建設成為南向通道的重要港口。”欽州市委書記王革冰説。

  快速擴容、繁忙的欽州港區是北部灣港乃至整個北部灣經濟區的縮影。站在熱火朝天的欽州、防城港、北海三處港區,北部灣港崛起成為億噸大港的咚咚腳步倣佛清晰可聞。2017年,全港貨物吞吐量已達2.19億噸。從這裏起航,可以抵達全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200多個港口。

  以港口為龍頭,涵蓋南寧、北海、欽州、防城港、玉林、崇左6市的北部灣經濟區騰躍而起,已成我國沿海經濟後起之秀。從2008年國家批準實施《廣西北部灣經濟區發展規劃》起,注入國家動力的北部灣經濟區主要經濟指標增速全面領跑廣西,2017年GDP突破萬億元大關,佔全區將近一半。廣西的外貿進出口總額去年達572.1億美元,已名列全國第十三位。

  15年,“南寧渠道”實效顯現,壯大國際“朋友圈”

  11月6日,江西遊客袁燕成了今年在廣西東興口岸出入境的第1000萬名旅客,這是該口岸年度出入境人數首次突破1000萬人次。慶祝儀式很隆重:在中越交界的北侖河中越友誼大橋上,東興市市長陳建林、內蒙古自治區滿洲裏市代表團團長陳德斌和越南芒街市人民委員會主席武文京一齊向袁燕祝賀。岸上,“兩國一市”的邊民互市貿易區生意紅火;川流不息的河中貨船、路上貨車,做的全是“跨國生意”。

  陳建林説,東興和芒街兩地政府間每月都有互訪,聯合打造旅遊景區、攜手開展宣傳推廣等活動,發展出“兩國一城”全域旅遊的新模式。最近,雙方還一起與內蒙古滿洲裏市、俄羅斯赤塔市簽約合作,促進旅遊、商貿合作,創建新穎的“三國四市”友城關係。

  在京族聚居的東興江平鎮城北社區,説起中越邊民間的來往,居民們告訴記者:“我們經常互相邀請,趕圩對歌、彈奏獨弦琴。”

  欽州學院前幾天剛和泰國一家學校簽約合作共建教學實習實訓基地。這已是該院建立的第七處海外實訓基地,它們主要分布于東南亞各國。這樣的“外向度”,顯然高過多數大學。“我們的學生畢業後大多在北部灣工作,需要更熟悉周邊各國文化與國情。”學院黨委書記趙君説。欽州學院重點打造的7個學科全都圍繞著海洋經濟;學院大門口矗立著新落成的國際交流中心,有500多名來自東盟各國的留學生正在學習,到年底還會增加到800多名。

  眾多對外開放平臺中,最受關注的是那朵美麗的“朱槿花”——在南寧,問起中國—東盟博覽會,人人都會準確無誤地將你引向南寧國際會展中心。2004年至2018年,東博會在這裏成功舉辦15屆,已經形成加強中國—東盟合作獨具特色的“南寧渠道”,也成為廣西開放發展的一張最亮麗名片。

  “東博會為廣西發展帶來了政策、信息、項目、機制等多方面支持,使廣西從西南邊陲一躍成為中國面向東盟開放合作的前沿和窗口。如果説開發開放是廣西經濟崛起的‘助推器’,東博會就是一個重要引擎。”中國—東盟博覽會秘書處秘書長王雷用數字概括變化:2004年至2017年,廣西與東盟貿易額從82.9億元增長到1890.9億元,年均增長27.2%……15年來,廣西的國際“朋友圈”也在迅速擴大:越南、泰國、柬埔寨、老撾、緬甸、馬來西亞等6個東盟國家已在南寧設立領事館,廣西與東盟締結的友好城市數量也從1對增加到了54對。

  兩千載開放文化基因一脈相承,“珠還合浦”終有時

  不到廣西的人,很難明白,一聲“開放開發”的號角,能夠在八桂大地喚起多少激情,凝聚多麼巨大的能量。

  2000多年前,與張騫奉命出使西域、走通陸上絲綢之路同時,北部灣畔的廣西合浦也已是帆檣林立的樞紐。中國的海船已從這裏啟程,貼岸航行,經南海抵達印度、斯裏蘭卡,用中國的絲綢、器物交換羅馬玻璃、印度串飾、波斯陶瓶。合浦漢代文化博物館裏,眾多留著清晰舶來品標記的珍貴文物都是見證;考古已經發現的7000余座被合浦人當作“嶺頭”的漢墓,更讓人們驚嘆這座漢代海上絲綢之路的始發港,曾是多麼繁華。

  2000多年前的碼頭早已湮寂,而構建向海經濟、開放帶動發展的基因,卻如拍岸潮汐,一直搏動在壯鄉兒女的血脈深處。“坐擁1600多公裏海岸線,擁抱海洋是廣西千百年來孜孜以求的夢想。”廣西北部灣經濟區規劃建設管理辦公室常務副主任魏然説。

  “構建面向東盟的國際大通道”“打造西南中南地區開放發展新的戰略支點”“形成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和絲綢之路經濟帶有機銜接的重要門戶”,3年前的春天,習近平總書記賦予廣西開放發展的“三大定位”新使命;嗣後,習近平總書記又進一步要求廣西立足獨特區位,釋放“海”的潛力,激發“江”的活力,做足“邊”的文章,全力實施開放帶動戰略——正像最強勁的號角,吹奏出廣西大變革的新旋律。

  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書記鹿心社説,廣西的新時代開放發展,需要內聚外合、縱橫聯動,在南向、北聯、東融、西合上下更大功夫、見更大實效。南向,辦好東博會,加快互聯互通基礎設施建設,深化與東盟國家的合作;北聯,加強與中部西部各省市合作,讓“一帶”與“一路”連接貫通;東融,主動融入對接珠三角、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承接産業轉移,借力加快發展;西合,深度參與瀾滄江湄公河區域合作,開拓新興市場。

  開放總與改革互為表裏、互相促進。理念開放,才能抓住機遇、用好平臺,走出發展新天地。

  如今的廣西,有不少開放發展、騰飛跨越的傳奇——

  北部灣經濟區後來居上,同城化、商事制度改革、沿邊金融綜合改革等都走在全國前列,跨境人民幣結算總量穩居西部省區市前列;

  開創了中國與馬來西亞“兩國雙園”國際産能合作新模式的中馬欽州産業園區,作為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升級版的重要探索而廣受關注;

  農業佔主導的貴港市“無中生有”,瞄準新能源汽車和電動車産業,硬是靠著積極走出去、引進來,打造起了廣西第二大汽車生産基地;

  ……

  “除了面向東盟的區位優勢和交通順暢,打動我們的,還有招商引資時的周到服務和地方政府展現出的開拓精神和開放胸襟。”從“不知道貴港在哪兒”到將公司新能源汽車生産基地從外地搬來,華奧汽車公司綜合管理部經理王健給出了選擇廣西的理由。

  蒼蒼八桂,鏗鏘前行。從“邊關要塞”“交通末梢”到開放前沿、運輸樞紐、旅遊熱地,廣西大范圍改革開放起步不早,卻適逢其會。(姜泓冰 劉華新 龐革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漠河迎來入冬最低溫
漠河迎來入冬最低溫
山火肆虐後的天堂鎮
山火肆虐後的天堂鎮
蜂鳥戲花
蜂鳥戲花
探訪陜西歷史博物館館藏文物
探訪陜西歷史博物館館藏文物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757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