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記者手記:在我國棉花主産區作別行將離身的內地拾花工
2018-11-18 17:57:2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烏魯木齊11月18日電 題:在我國棉花主産區作別行將離身的內地拾花工

  新華社記者 李志浩、胡虎虎

  冬降天山南北,我國棉花主産區新疆的採棉工作已近尾聲。穿梭在塔克拉瑪幹沙漠西北邊緣的一片百畝棉田,採棉工陳喜波雙手齊用,麻利地將花捋下,塞入身後的布袋,抓緊時間採摘最後一茬棉花。

  來自雲南昭通的陳喜波,13年前就開始來南疆採棉。陳喜波告訴記者,拾花的生活簡單而清苦。趕在天亮前吃好早飯出門,借著晨曦,大家開始採摘。一棵棉株有10顆至14顆棉桃,矮的到腳踝,高的在大腿,腰要始終彎曲。五根手指,正對應棉桃的五瓣花。要摘得多,雙手須準而快。直到棉田被夜色打黑,他們才結束十多個小時的採摘,回到借宿的當地老鄉家。

  雙手摘花,每年不變。但行業用工上的巨大變化,讓陳喜波感受頗深:“以前有很多外地人來拾花,現在本地人越來越多了。”喀什地區人社局統計顯示,今年由內地輸入的採棉工為6219人,而本地區的採棉工為25萬,其中就近就地務工21.09萬人,到疆內其他地州務工3.91萬人。來自內地的採棉工,不足喀什地區全部採棉用工的3%。

  而在十幾年前,情況則非如此。在新疆“包地”種棉已10年的河南人王清海回憶,最初幾年一到八九月份,就要從河南老家請人來採棉,雖然路途遠,還要包吃住,但“老家人一來一大批,摘得快”。

  國家統計局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新疆棉花産量佔全國的74%,棉花總産、單産、商品調撥量連續20多年位居全國首位。棉花採摘長期依靠人工,産生大量的季節性用工需求。但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新疆本地勞動力難以滿足市場需求,種植大戶們只好各顯神通,以更高的成本,從內地請工。

  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來自河南、四川、雲南、甘肅等中西部農村的勞動力,每年通過鐵路、公路,齊赴新疆拾花“淘金”,一度曾達60余萬人。

  陳喜波趕上了內地進疆採棉大潮的尾巴。技術熟練的陳喜波一天可採120公斤。經過兩三個月採摘,收入達一至兩萬,對不少農民而言,這樣報酬很有吸引力。但大潮已落,他認識的老鄉如今幾乎都不再來,而是去東中部工作。連他自己也在猶豫明年是否再來。

  “落潮”的原因,主要來自農業生産方式的升級。新疆農業廳數據顯示,近些年,得益于國家支持和土地規模化效應,新疆農業現代化有了快速提升,北疆80%以上的棉田已實現全程機械化。

  目前,南疆喀什地區、阿克蘇地區、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等地的機採棉正處起步階段,機採率不足20%,人工需求依然很大。但用工變化顯著,曾經阻礙本地勞動力進入採棉市場的因素已然不在。

  得益于新疆各級政府對富余勞動力轉移就業工作的持續推進,尤其自2014年以來,新疆連續5年派出共35萬人次幹部接力駐村,幫扶群眾脫貧解困,建強基層組織,南疆農民得以有效組織起來,投身脫貧攻堅。

  眼下,新疆鐵路部門的務工人員返鄉專列已再次開通。再過幾天,陳喜波也要踏上返鄉列車。見證過南疆城鄉面貌的變遷,也曾在浙江多地工作過,陳喜波對于這種變遷顯得很豁達:“明年大概不會再來了吧,路途太遠,採棉也確實辛苦。”他説,畢竟本地老鄉已是採棉市場的絕對主力了,自己要找到替代拾花的工作也並不困難。

+1
【糾錯】 責任編輯: 程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故宮養心殿寶匣裏藏著啥寶貝?
故宮養心殿寶匣裏藏著啥寶貝?
生態好 景色美
生態好 景色美
候鳥來的季節
候鳥來的季節
“柏林聖誕花園”燈光秀開幕
“柏林聖誕花園”燈光秀開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0691123731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