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李鯤:三上“三界碑”
2018-10-31 09:03:5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圖為2015年8月,李鯤在天津港“8·12”特大火災爆炸事故現場附近拍照記錄現場情況。

  【演講稿】三上“三界碑”

  大家好,我是新華社天津分社的李鯤。作為一名對外記者,講好中國故事始終是我拼搏奮鬥的職業理想。回顧五年記者生涯採寫的故事,有一塊界碑、三個人,一個國家戰略、三個省市,始終在我心中揮之不去,伴隨我不斷成長。

  三界碑是北京、天津、河北交界處的一個界樁,一次採訪中,我跟隨電力工人冒著酷暑上山巡線,偶然間來到三界碑。雖然劃分了京津冀行政區劃,但三界碑卻鮮有人知。

  2014年,當京津冀協同發展上升為重大國家戰略,避開鋪天蓋地的宏觀報道,我將目光聚焦在三界碑,持續扎根調研,通過20多篇中英文報道,讓三界碑逐漸走進公眾的視野,甚至成為研究京津冀協同發展繞不開的具象。

  五年來,我三上三界碑,記錄、推動並深刻感知著,一項重大戰略在最基層迸發出的中國力量!其中,三位三界碑村民和他們的故事,讓我久久難忘。

  蔡金蓮是三界碑下河北瀝水溝村的婦女主任,她們村緊挨著北京將軍關村。2014年,聽了30多年“京津冀一體化”的她問我:“既然一體化,差距為啥這麼大?!”

  她的落差感很大程度上來自和四姐的對比。30多年前,四姐蔡金榮嫁到了將軍關村,喝上了自來水,住進了小別墅,過上了富足的日子。而蔡金蓮則還住在瀝水溝村破舊的平房裏,喝著水窖水。連接姐妹倆家的公路不足1公裏,但坐在車上“一顛簸就知道來河北了”。

  令蔡金蓮苦惱的,還有每月因不經意間的“被漫遊”而多花的十幾元電話費,那時,她在村委會給家裏打電話,竟然經常需要加撥區號,漫遊+長途。

  2015年起,隨著我採寫的稿件陸續播發,蔡金蓮的故事逐漸為人知曉,困擾她的問題也逐步得到解決。

  2016年初的一次通話中,蔡金蓮激動地對我説:“李記者,我現在給你打電話既不怕漫遊,也不是長途了!我家門前的路也要開始修了!京津冀協同發展,讓老百姓‘真借光’!”

  令蔡金蓮開心的,還有她的家裏終于通上了深井打的自來水。

  在三界碑下,喝上一個口甘甜的水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若不是親眼所見,我難以相信,在21世紀的今天,在首都北京旁,仍然有人喝著雨水存的“房檐水”。新中國成立後,三界碑下的河北前幹澗村先後打了8眼深水井,沒有一眼能持續出水。

  2012年,打工致富的劉海燕回到前幹澗當選了村主任,性格倔強的她放棄了安逸、富足的生活,開始了自己艱難的打井之路,村裏沒有錢,她就墊上,一打就是7眼。

  第一眼打了540米,電錢就花了10多萬元,可一到旱季水就沒了;第二眼打了290米,水量又不穩定;第三眼打了125米,打偏了;第四眼,219米,打到了石頭;第五眼,170米,還是沒有水。

  打井的人都不想再給劉海燕幹活了!然而,她咬著牙又打了第六眼,可打到240米還沒出水。

  那一刻,劉海燕絕望了。

  有一段時間,她再沒提打井的事,但在夢裏卻總是説:“這井可咋辦呀?!”

  劉海燕決定再試一次,她對打井的人説,這是最後一次。2015年11月20日,劉海燕永遠也忘不了那天,天下著大雪,第七眼井打到200米就出水了,她不放心,又堅持讓工人打到了350米!

  有水了!劉海燕和村民們跑到井邊唱啊、跳啊,鞋子、褲子都濕了也顧不上,50多歲的她激動地像個小姑娘。

  打井的同時,劉海燕還帶領村民修了一條“出山”的新路,還在村口蓋起了農家院,她想向隔壁同名的天津前幹澗村學習,借著京津冀協同發展帶來的巨大客流,用鄉村旅遊帶領百姓致富。

  天津前幹澗村的村主任張雪松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不愛説話,但心裏卻裝著全村發展的“大算盤”。

  由于村裏沒有學校,孩子們外出上學極為不便。張雪松自掏腰包,雇了一輛面包車,每天早上把孩子們送出去,晚上再接回來。

  年輕時無數次登上三界碑的張雪松説,20年來,三界碑下從未像今天這樣熱鬧!但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機遇不能“坐吃”,村裏的未來還得靠孩子,京津冀的未來還需要培養人才。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增進民生福祉是發展的根本目的。三界碑下蔡金蓮、劉海燕、張雪松的故事,是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增進民生福祉的生動體現,更是中國人民奮發向上、追求美好生活的靚麗縮影。

  作為一名對外記者,秉承新華社內外並重的使命,我有幸通過扎根基層發掘了三界碑這個美麗的中國故事,更憑借三上三界碑練就的扎實作風,在一次次高端對話中談笑風生,在一篇篇監督報道中舉重若輕,在一場場海媒直播中鎮定自若,在一個個創新産品中收放自如。

  如今,三界碑下,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故事還在繼續。我還將握緊手中的筆,持續扎根基層,記錄並傳播好新時代中國發展的磅薄氣象。

  (李鯤,新華社天津分社對外採訪部負責人。作為非外語專業畢業生,長期承擔分社英文文字報道任務,專訪多位國際政要,策劃並出鏡多場海外社交媒體直播。2017年創作動漫相聲融合報道《河長是嘛?》,上線10天播放超過1600萬次。多篇稿件獲天津市新聞獎一等獎,新華社社級優秀新聞作品。曾獲得天津市宣傳係統優秀共産黨員稱號,先後被評為新華社對外報道先進個人、內參報道先進個人、基層行風採錄先進個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汪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美在金秋
美在金秋
瑞士拉沃之秋
瑞士拉沃之秋
災後塞班
災後塞班
香糯飄香大苗山
香糯飄香大苗山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41299793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