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很多問題網上能搜到答案,為什麼我們還是喜歡問人
2018-10-10 07:01:35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很多問題網上能搜到答案,為什麼我們還是喜歡問人

  在生活中,我們或多或少有這樣的經歷,明明一個問題可以在網上搜到答案,但還是隨口問了別人。當然,有時候也會遭遇別人問自己一些很容易在網上找到答案的問題,尤其是在微信群、QQ群,不時會有一些“求助”“在線等”,其實等的那個工夫,自己通過搜索可能就已經解決問題了。

  為什麼會這樣呢?有些人脫口而出:懶!確實,懶可能是部分人喜歡隨便問問題的原因。但是,為什麼會“懶”呢?除了這個人本身很懶,還有什麼原因呢?

  要回答上述疑問,首先要分析問的問題是什麼。標題中所謂的“很多問題”,顯然不都是一類,這涉及問題的分類,問問題是為了獲得某種知識,所以本質上這也是知識的分類。

  我們先來看以下幾種常見情境中的問題:

  A:從光谷(某地)到機場(某地)怎麼走方便呀?

  B:為什麼最近《延禧攻略》那麼火?

  C:我孩子每天玩抖音時間太久,怎麼辦?

  很明顯,這些不是一類問題,簡單來説,這3個問題分別涉及的是“是什麼”型知識、“為什麼”型知識、“怎麼辦”型知識。

  “是什麼”相對簡單,答案較為單一,比如中國的首都是什麼?“為什麼”有點復雜,答案也可能是多樣的,比如為什麼中美要打貿易戰?“怎麼辦”則可能更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不同人有不同解決辦法。

  總體來講,這三類問題中的第一類問題,在網上很容易找到確切答案,後兩類問題則可能眾説紛紜。如果一個人經常問別人的是第一類問題,別人可能會覺得你很懶,很煩,你不會百度啊!

  除了這三類知識,是不是就沒有其他知識了呢?當然不。我們生活中的很多知識其實是偏感性或者偏知覺的(這個不算嚴格意義上的知識,但很多問題會涉及,我們姑且把這個也歸結為知識)。可以在前面三類問題之前,都加三個字“你覺得”。比如,經常有人問:你覺得武漢熱不熱啊?你覺得這附近有什麼好吃的?

  當有人問這類問題的時候,與其説在尋找答案,不如説在尋找各自對不同問題的理解和看法。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去百度了不夠,又去知乎,知乎了不夠,又去果殼的原因之一。他想要的是採各家之長,獲得一種綜合判斷。

  網絡時代,我們經常有這樣一種感慨,就是自己的記憶力“每況愈下”。這與互聯網在我們生活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不無關係,它給了我們不去記憶的理由——有什麼問題直接搜就完了。這説的就是“交互記憶(transactive memory)”。

  交互記憶,並非一個網絡時代的新詞,這個現象古已有之。比如,在一個傳統中國家庭裏,妻子經常充當丈夫“記憶銀行”的角色。丈夫經常問妻子:我的襪子在哪裏,我的領帶在哪裏,等等。丈夫可以自己去找呀,也可以自己記住這些東西的位置呀,但他就是不願意,因為這些信息可以隨時從妻子那裏提取,何必再花能量去記。這個“妻子”就是一個家庭的“度娘”。

  交互記憶的概念,最早由丹尼爾·韋格納于1985年提出,意思是當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個體組成的群體,經過長時間一起工作生活之後,他們之間會分享存儲的記憶。隨著網絡的誕生,百度、知乎、果殼等逐漸成為人們交互記憶的載體。所以,我們會越來越依賴互聯網去幫我們記東西,根據“用進廢退”的原則,記憶力似乎就下降了,至少我們的記憶模式已經與過去大不一樣。

  那麼,回到本文的問題。為什麼有些人不去網上搜,而是去問別人呢?從交互記憶的角度看,可能有兩個原因:

  一是,人的交互記憶所依賴的載體最開始都是別人,只是網絡讓我們多了一個載體。這些經常去問別人問題的人,可能還沒有把自己依賴人的這種習慣轉移到網絡。

  二是,某些人很容易成為別人記憶的依賴,他們往往是某方面的“專家”,比如吃貨、驢友、情感專家、學術達人……別人有這方面問題,當然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陳武)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第一動力”的時代交響——中國科技創新實現歷史性重大變化
“第一動力”的時代交響——中國科技創新實現歷史性重大變化
可可托海秋色醉人
可可托海秋色醉人
“獵鷹9”火箭成功發射阿根廷衛星
“獵鷹9”火箭成功發射阿根廷衛星
青海長江源村:團結奮進譜寫幸福生活新篇章
青海長江源村:團結奮進譜寫幸福生活新篇章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535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