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基層幹部:反形式主義咋就淪為形式主義了
2018-09-12 09:38:19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把炸毛雞打扮成開屏孔雀”

  基層幹部:反形式主義咋就淪為形式主義了

  導讀

  近年來基層形式主義雖有改觀但仍然很嚴重。一些基層幹部反映,日常工作被填表格、報材料等形式主義耗費了大量精力,為此加班熬夜已經成了常態,而實際工作沒時間去幹。一些基層幹部直言,把“炸毛雞打扮成開屏孔雀”的形式主義,如果不加以糾正,一些反形式主義的措施甚至也淪為形式主義。

  以材料好壞評價工作,是典型的形式主義

  不久前,半月談記者在中部一個縣採訪,一名基層幹部説,他曾熬一晚上做材料,就為給領導匯報。

  當時,這名幹部作為優秀代表出席一個表彰大會。大會前一天,他把發言稿按規定交給有關部門審,結果沒通過。大會組織部門的幾名幹部高度重視,連夜與這名幹部認真改稿。

  “修改的不是我具體怎麼工作的,而是哪些地方需要體現領導的講話精神。”

  從晚上10點多改到早晨五六點鐘,改了五六個版本後,決定還是用第一版。

  像這樣被材料搞得精疲力竭而又無可奈何的幹部不在少數。

  “實幹苦幹評不了先進,會做資料的年年受表彰。”

  湖南省某縣的一位村支書説,基層工作面廣線長、點多事雜,每項工作要做出成效,需要基層幹部腳踏實地、埋頭苦幹。

  天天整材料,分散了較多的工作精力。“以材料檢查結果、評價工作好壞,就是非常典型的形式主義。”

  中部某市的一位街道辦副主任對此深有感觸:“每個上級領導來調研,都要有匯報材料。到了年中、年底每個部門也要有總結材料,有時候辦公室文員一天要報五個對口條線的材料。”

  材料從留痕留影中來,這也是當下基層工作的“硬指標”,但這個“硬指標”逼出基層不少笑話。這位街道辦副主任講起當地對河長巡河的要求時説:“不僅要自己親自去,還要邀請拍照的同志一起去,一次帶上幾套衣服,換一套衣服拍一個照,巡一次夠寫不少材料了。”

  “上面千根線,下面一根針”,是線多還是針少?

  一些基層幹部抱怨,上級平時就幹兩件事,一是通知下任務,二是走馬觀花檢查。“上面千根線,下面一根針。”現實是“線”越來越多,“針”卻被“線”纏死了。

  華南某開發區一名工作人員給半月談記者算了一下基層的“針”有多少。他説,當地一個基層組織一般有13名公務員。通常,領導有一正二副,這3人一般被各種黨務學習和會議耗費大量時間;剩下的10人中除2名中層幹部後只剩8人。這8人中一般是2至3人在對外窗口部門,5人在內部業務部門。

  “這種情況下,一人兼顧十幾個崗位、負責40多個係統很正常。比市長還忙!”

  這名工作人員説。

  然而,上面的“線”卻越來越多。一位街道辦負責人説,他需要每月報送招商動態和産業發展推進動態,形成總結供區縣主要領導參閱。這幾年指標考核越來越細。比如,服務業增加值、服務業從業人口數也列入考核,但一些指標是怎麼統計出來的都不清楚。

  “招商動態不應該是招商部門直接根據項目對接情況匯編嗎?重大項目推進情況不應該是有關部門定期調度整理嗎?這些任務都下到了鄉鎮,鄉鎮對項目反饋的問題大多無權解決,只是匯總數據進度而已。”上述街道辦負責人説,他也不知道以後怎麼辦。

  在這種情況下,面對上級檢查,基層不得不做些表面文章。一位幹部説,上級任務一個接一個來,要求基層限期完成,否則追責。上面不著調,下面不搞形式主義怎麼辦?

  反形式主義,是如何淪為形式主義的?

  “形式主義就是把炸毛的雞打扮成開屏的孔雀。為啥?領導愛看孔雀啊!”

  一位基層幹部説,事事要材料、事事留痕留影,最大的好處是便于上級檢查,看似形式主義,實質是官僚主義。

  部分基層幹部認為,做任何一件事情均需要一定的形式。但形式主義僅僅完成形式上的東西,對實質工作並不關心。

  近年來,基層為解決形式主義問題採取了各種措施,但效果並不理想。基層幹部認為,任務是上級下發的,考核是上級組織的。但很多工作是難以量化評估的,因而能被考核到的也往往是形式,考核方式不科學是造成形式主義的根本原因之一。

  還有基層幹部群眾反映,近年來反形式主義力度很大,但上級習慣把問題拋給基層,基層要落實只能開會傳達,寫會議紀要加上報表照片,不然如何證明你已貫徹?這導致以文山會海來反文山會海,反形式主義淪為形式主義。

  基層幹部認為,反形式主義應該同時反官僚主義,不能“上級生病,基層吃藥”。(陽建 王井懷)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蓑羽鶴飛舞巴裏坤草原
蓑羽鶴飛舞巴裏坤草原
收獲海鹽
收獲海鹽
懸崖絕壁攀岩熱
懸崖絕壁攀岩熱
戰鷹呼嘯 博弈長空
戰鷹呼嘯 博弈長空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417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