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退休前後尤須警惕
2018-08-20 10:10:00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對于領導幹部來説,退休是人生重大轉變。從繁忙到清閒,從職場到家庭,從門庭若市到門庭清靜,從位高權重到平常百姓……這雖然是由壯及老的自然過程,但對個人來説又頗不尋常。生活工作驟變,人生道路拐彎,考慮的問題也自然有某些年齡特徵。比如,前些年有“59歲現象”的説法,意謂有些領導幹部,在即將退休前抓緊掌權最後時機瘋狂斂財,走上違法犯罪道路。這種現象警示人們,退休前後與貪腐行為的某種關聯性值得注意。

  “59歲現象”,現在已很少提及,主要原因可能是當下腐敗手段與當年有很大不同。有些貪腐行為,往往可以預謀很多年、追溯很多年。同時,各種利益鏈條、關係網絡以及交換方式、變現手法等等,其復雜程度就像迷宮,閃轉騰挪,埋得很深、藏得很深。但最近披露的山東省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張建華、原海南省國土環境資源廳副巡視員唐文智等一批退居二線或退休多年的領導幹部紛紛“落馬”,充分説明“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黨風廉政建設與反腐敗鬥爭向縱深推進,一個重要方面是強化了對幹部退休前後的監督和管理。

  有人認為“退了退了,一退百了”,這實在是自欺欺人。這些年查處的貪腐案件,不少是陳年積案。有的人懼于反腐敗的強大攻勢,深埋贓物,藏躲身形,認為風頭一過、一了百了。經驗表明,有因必有果,違紀違法行為絕對不會自動清零;有車必有轍,人生足跡無論深淺還是對錯均無法擦除。對領導幹部來説,在任上以權謀私,或退休後利用在任時的關係和影響謀取私利,都是絕對禁忌。在管黨治黨一時一地“寬松軟”情勢下,或可“僥幸潛伏”,但要記住“永遠在路上”勢必擊碎所有“高枕無憂”的妄想和“逍遙一世”的幻想,更不要寄望于黨組織“既往不咎”“一筆勾銷”,把某些事、某些人給忘了。清者自清,不清者遲早還是要“清”的。

  還有人説,幹部退休前後,是政治免疫力相對較弱的一個階段。這個説法有沒有一定道理,姑且不論。從實際來看,對即將開啟新的生活模式,不少幹部確實存在一個適應過程。特別是退休前後,考慮生活保障漸多,利益訴求漸多,而自我約束相對減弱。有人甚至事實上脫離了組織監管,思想上、作風上等方面早已松懈下來。這,也是眾多落馬幹部年輕時奮發進取,而在即將告別工作崗位時急劇蛻變的一個原因。

  黨的十八大以來,反腐敗力度、廣度、深度都與過去不可同日而語。“退休前辦事,退休後收錢”“退休前我給你辦事,退休後你給我辦事”“退休前培育公司,退休後自任老板”……“期權腐敗”再老謀深算,也難抵“道高一丈”;“59歲現象”亦有跡可循,破解之策的籠子越扎越緊。

  領導幹部怎樣看待退休,實質是對權力的認識。領導幹部手中的權力,不是個人奮鬥得來的,也不是個別人賞賜的,而是人民賦予的。知道權從何來,才懂得權如何用。領導幹部在位或退休都必須知道權柄不是“私人物件”,必須牢記權為民所賦,必須始終秉公用權。

  從這個意義上説,正確認識退休、看待退休,不全是一個與年齡有關的課題。沒退休的,可能會因為謀劃“權力期權”而違紀違法;已經退休的,可能因為思想松懈而晚節不保。把退休前後作為正風肅紀反腐的一個時間節點來研究,是想強調兩個意思:一方面,無論在任何時候,試圖在以權謀私上耍心眼、打算盤,都將是非常危險的,也決計不能“安度晚年”。另一方面,黨紀國法是剛性要求,廉潔自律從來沒有終點。如果還懂得“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的道理,就應該明白在位掌權是暫時的,而按照黨的要求恪守“中國共産黨黨員永遠是勞動人民的普通一員。除了法律和政策規定范圍內的個人利益和工作職權以外,所有共産黨員都不得謀求任何私利和特權”,是含糊不得的。

  謹記:“雖慚老圃秋容淡,且看黃花晚節香。”(作者:米博華)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曉朋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走進察爾汗鹽湖
走進察爾汗鹽湖
大漠朝霞醉遊人
大漠朝霞醉遊人
“老物件”講述百姓家常事
“老物件”講述百姓家常事
飛行表演添彩法庫國際飛行大會
飛行表演添彩法庫國際飛行大會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81123295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