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個煙頭罰一元”“以克論凈” 西安“煙頭革命”遭吐槽
2018-07-24 07:31:19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西安“煙頭革命”:爭議聲中“撿”到底

  近日,陜西省西安市雁塔區魚化寨街道環衛工張師傅,因為街道辦事處在檢查時發現路面存在煙頭,按照“一個煙頭罰一元”的標準,被扣去了900余元的工資。

  張師傅的月收入本應有2600余元,但在6月底工資到賬時,她發現只有1700余元。而少發的工資則是因為路面有煙頭被罰款。“我要掃幾百米的路。掃得再勤快再幹凈,也架不住有人往地上扔呀!”

  針對該事件引發的輿論關注,西安市雁塔區委、區政府成立調查組,對街道辦相關負責人進行談話,並就該轄區保潔員工資發放情況進行了核實。調查組通報稱,將立即叫停現行考核管理辦法,進一步細化、完善市容環境管理辦法和保潔員考核細則,完善獎懲機制,禁止因煙頭數量問題對保潔員實施處罰,杜絕簡單地以罰代管,同時加強對環衛保潔人員的關愛。

  西安市碑林區柏樹林環衛所所長蘭有剛告訴《工人日報》記者,自實施“煙頭革命”以來,他所在的轄區根據市相關規定制訂了環衛工的獎懲措施。“獎罰標準都是動態的,主要是為了提高保潔員的積極性。比如檢查時,看到環衛工負責區域確實很幹凈,會給予工資獎勵。如果衛生不達標,會有一定的處罰,但以批評教育為主。”在蘭有剛看來,環衛工們的清掃頻次較以往增加了,如果處罰過重,對工資收入整體不高的這一群體並不合理。

  為了營造衛生整潔的城市環境、提升城市形象,西安市自2016年底開始實施“煙頭革命”,號召人人參與,重塑城市形象。

  2017年4月,西安市城市管理委員會辦公室發布《西安市“煙頭革命”檢查考核辦法》明確,對人行過街天橋、單位社區門口及周邊、綠地小廣場和綠化帶內煙頭進行檢查清點,每個煙頭扣0.1分。各區(縣)、開發區按照規定,也相應制訂本轄區的實施方案。

  在西安市城市管理委員會網站上,每月均會公布考核排名前三位和後三位的區(縣)、開發區。根據規定,連續3次月度排名最後一名的單位,將提請市紀檢監察部門約談分管領導和城市管理部門主要負責人。因此,西安市各機關事業單位領導幹部走上街頭撿拾煙頭的現象也曾引起社會關注。

  “如果排名靠後被曝光,單位就要被扣分問責,所以大家都加入了清掃工作。”一位西安市基層公務員告訴記者。公開資料顯示,去年5月,因媒體曝光所轄區域煙頭較多,西安市蓮湖區區委書記、區長等20人被問責追責。

  西安市還曾開展“煙頭革命”互查活動,採取各區之間相互暗查的方式,隨機檢查被檢區道路的煙頭和零星垃圾數量。

  但不可否認的是,“煙頭革命”實施一年多帶來的城市環境改善,讓許多西安市民感同身受。“現在馬路上的確很少見到煙頭了,街上也能經常看到專門的‘煙頭收集器’,城市垃圾確實少了很多。”市民陳先生明顯感到了城市衛生環境的變化。

  不過,也有質疑稱,“煙頭革命”的部分考核細則過于苛刻、不夠人性化。在“一個煙頭罰一元”的懲罰規定遭到質疑之前,“以克論凈”的檢查考核辦法也曾引發爭議。

  2017年初,西安市出臺《西安市城市道路“以克論凈 深度保潔”作業標準(試行)》規定,鐘鼓樓廣場、東南西北大街等重點區域地面塵土,人工清掃每平方米不能超過5克,垃圾路面滯留時間不超過5分鐘。

  檢查時,工作人員會用4根一米長的木棍圈出一平方米的地面,拿一把小刷子將該區域的塵土掃入簸箕中,再通過電子秤秤出具體克數。有市民認為,這種考核標準太高,會增大環衛工的工作量,不具備可操作性。

  對此,陜西省社會科學院政治與法律研究所所長郭興全認為,“煙頭革命”産生了良好效果,但要想實現可持續,關鍵還是要從源頭上保證城市道路清潔,“比如加大對亂丟亂拋行為的懲罰力度,不是靠處罰增加環衛工人的工作壓力。管理者在制定相關考核標準時,也要有法律法規依據,保證決策的科學化。”(記者曲欣悅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臺風“安比”過境江蘇啟東
臺風“安比”過境江蘇啟東
大暑近 農事忙
大暑近 農事忙
地鐵空間展藝術魅力
地鐵空間展藝術魅力
布達拉宮開辟新參觀線路
布達拉宮開辟新參觀線路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061123166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