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農村污水有效治理按下快進鍵
2018-06-21 08:33:48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污水處理率低至22% 處理設施“建而不用”

  農村污水有效治理按下快進鍵

  近20省份明確任務清單 千億市場空間或加速釋放

  每年産生污水90多億噸,處理率卻僅為22%,遠低于城鎮污水90%以上的處理率;污水治理設施“建好不用、只曬太陽”的現象普遍存在;排放標準日趨嚴格與地方經濟可承受能力矛盾增加……農村污水治理陷入重重困境。

  《經濟參考報》記者獲悉,作為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關鍵一環,農村污水治理成為今年水污染治理領域的主戰場。國家及地方層面密集出臺一係列政策並加快落地,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經有近20省份明確任務清單。

  處理設施“曬太陽”仍普遍

  “行政村污水垃圾治理相對緩慢,與城市、縣城相比,污水垃圾等環境基礎設施嚴重滯後。區域之間也存在公共服務不均衡的現象,東部地區污水治理率達到34.1%,中部地區達到13%,而西部只有12.4%。”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環境PPP中心主任逯元堂日前在2018(第四屆)環境施治論壇中指出。

  農村生活污水治理領域面臨的挑戰,存在顯著的地域特徵,和各個地區經濟發展情況、社會發展水平等因素有著強烈相關性。世界銀行高級供排水專家秦剛分析稱,東部省份經濟比較發達,人口密集,能夠建設集中的污水處理廠和污水管網。中部省份已經開始建設集中的污水處理廠和污水管網,但接戶率不高。西部地區經濟發展水平相對較低,人口稀疏,地理環境和氣候嚴酷,尚未具備村級污水處理廠和污水管網的條件。

  值得一提的是,農村污水治理設施普遍存在“建好不用、只曬太陽”的現象。根據國家審計署發布的2018年第2號公告——2017年第四季度國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實情況跟蹤審計結果顯示,環保項目建設緩慢或建成後閒置情況較為嚴重。例如,江蘇省195個污水處理設施有146個閒置,涉及投資10449.77萬元,真正運行率還不到10%。

  “地方頂層設計環節與需求之間存在較大脫節。一些地方為了爭取專項資金,硬上一些項目,建了大量設施後卻閒置不用,最後形成了‘曬太陽’工程。”逯元堂説。

  E20環境平臺水業研究中心負責人、首席行業分析師井媛媛則指出,村鎮污水是水環境綜合治理的重要環節,而治理設施卻比城市污水治理設施“曬太陽”現象更嚴重。

  此外,逯元堂還指出,目前村鎮污水治理領域缺乏治理標準,很多地方套用城市標準。但農村布局分散、規模較小、村鎮人口流動性大、水量不穩定。如果按照城市污水處理項目的思路,約定基本水量作為最低水量進行費用支付,社會資本和地方政府都會面臨較大風險。

  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副院長、中國人民大學低碳水環境技術研究中心主任王洪臣指出,目前很多省市要求農村污水治理要“一村一策”,但中國有200多萬個自然村,60多萬個行政村,不可能有這麼多種治理技術。因此,一定要有主流技術。而關于中國農村污水治理的主流技術,目前還沒有達成共識。

  “部分地區過于追求處理技術高大上。農村污水治理沒有排放標準,很多地方基本上是按照城市污水治理的要求,要求達到一級A,甚至地表IV類,往往造成財政支出難以承受。”逯元堂説。

  政策密集落地激發巨大市場

  農村污水治理已經成為今年水污染治理的重頭戲。2018年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明確,今年將實施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計劃,以農村垃圾、污水治理和村容村貌提升為主攻方向。

  緊隨其後,中辦、國辦聯合印發《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方案》進一步提出,積極推廣低成本、低能耗、易維護、高效率的污水處理技術,鼓勵採用生態處理工藝。加強生活污水源頭減量和尾水回收利用。將農村水環境治理納入河長制、湖長制管理。

  在今年5月舉行的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再次提及以農村垃圾、污水治理和村容村貌提升為主攻方向,推進鄉村環境綜合整治,同時國家對農村的投入要向這方面傾斜。

  地方層面,農村污水治理步伐也在加快。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已經有湖南、湖北、江蘇、福建、雲南、安徽等近20省份相繼出臺一係列推進村鎮污水治理的政策。例如,湖南省提出,到2020年建制鎮生活污水處理率達到70%以上,全省農村廁所污水治理和資源化利用率達到70%以上。山東省提出,到2020年,50%以上的村莊對生活污水進行處理,其中,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示范縣80%以上的村莊對生活污水進行處理;農村新型社區基本實現污水收集處理。

  重金投入是一大亮點。例如海南省提出,2018-2020年,計劃籌措約190億元資金用于全省農村生活污水治理。

  國家及地方層面密集出臺的一係列政策也推動著村鎮污水領域市場加速釋放。據E20研究院測算,到2020年村鎮污水處理率將達60%,後“十三五”時期預計市場空間剩余1200億。

  “城鎮污水處理市場已趨于飽和,而村鎮污水處理市場呈現一片藍海。”桑德國際有限公司總裁助理兼村鎮環境集團總經理王俊安表示。

  另據不完全統計,今年1至5月,共有18個投資額超5億的村鎮污水治理項目釋放,累積投資額度超165億元。

  需因地制宜避免“一刀切”

  在專家看來,目前村鎮污水治理的宏觀環境相對利好,但是行業痛點依然突出,如重建設輕運營、排放標準日趨嚴格與地方經濟可承受能力矛盾增加、融資收費困難等等,建議因地制宜,綜合施策。

  不搞“一刀切”是提高農村污水治理效率的基礎。“要充分考慮當地的人口流動情況、經濟發展水平、地形地貌、村莊分布特徵等,綜合考慮污水治理適合採用集中式的還是分散式的。比如對于城市周邊,城中村離縣城比較近,完全可以實現和縣城或者城市污水治理設施的同建共享,這就需要完善管網;對于人口比較密集、經濟相對發達的村莊,就可以考慮集中化的處置模式;對于人口比較分散、經濟不夠發達、相對幹旱的地區,可能要考慮一些分散式的技術降低成本。”逯元堂説。

  考核標準是困擾農村污水治理的一大難題。在王洪臣看來,全國沒有必要出臺一個統一的“一刀切”的農村污水治理考核標準。“標準需要因地制宜,有些省份制定的排放標準,過于嚴格,甚至遠超技術可達,這就走偏了。”

  秦剛也認為,在技術及標準層面,應確保需求預測(投資規模)不偏離實際。農村污水處理排放標準,決定了項目的技術方案、建設投資、運維成本、財務分析、污水費及政府補貼水平,是農村污水處理項目最重要的影響因素。農村生活污水處理排放標準,要和農村的社會經濟發展實際相契合,不是越高越好,要因地制宜,不要“一刀切”。

  “中國農村污水處理技術的研究開發和工藝選擇,應遵循一切以運行為中心,以能在農村運行為中心,以能在農村天天正常運行著為中心,只有能簡單地天天運行著的,才是農村污水處理的主流技術。”王洪臣表示。

  治理繳費制度與費用分攤機制也急需建立。逯元堂建議,在有條件的地區探索建立污水垃圾處理農戶繳費制度,綜合考慮污染防治形勢、經濟社會承受能力、農村居民意願等因素,合理確定繳費水平和標準,建立財政補貼與農戶繳費合理分攤機制,保障運營單位獲得合理收益。

  福建省招標採購集團有限公司PPP咨詢中心總經理陳盛建議,以“政府投入公共服務為主,農民繳費參與公益事業為輔”的原則,建立農村污水治理設施建設和運營長效資金保障機制。(班娟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乃堆拉山口迎來今年首批印度官方香客
中國乃堆拉山口迎來今年首批印度官方香客
“中國茉莉之鄉”茉莉花全面上市
“中國茉莉之鄉”茉莉花全面上市
滬指跌破3000點
滬指跌破3000點
我國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正式開工
我國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正式開工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013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