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內鬼”泄密 團夥日售個人信息超萬條
2018-05-31 08:16:1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盜賣個人信息黑色産業鏈的一名“中間商”被警方控制。

警方查獲的部分涉案筆記本、銀行卡、手機。本版圖片/警方供圖

  剛生完孩子,便有人推銷母嬰用品;剛在售樓處登記,便收到貸款辦理推薦信息……生活中,接到各類“精準推銷”電話的當事人,是否懷疑過個人信息被泄露?

  新京報記者從常州市公安局獲悉,警方通過追蹤一通推銷電話,發現一個能精確查詢個人信息的“總代理”,繼續偵查後,一條行業“內鬼”提供信息、“中間商”進行推廣和銷售的黑色産業鏈浮出水面。

  常州警方稱,上述黑色産業鏈,涵蓋48名來自各行業的內鬼,分布于全國20多省份,能根據客戶需求“私人訂制”。目前,相關人員均已被警方控制。

  1 案情

  個人徵信信息每條500元起

  “這裏是售樓中心,請問近期有購房計劃嗎?”生活中常見的電話推銷,背後牽出一條盜賣個人信息的黑色産業鏈。

  近日,新京報記者從常州市公安局獲悉,在查辦一起電信網絡詐騙未遂案件中,辦案人員注意到,一些推銷電話目標很有針對性。例如,孩子出生後推銷母嬰用品,在售樓處登記後推薦貸款辦理信息,“感覺背後有名堂”。

  辦案人員通過檢索,發現部分出售“精準客戶信息”的廣告,並按廣告指引加入一些QQ群。

  常州市公安局網安支隊一名辦案人員介紹,進入群聊後,昵稱為“三界包打聽”的男子,在群裏很是活躍。

  通過進一步調查發現,上述男子真名叫周偉,湖南人,在各個QQ群均有出現,且經常發布推廣信息,對外甚至聲稱“只要一個電話號碼,就可以查到號碼使用人的家庭住址、身份信息及其他相關信息”。

  從群內聊天記錄看,不少人選擇與周偉私聊並完成交易,對其提供的信息也都評價為“精準”。正因如此,其在圈內逐漸有了名氣。

  警方調查發現,周偉曾是湖南一家討債公司員工,因追蹤欠債人的工作性質,常通過網絡購買個人信息。在這一過程中周偉發現,買賣個人信息市場需求大,利潤也高,于是轉行當起信息販子。

  依據周偉落網後的供述,其提供的公民個人信息包括多個行業,其中涵蓋個人徵信信息,以及開房記錄、社保記錄、車輛信息、網購收貨地址、手機定位、學生信息、生育記錄等,依據重要性及獲取的難度,價格各不相同。

  其中,個人徵信信息價格最高,每條售價500元起,高的能到上萬元;其次是個人手機定位信息,通常報價400元;再次是網購收貨地址、生育住院記錄等,一條200元左右;而像學生信息、開房記錄之類,每條50元;需求量最大的則是車輛信息,每條通常報價100元左右。

  2 調查

  各行業“內鬼”是第一環節

  毫無疑問,周偉手中的信息,含金量最高的就是個人徵信記錄。但是,這種通常只有銀行等國有金融機構掌握的信息,是如何流到周偉手上,又進入黑市交易的?警方懷疑,在一些金融機構,存在倒賣個人信息的“內鬼”。

  通過對周偉的審訊,一名與之交好的銀行中層管理人員進入警方視野。2016年,周偉在飯局上認識湖南長沙一家銀行的信貸部主任梁剛。交談中,周偉得知梁剛可以通過銀行內部係統,查到全國的個人徵信信息,並且幾乎不留痕跡,“很容易”。

  周偉事後供述,自己當即意識到,梁剛是一棵“搖錢樹”,于是便有意與對方深入接觸。

  由于主管銀行信貸部,梁剛收入頗豐。為了拉其下水,周偉費了一些心思。除了經常請客吃飯、送錢外,還用上“美人計”,為其介紹一些年輕女性。

  多重“攻擊”下,梁剛最終被“拉下水”。2017年初,兩人達成“合作”協議,梁剛負責通過銀行內部係統查詢個人徵信信息,復制給周偉,每條能獲得300至350元的報酬。

  對梁剛來説,查一條徵信信息不過是“動動指頭”,而對周偉來説,這些信息加價後賣給多家小貸公司。有了穩定的信息源,周偉甚至成為圈內的個人徵信信息“總代理”。

  實際上,周偉在酒店、通訊等行業,還同時培養了很多梁剛這樣的“內鬼”。在這條黑色産業鏈上,負責聯係客戶的中間商、分銷商、掌握信息的總代理及提供信息的“內鬼”,各司其職,彼此單線聯係。

  在操作中,“內鬼”處在第一層,中間商只與內鬼聯係,為安全起見,每次見面時一般只有一到兩個人。中間商下設分銷商,多的有五六層。各行業的內鬼,與有合作關係的中間商各取所需,形成一個小“團隊”,向外交叉發展,構成一整個黑色交易鏈。

  例如,當討債公司需要某個人的信息時,分銷商層層找到中間商,由中間商聯係各行業的內鬼,獲得信息後,再加價兩三百元出售。

  3 落網

  一個月交易量超20萬條

  由于交易復雜,層級很多,所以越到産業鏈的末端,信息的價格越高。從內鬼到銷售末端,一條信息的價格往往不止翻一番。

  以車輛信息為例,汽車修理行業的內鬼,每查詢一條能賺10元,而經多次轉手,到最後一端能賣到上百元。“團夥冒著犯罪風險,也是因為黑色産業利潤可觀。”辦案民警介紹。

  此外,這也是一種警方此前未接觸過的交易模式。常州市公安局網安支隊一名辦案人員介紹,以往類似的販賣公民個人信息案件中,中間商大多是從網上搜集、整理各種已有的個人信息,或者依賴黑客盜取某個行業或企業信息。但通過各行業內鬼實行精準查詢的,此前還沒有相關案例。

  警方偵查期間,周偉所在的這條“産業鏈”,每天的信息交易量超過萬條。辦案人員判斷,由于信息都是“私人訂制”,相比較以往的交易模式,這條産業鏈社會危害性要更嚴重。

  常州警方在公安部和江蘇省公安廳指導下,成立專案組。初步調查顯示,這條信息黑産業鏈上,涉及行業內鬼48人,涵蓋銀行、衛生、教育、社保、快遞、保險、網購、汽修等多個行業,另有中間商82名。

  近日,專案組調集355名警力,組成71個抓捕小組,分為20多路進行抓捕,范圍涉及黑龍江、內蒙古、福建、湖南等多省市。目前,48名行業內鬼和82名中間商全部被警方控制,扣押涉案手機152部、電腦39臺、涉案手機卡155個。

  新京報記者從常州市公安局了解到,僅在收網前的1個月,産業鏈上的公民個人信息交易量就達20多萬條,涉案金額1000多萬元。目前,相關人員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文中人物為化名)(記者 王煜)

+1
【糾錯】 責任編輯: 程瑤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訪韓國高麗參工廠
探訪韓國高麗參工廠
快樂減壓 輕松迎考
快樂減壓 輕松迎考
鳥瞰大美羊湖
鳥瞰大美羊湖
全國大規模小麥跨區機收全面展開
全國大規模小麥跨區機收全面展開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0691122914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