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扶貧先扶智 教育扶貧幫孩子“拉齊”人生起跑線
2018-03-16 09:58:17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幫孩子“拉齊”人生起跑線(民生視線·關注教育扶貧(上))

  上圖:江西省吉水縣阜田鎮育賢村小學的孩子們參加運動會。郭建華攝

  右上圖:湖南省宜章縣職業技術學校2016級學生在上計算機課。宜軒攝

  右下圖:貴州省惠水縣某山村幼兒園的孩子們在用餐。惠水縣縣委宣傳部供圖

  制圖:蔡華偉

  扶貧先扶智。讓貧困地區的孩子們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貧開發的重要任務,也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途徑,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大事。脫貧攻堅,教育一馬當先;扶貧精準發力,教育政策要更細化、更具針對性和可操作性。比如,對幼嬰、兒童、少年等不同年齡段貧困人群的教育支持政策,需適應人的發展規律,突出階段性重點,在營養補充、心理幹預、文化教育和技能培訓等方面綜合施策,讓“教育扶貧”貫穿教育全程。同時也要因地制宜,結合地方扶貧一攬子計劃,把教育扶貧手段和其他扶貧政策有機結合,發揮更大效用。

  伴隨脫貧攻堅的號角聲,很多地方在教育扶貧方面蹚出了新路子。今年兩會前夕,本報記者深入其中一些地區進行了探訪。

  ——編 者

  江西省吉水縣阜田鎮育賢村支書周順根——

  辦好教育也是扶貧

  走進江西省吉水縣阜田鎮育賢村小學,一棟漂亮大氣的三層教學樓映入記者眼簾,操場上是紅白相間的標準塑膠跑道,籃球場、乒乓球臺等體育設施一應俱全,教學樓內教室、閱覽室窗明幾凈,設施完備。

  育賢村原來有兩個村小學,在縣裏整合教學資源時,被改成教學點。辦學年級不全,學生人數少,校舍破舊不堪、教學質量不高,村民都想方設法把孩子送到鎮上乃至縣城小學去上學。一個小孩在鎮上或縣城讀書,房租費需要近5000元,算上大人陪讀,一年下來一個家庭花費近2萬元。

  “如果能就近入學,就能省下這筆開支。辦好村小學也是一種扶貧。”2012年走馬上任的育賢村支書周順根當時想,建一所新學校迫在眉睫。

  村小2014年動工開建,周順根帶領村兩委班子積極向上級部門爭取項目資金,向在外創業成功的人士爭取捐款,沒花村民一分錢。

  新校建成後,增加老師,提高師資素質,成了急茬。周順根多次前往縣教體局,請求增加教師。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縣教體局一次性分配了5名年輕教師到育賢村小。

  説起村小的變化,校長歐陽斌止不住內心的喜悅,掰起手指給記者算了一筆賬:2014年,在育賢村老校區,3個年級,3名老師,39名學生。到2017年,在校學生增加到220名。不僅本村孩子紛紛返回村小,周邊村的孩子也慕名而至。

  73歲的袁秋茍,大孫子讀六年級,小孫子讀二年級。以前,大孫子每天到鎮中心小學上學,有10公裏路程,冬季天寒地凍,老人天天揪著心。如今孩子回村讀書,袁秋茍放心多了。

  “育賢小學無論是硬件還是老師教學水平,都不比城裏的差。把孩子放在這裏,我們放心!”鄰村村民郭燕平説。

  2015年建成投入使用一年內,該校教學成績名列全鎮前茅,各年級統考科目多學科次獲全鎮第一,成為吉水縣鄉村教育的一個標桿。

  隨著學生數量的增加,老師宿舍有些緊張。該校計劃投資125萬元,新建一棟綜合樓,其中基建計劃70余萬元,綠化、亮化、美化,加上附屬設施計劃50余萬元。

  當記者到達育賢村小學,期末考試結束後在家休息的學生們聞訊而至。五年級孫悅同學閃著明亮的眼睛説:“長大了,我要賺好多錢,把我們家鄉建設得更好!”

  “辦好教育,也是扶貧。”周順根説,未來,育賢小學還要進一步完善硬件設施,讓教育扶貧之路在鄉村走得更遠。

  記者感言

  “落在實處”最可貴

  採訪育賢村小,孩子們樂觀陽光的精神面貌,深深感染了記者。在這偏遠貧困的小山村,孩子們心中的“小太陽”為啥這般光亮?我認為,“能量”來自三方面:

  首先,育賢村小硬件設施完善,無論是教學樓,還是操場和文體設施、校園綠化都很好。環境整潔有序,增益孩子身心。

  其次,這裏有一批年輕、敬業、富有愛心且教學水平比較高的老師,教育資源不弱于城市。學校還注重用紅色文化和歷史教育學生,讓他們心懷遠大志向,憧憬大山之外更寬廣的世界。

  此外,村小面貌煥然一新,得益于村兩委班子的積極運籌——村小新校舍的建設用地是原來兩個臨近村的爭議用地,村幹部們千方百計做通村民工作,拿來辦學。他們還如實向上級部門反映困難,爭取資金和師資支持,並動員社會力量參與辦學。多措並舉,才繪就了村小這道“最美的風景”。可見,落實教育扶貧政策,關鍵在基層。

  採訪中,有一個細節令記者格外感動。最初,村小只建了一棟教學大樓,沒有廚房和餐廳,師生生活有諸多不便。為此,廣東客商袁滿歡捐資10萬元,本村鄉賢捐資3萬元,本地村民也一只雞公四兩力,紛紛解囊,辦起了食堂,還為老師宿舍安裝了空調和熱水器。學校專門配備一輛小車,用于接送周末回家的老師。尊師重教的舉措之周到,值得稱讚。

  百年大計,教育為本。辦教育,是最好的扶貧。(記者 任江華)

  湖南省宜章縣中等職業技術學校學生歐陽娟——

  職業培訓給我本事闖四方

  湖南女孩歐陽娟嘴角時常挂著微笑。若不是3年前謝勳超的那次走訪,這個嬌小的身影或許至今仍在長沙某家餐館,每天忙碌在廚房與餐桌之間。

  那年她剛好初中畢業,面對的是年過花甲且基本喪失勞動能力的父親,以及仍在讀書的弟弟。歐陽娟除了早點打工掙錢,似乎沒有其他選擇。

  謝勳超是宜章縣中等職業技術學校黨支部書記,2015年暑假,他正帶著學校的老師“地毯式”走訪貧困戶,希望能給他們的子女另一種人生選擇——到學校就讀,掌握一技之長,從而找到更好、更穩定的工作,拿到更高的薪水。可聽了他的話,歐陽娟的父親只是一個勁兒地搖頭:“哪來的錢讀書?”

  謝勳超耐心地解釋國家對貧困戶就讀職業學校的種種優惠政策,最後甚至拍起了胸脯:“如果因為錢的事讀不起書,學校來負責。”

  拍這個胸脯,謝勳超是有底氣的。歐陽娟的老家湖南省宜章縣,地處羅霄山片區南段,是湖南省51個扶貧工作重點縣之一。新一輪脫貧攻堅中,力度空前的政策支持和資金投入向教育扶貧傾斜。作為縣裏唯一一所職校,宜章縣中等職業技術學校自然成為教育扶貧的主要載體之一。

  “2800元一年的學費全免,每年生活補貼3000元,雨露計劃補貼每年2000元,後來還加了每年1萬的特別補貼,專門用于貧困家庭學生。”謝勳超一一列舉著貧困生專享的特惠“紅包”。在學校提供的一份明細單上,建檔立卡貧困生的費用開支列得更詳細:學雜費、夥食費、床上用品、日用品、雜志、照相、服裝費……他們還可以享受每學期400元的交通費,用于寒暑假探親的往返。

  “這樣的條件下,能避免貧困生由于經濟原因上不了學。”校長歐平凡告訴記者,2016年,學校招收貧困生115人,僅2人因特殊原因離開。

  為了對接市場需求,學校班子成員幾下廣東,最終確定了酒店管理、旅遊服務、手機維修、動漫設計等6大專業,還與31家企業開展合作辦學。畢業生幾乎不用為找工作而發愁,幾年下來,就業率近百分之百。

  從實習期開始,學生們就有了自己的工資收入。2016年,115名學生去步步高公司實習,時間兩個月,報酬是1萬元。

  2016年,歐陽娟就曾在北京和天津的餐飲公司實習數月,除了自己的開銷,還往家裏寄去6000多元。回學校後,她又考取了導遊證——有了一技傍身,未來的路越來越寬。

  記者感言

  職教改變貧困生命運

  “知識改變命運”的故事,人們早已不再陌生。走訪宜章,記者真切地感受到,對于大多數貧困家庭的孩子們來説,門檻更低、成本更小、就業通道更為直接的職業教育,不僅能改變他們自己,還能改變他們身後那個貧困家庭的命運軌跡。

  囿于篇幅,報道中只選擇了歐陽娟的故事。在宜章縣中等職業技術學校,類似故事還可以拉出一個長長的名單。一位名叫劉增強的貧困生,入學時已經18歲,畢業後成為湖南一家保險公司的高級培訓師,月薪8000元。2017年,他成為學校歷史上首次獲得湖南省優秀學生稱號的學生。這位明星學員在畢業典禮上的發言,一次又一次淹沒在雷鳴般的掌聲中,讓那些同樣來自貧困家庭的孩子們,看到了人生的另一種可能。

  每個故事的背後,都是一次人生際遇的大轉彎;每個故事的背後,也都凝結著各級政府對教育扶貧實打實的投入。一個個真金白銀的政策大禮包,讓每個貧困學生幾乎能零門檻地輕松跨入職業學校的大門。他們可以不再為學費而無奈嘆息,可以因為職業教育的鍛煉而走上更好的職業平臺,獲得更高、更穩定的收入。令人欣喜的是,職業教育在穩定脫貧質量、阻隔貧困代際傳遞方面的重要作用,已漸成各方共識,僅從宜章這幾年的投入力度便能窺其一斑。期待更多“地毯式”的宣傳能夠進村入戶,期待更多的窮孩子“一技在手,終身受益”。他們拿到的,或許不僅僅是告別貧困的“車票”,還有打開出彩未來的“鑰匙”。(記者 顏珂)

  貴州省惠水縣長田鄉龍泉村村民王艷——

  營養餐讓兒子長高啦

  最近這一年,貴州省惠水縣長田鄉龍泉村村民王艷對4歲兒子有時提出的一些要求不太適應。比如春節放假期間,兒子突然跟她説:“媽媽,我要喝牛奶、吃蘋果。”家裏一時沒有準備,兒子竟然嚷嚷著要回幼兒園。“學校都有,為什麼家裏沒有?”兒子的問題讓王艷哭笑不得。

  這種不適應,來自兒子生活的變化。從2017年春季學期起,惠水縣開始實施農村學前教育兒童營養改善計劃,針對學前兒童身體發育成長需要,制定滿足學生營養的午餐食譜,通過提供多種新鮮蔬菜、水果、雞蛋、奶制品、肉類等食物,讓孩子既能“吃得飽”,還能“吃得好”,提高營養健康水平。

  兒子的變化讓王艷打心眼裏高興。“個頭長得比以往快,衣服很快就穿不下啦。”王艷笑道。

  惠水縣教育局營養辦主任何玉祥説,以往農村孩子長期營養不良,孩子們身材偏瘦小,身高明顯偏低,久而久之,健康狀況令人擔憂。“孩子們吃上營養餐,滿足了營養需求,最直接的變化體現在臉上。”何玉祥説,“這一年下來,孩子們臉蛋都變得胖嘟嘟的。”

  荔波縣瑤山幼兒園園長覃亞丹告訴記者,自從營養改善計劃實施後,學校也會不定期為家長傳授如何搭配食物讓營養更均衡的知識。“以前在家都是我們吃什麼,孩子就跟著吃什麼,但從未考慮過大人吃的到底適不適合孩子。”家長陸麗琴説,現在有了營養改善計劃,自己也有了學習的機會,今後會更加注意孩子的營養搭配和均衡。

  2016年10月,貴州省委、省政府在總結提升全省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的基礎上,下發了《貴州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實施農村學前教育兒童營養改善計劃的意見》,在全國率先出臺政策,當年秋季學期,在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11個縣及10個極貧鄉鎮14萬農村學前教育兒童中,啟動實施營養改善計劃。

  目前貴州省農村學前教育兒童營養改善計劃已實現66個貧困縣全覆蓋,惠及農村學前兒童近70萬人。該計劃向在農村學前教育機構就讀的兒童提供每人每天3元的營養膳食補助,以提高學前教育機構食堂供餐質量,改善貧困地區農村學前教育兒童營養健康水平。

  “食譜一周一換,每餐三菜一湯,飯後一個水果,還有營養師專門制定食譜,我們很放心。”每天午餐時,王艷總會準時收到孩子們的用餐圖片。為了讓家長們放心,學校的老師每天都會將學生的飲食情況發在家長微信群內,以便家長監督

  記者感言

  早幹預阻斷“貧困基因”

  早期營養狀況決定孩子身體、智力和情感發育水平,對其一生發展影響深遠。推動貧困地區營養改善計劃,讓孩子們從“吃得飽”轉向“吃得好”“吃得營養”“吃得均衡”,是教育扶貧的重要手段。在貴州這樣一個欠發達省份,能讓學前兒童營養計劃覆蓋66個貧困縣,對一個財政窮省來説,算得上“大手筆”,也體現了貴州省委省政府早幹預、阻斷“貧困基因”的決心。採訪中,村民多次點讚:“在學校吃上熱騰騰的午飯,家長省了不少心,孩子的營養也跟得上。”

  近年來,貴州省對教育特別是農村地區教育的投入力度不斷加大。2012年3月,貴州啟動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每年惠及近400萬名農村中小學生。從2016年秋季學期起,貴州又將義務教育營養改善計劃延伸至農村學前教育,通過補齊教育這塊短板,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

  孩子的飯食,要格外注意安全問題。記者採訪得知,惠水縣各校在食堂、保管室安裝監控設備,對食物原料的具體來源、加工、炒制和配送全過程進行監控,校方還聘用了專職食材質檢員,確保採購的食材規范、綠色、安全,讓食品安全生産不留死角,做到資金上精打細算、材料上精挑細選、安全上精細管理。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希望這一關係千家萬戶的民心工程,能整合政府、社會、家庭的力量,持續深入搞下去,不斷提高兒童特別是貧困地區兒童的營養健康水平,讓更多祖國的花朵綻放健康燦爛的笑顏。(記者 黃嫻)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武漢大學櫻花綻放
武漢大學櫻花綻放
又是一年春好處 定軍山下菜花香
又是一年春好處 定軍山下菜花香
沈陽雪後天晴景色美麗吸引民眾觀賞拍照
沈陽雪後天晴景色美麗吸引民眾觀賞拍照
金色花海採蜜忙
金色花海採蜜忙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545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