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歲 “追霾鬥士”:堅信三五年後能看到治霾成效

2017-03-15 15:19:06 來源: 中青在線

  63歲的包景嶺代表:從不妥協的 “追霾鬥士”

  堅信三五年後能看到治霾成效

  跟各種各樣的環境污染“鬥”了大半輩子,63歲的環保專家包景嶺如今被問得最多的問題是——“您説買什麼牌子的空氣凈化器好?”

  在這個再小不過的問題裏,包景嶺看到了老百姓對環境問題的巨大關注。倒退回幾年前,他甚至因為參與了機動車限號政策的制定,“耳邊總能聽見各種罵聲”。而如今,罵的人少了,習慣公交出行的人多了。

  全國人大代表、天津市人民政府參事包景嶺是京津冀大氣污染專項環保部專家小組成員,京津冀環境應急專家會商組組長。每當霧霾重污染天氣即將來襲,到底該不該發布紅色預警,必須要他首先簽字,然後上報市政府。

  當了一屆全國政協委員、兩屆全國人大代表,包景嶺履職的十五年時間裏,一直通過推動環境保護和污染防治的立法,向各種環境污染問題宣戰。他先後參與並提出的提案、建議和議案達上百件,其中很多已經寫進了相關法律法規中,成為推動環保工作的“利器”。他特別關注大氣污染的預防和治理,也被認為是兩會代表中的“追霾鬥士”。

  京津冀治霾關鍵在于“去産能”

  跟霧霾打了多年交道,包景嶺再熟悉不過這個老對手了。“總有人問我,現在的霧霾預警到底準不準。”包景嶺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説,截至目前,從他手裏簽字後發出的霧霾預警沒有出過一次錯,“我們每次討論的已經是’到底霧霾是8點來還是9點來’這樣的問題”。他説,一般來説,誤差在1小時以內。

  他甚至練就了目測空氣質量的本事。有人曾經測試過,他目測空氣中PM2.5含量的結果與實際數值相差僅有10個單位。包景嶺解釋説,“當然不是看一眼就猜到,還要結合當天的風速、空氣濕度等數值”。

  他一直在做的,就是把這個老對手一點點趕走。在連續給《大氣污染防治法》的制定提出各種建議後,今年,包景嶺又提交了《關于全面強化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防治工作的幾點建議》,還與其他代表聯名提交了關于制定《京津冀區域生態補償法》、《京津冀區域大氣污染防治特別應對法》的議案。

  經過多年追蹤研究,包景嶺清楚,工業排放是京津冀地區的第一大污染排放源,是控制污染排放的重中之重,“去産能,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手段”。包景嶺同時提出了一條解決路徑——京津冀三地應“剛柔並濟”,讓去産能更加精細化。

  他建議,應採取“去産能、去産量、去産時”相結合的手段。一方面,完成剛性去産能任務,即保質保量完成去産能約束性指標;一方面,提前開展柔性去産能,在規劃期前期將未來擬安排的“去産能”任務進行分解與延伸,同時加大工業企業冬季錯峰生産力度,將原來的每年12個月生産期改為9~10個月。企業可使其在冬季氣象條件不利于污染物擴散的時段,加大壓縮産量力度,一些污染相對較重的企業可將此時段安排為技術改造、設備停工檢修和企業職工帶薪休假時段,緩解冬季環境壓力。

  建立清單化制度,明確“去産能、去産量、去産時”工作方案,精細化、規范化、動態化落實去産能任務;監管部門明確監管清單,明確“三去”企業名錄、去産能時限和完成情況;企業明確自身“三去”任務清單。在2017年第一季度開展深入細致調查研究與統計分析,第二季度明確去産能企業清單,第三、四季度逐一落實。

  三五年後能看到治霾成效

  追霾這些年,包景嶺沒少“較真兒”,從不妥協。

  他曾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和環保專家,參與《大氣污染防治法》修訂的徵求意見過程。他當時建議”農業污染防治、海洋大氣污染控制區、大氣污染按日處罰”等內容加入《大氣污染防治法》。

  “當時農業部就不理解了,你説水和土壤污染跟我們有關,大氣污染跟農業有什麼關係。”包景嶺為此做了不少解釋,他找出自己做的大氣污染數據分析研究提供給相關部門,用數據證明,秸稈焚燒和農村散煤燃燒對大氣造成的污染不容忽視。

  農業部有人找到他説, “包代表,您看這樣行不行,這個事我們肯定做,但能不能別寫進《大氣污染防治法》?”

  “這就是立法的意義,把這些寫進法律,明晰各自責任,才能保證落實。”包景嶺不客氣地説,如果僅是某個領導承諾要做,可將來換了其他領導,還能繼續做嗎?

  最終,他提出的“按日累積處罰”和“農業污染防治”等幾條建議被列入《環保法》和《大氣污染防治法》。

  他堅持在《大氣污染防治法》裏加入“建設海洋大氣污染控制區”,因為在調研中他發現,渤海灣船舶燃料有高污染,不僅影響近海海水質量,同時對沿海的空氣質量也有很大影響。

  在包景嶺的一再堅持下,經過多次討論,這條建議也被採納。如今進入我國每個港口的國內船舶,都要換上清潔燃料,不能再使用過去高污染含硫量高的燃料。

  3月8日,本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第一部稅收法律——《環境保護稅法》出爐,讓包景嶺非常高興,“為這件事我做了好幾年的工作,是我一直都想做成的事”。

  他説,最大的變化在于把過去的“費”改成“稅”,意義非常巨大,“變成稅以後,這個錢國家一分也不拿走,把權力放到地方”。

  他談到自己在基層調研時遇到的一件事。有一個排污企業,長年排污、長年繳納排污費,可包景嶺不明白,“那個排污問題很容易就解決了,為什麼企業寧願交錢也不改呢?”後來他才明白,一些地方政府把收上來的排污費當作政府環保經費,“那麼排污企業治理好了,就沒人交費了,幹脆不治理,還可以收費”。

  他認為“費”改“稅”的改革非常成功,對于充分發揮稅收在控制和減少污染物排放、保護和改善生態環境方面的積極作用,具有重要意義。他建議以後各個地方根據治理的情況,改進收費方式。

  這場與霧霾鬥爭的藍天保衛戰什麼時候能勝利?包景嶺用筆在紙上一點點算著每降低幾個百分點大致需要的時間,他認為,這5年來,通過了許多環保法案,效率比以前大大提高,“隨著立法的完善,三到五年後,老百姓一定能看出效果”。(胡春艷)

點擊查看專題
點擊查看專題

[責任編輯: 陳俊松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0632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