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羊風極:黎村致富“領頭羊”
2017-10-09 15:47:26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海口10月9日電  題:羊風極:黎村致富“領頭羊”

  新華社記者 周正平、羅江

  大清早,羊風極就把記者帶到橡膠林裏。他略顯粗糙的雙手,操作割刀沉穩有力,飛快地在膠樹上切割出圈圈樹皮,流出乳白色的膠水。

  黨的十九大代表、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縣打安鎮副鎮長兼田表村村支部書記羊風極是土生土長的黎族幹部。橡膠林,正是他帶領黎族群眾,在青山綠水間掘出的第一桶金。

  自1998年起,他連選連任田表村黨支部書記和村委會主任,19年間,田表村人均年純收入由不到600元,提高到9000多元。深山間的黎村,如今多數村民住上了二層小洋樓,成為遠近聞名的富美鄉村。

  上山種膠:昔日荒山變金山

  群山茫茫,滿眼綠色。記者來到田表村,發現村裏一片靜悄悄,看不到幾個人影。

  向村頭便利店店主符秀娟打聽緣由。她笑著説:村民一大早就上山割膠了,樹下還有雞、鵝、豬仔要喂養,哪能像過去一樣扎堆聊天。

  山上種膠樹,樹下發展林下經濟,是羊風極帶領群眾走出的一條脫貧致富路子。

  他是村民公認的能人,是村裏最早走出大山的一批人。在外開車跑運輸,做土方工程,家裏的生活好了起來,但每次回村看到土坯房、茅草房和泥濘的土路,他心裏總不是滋味。為了幫助村民擺脫貧困,黨員羊風極回到了村裏。

  1200多人的田表村是個黎族村落,卻只有500多畝水田。1998年羊風極當上村支書後,把脫貧的思路放在了利用3000多畝山地上,號召村民上山種膠樹。可村民們大多搖頭擺手,回答説:沒錢買樹苗;不會種膠樹;種膠樹要好幾年才有收益,沒耐心……

  村民不想種,羊風極和黨員幹部們帶頭種;沒錢,他到鎮裏、縣上跑扶貧種苗,幫助貸款;沒技術,他邀請熱科院專家前來為村民培訓橡膠管理和割膠技術。廣泛宣傳和示范帶動加上熱心的服務,村民們開始跟著他種植膠樹。如今,全村的山地基本上都種上了橡膠樹,僅此一項,去年村民人均收入就達約6000元。

  生態經濟:拓寬綠色小康路

  前些年,膠價出現了一些波動,羊風極意識到單一産業有一定風險,一旦橡膠價格下跌,村民追求小康生活的步伐就會大大放緩。因此,他又開始想辦法帶領村民調整産業結構。

  2008年,在深圳打工的黨員黃金芳回到村裏,羊風極上門動員他留下來,利用橡膠林發展生態經濟,在樹下養土雞。沒養過雞,黃金芳有點猶豫,羊風極就帶著他到瓊海等地學習林下養雞經驗。

  在羊風極的幫助下,黃金芳聯合5戶村民成立了樂華養雞專業合作社,並由羊風極提供擔保,在信用社貸款5萬元,第一批試養了2000只雞,出欄時一只純收入有20多元。

  村民們看在眼裏,心動了。田表村林下養雞規模不斷擴大。黃金芳告訴記者,目前,僅他所在的合作社已有21戶成員,還有聯係戶46戶,其中28戶是貧困戶,一年出欄成雞可達5萬只。

  通過林下養雞的成功嘗試,羊風極以建立專業合作社作為發展田表村林下經濟的手段,牽頭組織村民成立了養雞、養蜂、養羊等5個養殖合作社。

  村民羊雙哥給記者算了筆家庭收入賬:割膠季節,賣膠水一天收入300多元,一年出欄30多頭豬,50多只土雞,收入4萬余元。

  2016年,羊風極被破格選拔為打安鎮副鎮長,管的事多了,但最挂心的還是扶貧工作,發力點仍緊扣“生態”一詞。“打安鎮還有650戶未脫貧,脫貧攻堅任務艱巨。脫貧工作還是要以産業帶動為重點,茶樹菇、雷公筍、紫玉淮山等種植業和黑山羊、蜜蜂等養殖業都大有可為。”他説。

  二字真諦:黨員幹部要“舍得”

  “羊哥”“阿叔”“阿公”……和羊風極在村子裏轉了轉,村民們一聲聲熱情的招呼,透著親熱。

  “黨員幹部只要心裏有‘舍得’二字,就能成為群眾的貼心人。”羊風極説。

  村文書羊冠左告訴記者:羊哥先後幫助15戶貧困戶擔保貸款,妻子有擔心,有抱怨,可羊哥總是一句話——都是困難戶,建房、搞生産等錢用,不幫説不過去。

  黃金芳介紹:羊哥先後牽頭成立了5家種養殖專業合作社,可是,一旦合作社走上正軌,看到社員有收益後,他就主動退出,將名額讓給貧困戶。

  “田表村以前沒有村民活動場所,晴天開會在大榕樹底下,雨天開會擠在書記家。”村黨支部副書記黃有川回憶説,羊風極當選後,為建活動場所,他用自己的名義向信用社貸款5萬元,發動村民自籌14多萬元,錢不夠,他又從家裏拿出2萬元積蓄。當時正好羊風極的二兒子出了車禍,醫療費就要5萬多元,妻子因此和他爭吵過幾次。

  2001年,田表村活動場所建成了,後來又升級改造為集辦公、文化、休閒、娛樂、學習為一體的多功能村級組織活動場所。

  目前,田表村還有16戶貧困戶,羊風極的心裏時刻裝著他們。小到逢年過節送上一個紅包,大到幫助他們找到增收門路——這樣的事情,他經常在做。符秀娟告訴記者,因為分家後地少,她家一度生活比較困難,羊哥就幫助她家辦起了小雜貨店,既方便了村民購物,又使得她家有了穩定的收入。

  “黨和政府的信任、黨員和群眾的期許,我從來沒有忘記,我原本就是一個種膠割膠的農民。”羊風極動情地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潘子荻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飛閱唐山灣月坨島
飛閱唐山灣月坨島
玩轉全球之遙遠的風景
玩轉全球之遙遠的風景
八月十八潮
八月十八潮
鐵路迎來假期返程客流高峰
鐵路迎來假期返程客流高峰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03112177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