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夏糧豐收了,收儲瓶頸怎麼破?
2017-06-11 11:23:45 來源: 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夏糧豐收謹防收儲“瓶頸”

  ◆ 夏糧主産區局部倉容緊張

  ◆ “托市”預期加劇倉儲壓力

  ◆ 糧食去庫存緊迫性提高

  ◦陳糧消化難

  ◦拍賣成交糧出庫難

  ◦跨省移庫難以為繼

  ◆ 針對當前的倉容緊張、去庫存艱難等問題,四策可循

  又是一個豐收年。隨著小麥收獲上市,我國迎來了今年的夏糧收購。但在當前小麥和稻谷庫存仍處于較高水平的狀況下,新糧往哪裏放成為了各産糧區的頭等難題。

  而且,今年小麥質量普遍好,符合收儲條件的小麥超過去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山東、安徽、湖南、湖北等産糧大省了解到,盡管已經提前應對,但多地處于倉容總體勉強夠用、局部緊張的狀態。

  採訪調研中,糧食專家指出,前期高倉滿儲,當前陳糧出庫難,加上後期托市收購預期強,要防止新糧上市可能導致的糧食庫存“堰塞湖”現象。“適時調整順價銷售政策,進而推進糧食價格政策改革已經成為當務之急。”基層糧食係統人士認為。

  夏糧主産區局部倉容緊張

  當前,我國夏糧主要作物小麥由南向北梯次成熟。隨著收割面積擴大,新麥上市量也逐步擴大。面對陸續上市的新糧,各産糧區正從倉容、資金、人手各方面做好預備工作,防止出現農民“賣糧難”。

  中儲糧安徽分公司副總經理張秀明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今年採取“多次申報、分批啟動”的方式,目前第一批參與最低收購價收儲的庫點473個,空倉容473萬噸。農發行安徽省分行行長周桂娟説,目前該行已準備收購資金200億元,可支持企業收購糧油850萬噸,能夠保證安徽省夏季糧油收購資金需求。

  來自中儲糧的消息顯示,目前河北等六個小麥最低收購價收購執行省份,可用收儲庫點3533個,可利用收購倉容3876萬噸,基本可以滿足收購需要。國家政策性糧食收購“一卡通”係統均已調試完畢,隨時可用于收購,11925名倉儲工作人員準備就緒待命參與小麥收購。

  但整體滿足需求不代表收儲無憂,局部地區倉容緊張問題可能困擾各産糧區。

  在小麥主産區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匯谷糧油購銷有限公司西寺坡分公司負責人表示,“根據今年的小麥生産形勢和質量監測,我們公司周邊農民新小麥的産量約8000萬斤,容重、水分等指標都不錯,基本上都能符合托市收購條件。”但是,“盡管公司倉容超5000萬斤,但裏面裝有大量陳糧,今年僅能提供空倉容1000多萬斤,倉容很緊張,托市收購有壓力。”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從安徽省糧食局獲悉,從各地上報情況看,目前全省各地現有空倉容、夏糧收購期間能夠投入使用新建倉容約535萬噸,基本能夠滿足農民售糧需求,但阜陽、亳州、宿州等局部地區倉容偏緊。

  安徽省糧食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近幾年,安徽省連續啟動小麥托市收購,而政策性糧食銷售不暢,糧食“進多出少”,導致庫存不斷增加、屢創新高。加上空倉分布不均等因素影響,安徽省夏糧收購倉容缺口50萬噸左右,主要集中在阜陽、亳州等地區,倉容矛盾突出。

  本刊記者在湖北等地採訪了解到,湖北省有效倉容總體能滿足托市收購倉容需求。但是,部分地區還存在托市庫點分布不均衡和倉容不足問題,有的主産鄉鎮會出現空白點,造成農民售糧不便。如隨州市的大部分鄉鎮沒有國有空倉容,定點存在一定的困難。

  山東省糧食局局長楊麗麗也表示,山東省可用空倉總體雖能滿足收儲需求,但存在地區分布和結構不合理問題。雖不至于出現“賣糧難”,但很可能會增加農民的賣糧成本。

  在即將迎來早秈稻收獲季節的“全國水稻第一大省”湖南,在連續4年8次啟動托市收購後,當地糧食局有關負責人表示,所有合乎條件,或者基本達標的國有庫點能用則用,目前倉容已經高度緊張。“今年早稻收購庫容總體問題不大,但是常德、株洲、湘潭、衡陽等糧食主産區的倉容缺口較大,部分農民可能需要遠距離售糧。”

  “托市”預期加劇倉儲壓力

  通過市場化收購,充分發揮糧食加工“調節器”作用,讓糧食快速進入加工轉化環節,而不是進入倉庫積壓,是解決倉容緊張的有效辦法之一。

  多名業內人士指出,雖然各地政府精心組織市場化收購,引導糧食企業和種糧農民打破“吃政策飯”的慣性思維,督促國有糧食企業帶頭開展自營收購,引導多元主體積極入市。但在目前政策背景下,托市預期強烈,大量糧食通過政策收購進入糧庫依然是主渠道。“隨著新麥大量上市,部分加工企業為獲取成本較低的小麥,會加大對新麥的收購力度,但基于各方面因素,大面積啟動托市的可能性依舊較大。”一名多年關注糧食市場的專家表示。

  在此前接受媒體採訪中,中儲糧的有關負責人表示,今年早稻供給寬松、需求低迷,預計新糧上市後,價格面臨下行趨勢,啟動小麥和早秈稻最低收購價執行預案的可能性仍然較大。

  5月31日,安徽率先啟動小麥最低收購價政策預案,拉開了夏糧托市收購大幕。中儲糧安徽分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本刊記者,新麥開秤價格低于每百斤118元托市價,啟動小麥最低收購價執行預案合乎條件。從當前市場情況看,安徽省政策性收購將繼續主導市場,收購壓力相對較大。緊接其後,河南、湖北等省宣布啟動2017年小麥最低收購價收購。

  多名業內人士指出,去年玉米收儲制度改革啟動後,部分企業和糧農對小麥和水稻的托市收購政策是否會調整持觀望態度。由于政策糧有國家補貼,盈利穩定,一些收購企業和代儲企業懷著搭“末班車”的心理,存在不顧高倉滿儲實際的投機心理,在多收多儲多得的利益驅動下,今年可能會有“抬級抬價”收購的衝動,進一步加大倉儲壓力。

  糧食去庫存緊迫性提高

  多地糧食係統工作人員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與當前的倉容問題相比,更緊迫的是糧食去庫存緩慢的難題,持續惡化,將加重糧食庫存“堰塞湖”問題。

  一是陳糧消化難。中部地區一糧食主産省糧食局調控處負責人説,糧食“去庫存”是該省當前乃至今後一段時期面臨的艱巨任務。該省至今庫存糧食數量大,有的儲存時間長,如國家不及時銷售處理,很快將達到最高儲存年限。如果庫存大量的政策性糧食銷售不出去,靠新建倉庫等辦法化解倉容矛盾,僅是權宜之計。

  湖南省糧食局有關負責人也反映,當年托市收購的糧食多以流拍告終,今年以來這些政策糧拍賣的成交率在10%左右,陳糧消化艱難。本刊記者了解到,南方某省此前存有2013年的“托市糧”,由于一直無法售出,加上儲存時間過長,品質發生變化,前段時間只能當飼料賣掉。有關人士説起來不無痛心,“把收購成本、保管成本都算上,1.4元/斤的稻谷最後只能賣0.7元/斤,損失太大了。”

  二是拍賣成交糧出庫難。“政策性糧食‘去庫存’或面臨‘出庫難’問題。”中儲糧一省級分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隨著“去庫存”力度的加大,少數委托收儲企業和出租企業會從自身利益出發,提出各類利益訴求,一旦其訴求無法得到滿足,可能會尋找各種借口或採取各種措施,不配合出庫,或設置障礙拖延、阻撓出庫。另外,還有極個別“拍賣專業戶”可能會借“去庫存”的機會,鑽政策性糧食拍賣銷售政策的空子,提出一些無理要求,向委托收儲企業甚至中儲糧直屬企業施壓。

  中儲糧湖南分公司有關處室負責人也反映,少數委托企業和租倉企業擔憂以後不再有“托市收購”,抱著“撈最後一把”的不當心理,希望延長儲存時間,多收取保管費或租金,以各種“歪點子”阻撓或不配合出庫,他説,中儲糧缺乏強有力的管控手段。

  三是跨省移庫難以為繼。在糧食庫存出現“堰塞湖”的情況下,一些産糧大省通過跨省移庫,將本省的富余糧食儲備轉移到他省。不過,多地反映,隨著各地糧食倉儲接近極限,這一方法難以再發揮很好的效果。

  加快調整政策性銷售政策

  湘鄂皖魯等省多名糧食係統幹部、收購企業負責人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建議,針對當前的倉容緊張、去庫存艱難等問題,應加快調整相關政策。

  一是調整政策性糧食銷售政策。多位基層幹部建議,國家有關部門應該針對中央事權糧食去庫存進展緩慢問題,及時根據市場行情合理確定起拍價格,分品種、分品質、分年限精準施策,加大南方政策性稻谷銷售力度,也緩解倉容壓力。

  同時,國家出臺適應市場的銷售政策,變順價銷售為適價銷售,提高政策性糧食成交率,突破儲存年限限制,增加競拍批次和數量,努力化解庫存壓力,使庫存糧食流動起來,從根本上解決收儲矛盾。

  二是出臺支持企業開展市場化收購的具體辦法。針對糧食企業市場化收購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建議國家有關部門總結各地糧食收購擔保基金、糧食擔保公司等創新實踐,抓緊研究制定支持糧油企業多渠道籌集市場化收購資金的指導性意見。

  三是推進糧食價格政策改革。建議繼續執行並完善小麥和稻谷托市收購政策,在現有政策框架下,增強政策的靈活性和彈性。逐步推進小麥和稻谷市場形成價格,去除糧食價格對農民的補貼功能,真正讓市場來發現價格、決定價格,激活糧食經濟生産、收購、儲備、加工、銷售的全産業鏈條。加大對種糧農民精準補貼力度,保證種糧農民的基本收益。同時,通過價格來引導農民按市場規律進行農業生産,種植適銷對路、優質優價的品種。

  四是加大地方政府和有關部門的管理責任,切實加強政策性糧食出庫監督檢查,嚴格執行政策,有效防范和解決“出庫難”問題。(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周楠 姜剛 張志龍 黃艷 刊于《瞭望》2017年第24期)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暴雨襲南京
    暴雨襲南京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1122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