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三十多年只為一條“天渠”,這個老書記為何感動網友
2017-04-19 16:17:18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遵義4月19日電 題:三十多年只為一條“天渠”,這個老書記為何感動網友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王綏翊 胡星 李驚亞

  黃大發在巡查水渠時眺望遠方(3月24日攝)。一個當時年僅20多歲的農村大隊長,帶著數百個村民,鋼釬鑿、風鑽敲,前後歷經30余年,在峭壁懸崖間挖出一條10公裏的“天渠”。潺潺渠水,潤澤了當地1200多人,使曾經閉塞的貧困村面貌一新。當地人管它叫“大發渠”。村民們以最樸實而又最隆重的口頭命名方式,感謝他們的帶頭人——貴州省遵義市播州區平正仡佬族鄉團結村老支書黃大發。新華社記者 劉續 攝

  黃大發走在去水渠的路上(3月24日攝)。一個當時年僅20多歲的農村大隊長,帶著數百個村民,鋼釬鑿、風鑽敲,前後歷經30余年,在峭壁懸崖間挖出一條10公裏的“天渠”。潺潺渠水,潤澤了當地1200多人,使曾經閉塞的貧困村面貌一新。當地人管它叫“大發渠”。村民們以最樸實而又最隆重的口頭命名方式,感謝他們的帶頭人——貴州省遵義市播州區平正仡佬族鄉團結村老支書黃大發。新華社記者 劉續 攝

  有這樣一個人,為了開出一條“天渠”,他堅持了三十多年。他叫黃大發,是貴州一個山村黨支部的老書記。他是怎樣的一個人?他修的是什麼樣的“天渠”?他修“天渠”的故事為何能感動網友?

  修渠未成,他不信邪

  貴州省遵義市播州區平正仡佬族鄉團結村,是雲貴高原上的典型山村,山勢蜿蜒,山路崎嶇;驅車從播州區出發,要幾個小時才能趕到。

  記者來到這兒時,村裏正在施工,幾座嶄新的安置房已拔地而起,靜靜矗立在路旁。欣欣向榮的景象,讓原遵義縣水電局副局長黃著文感慨萬千:“這地方叫草王壩,過去缺水,老百姓種不了大米,只能吃苞谷沙。”

  1995年以前,草王壩地區極度缺水,石漠化極其嚴重;水稻幾乎沒法種,地裏全是苞谷、洋芋等;幾百口人圍著一口水井,人均年收入只有80多元。黃著文回憶,上世紀七十年代,他參加工作不久就到草王壩了解情況,見到村民因缺水而收集“牛腳水”(牛走過蹄印裏積累的雨水)使用。“山高石頭多,出門就爬坡,一年四季苞谷沙,過年才有米湯喝。”這首民謠,直接反映了當地的艱苦。而1935年出生的黃大發,在這裏生活了一輩子。

  缺水,是貧困的直接誘因。其實,草王壩幾公裏外,就有充沛水源。然而,高山成了險阻。當地人為了引水,曾付出艱苦努力。上世紀六十年代,受“紅旗渠”精神感召,草王壩人在政府支持下第一次大規模修渠,卻因技術等原因,十來年也沒修成。不少人打了退堂鼓,但黃大發不信邪。

  1986年,51歲的黃大發將修水渠再次提上日程。這次,不少村民卻信心不足,黃大發則“較上了勁”。吸取上次修渠失敗的教訓,1989年,快54歲的他到楓香區水利站,一邊幫工一邊學習。三年多裏,只有小學文化的他從基礎學起,下苦功夫,硬是掌握了許多水利知識。

  為了修水渠,年過半百的黃大發,不止一次往鄉裏、鎮裏跑。從草王壩到山下城鎮,有幾十裏的山路。1990年臘月的一個冬日裏,他帶著精心寫好的報告,徒步兩天趕到縣水利局。黃著文回憶説:“那天傍晚,我看到他一個老漢站在門口,滿身是泥,已不成人樣,一雙舊的解放鞋早已磨破,露出了腳趾……”這種執著和堅韌,感動了在場的人,也説服了相關領導。同年,草王壩的水利工程順利立項,但新的困難接踵而至。

  “修水渠,我願意舍命來換”

  工程批下來了,上級也撥了幾萬經費,卻仍有1萬多元需要村民自籌。這讓草王壩人犯了難。

  村民徐國樹回憶,當時籌錢有不少困難。黃大發身為支書,連夜挨家挨戶勸説。“他直接找到家裏,耐心地説,耐心地勸。”徐國樹説。

  在黃大發的堅持和誠意感召下,僅一天一夜,1萬多元就全部籌齊。在徐國樹看來,那段時間,除了苦口婆心地勸説,最讓他和村民們觸動的是,黃大發對群眾立下“軍令狀”——“修水渠,我願意拿自己的命來換。”

  資金有了,群眾動員起來了,技術人員到位了,工程在1992年正式開工,可大山橫亙在面前。要開鑿的水渠位于幾百米高的山崖上,施工條件十分艱苦,穿山開石等重體力活是家常便飯。不僅如此,有時則是生死考驗。

  一處名為擦耳岩的地方,光禿禿的絕壁直立如刀,離地面300多米,看著就心驚膽戰。測量人員不敢過去,50多歲的黃大發腰間拴著纜繩,讓人從山頂一尺一尺往下放,自己懸在絕壁處一寸一寸地測量。看到老書記奮不顧身,小夥子們也一  個個懸在絕壁邊。就這樣,三個多月後,擦耳岩等多處絕壁的測量工程全部完成。

  參加修渠的村民徐國太回憶,在黃大發看來,沒有困難不能克服,“每當遇到困難,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後來,如果哪天他不去,工程肯定進行不下去。”靠著這種忘我精神,黃大發帶領200多鄉親,靠風鑽、鋼釬等簡單工具,歷時3年多,在懸崖峭壁上開出了一條主渠長7200米、支渠長2200米、橫穿多座大山的人造“天渠”。

  修渠期間,黃大發整個身心都撲在工程上,幾乎沒有精力關注家裏,家人生病也來不及照顧,他的一個女兒、一個孫子相繼因病離世。1995年,當水渠竣工、鄉親們世代期盼的山泉水流入村裏時,黃大發哭了。徐國太回憶説:“看到他哭,我們也跟著哭……他那麼堅強的人,一心就為修這條渠。”

  “我就是為群眾辦事的”

  如今,以黃大發名字命名的“大發渠”,已滋養了一方水土20多年,不僅解決了數百戶的人畜飲水的問題,還能灌溉良田。草王壩也成了易地扶貧搬遷移民安置點。

  在村裏,記者見到了82歲的黃大發。退休的老書記身體硬朗,精神矍鑠,説起話來字字鏗鏘。提到水渠,他似乎有説不完的話。黃大發説:“從當村裏大隊長開始,我就決心做三件事,一是引水,二是修路,三是通電。”老書記説,現在這三件事都辦到了。

  老書記做的,何止三件事。村裏通水後,黃大發帶領鄉親們開展“坡改梯”,將稻田增加到720畝,每年能收稻谷80萬斤。上世紀九十年代,他發動群眾選址建學校。到現在,草王壩考出了20多個大學生。現在已是養羊專業戶的徐國樹説,家裏出了2個大學生,“有了水,生活確實大變樣了。”

  六十年代至今,為了修渠、通路、通電,黃大發堅持了五十多年。如今耄耋之年的他,仍堅持親自護渠。記者隨著老書記的腳步,也走上了“大發渠”。在擦耳岩附近,渠邊的絕壁懸崖讓記者兩腿發軟。那一刻,才真切體會到為什麼人們説“大發渠”是“人間奇跡”。

  老書記的堅韌、執著精神,也感動了許多網友:“一生只為一條渠,給老書記點讚”“一條生命之渠,一段人生傳奇,一座時代豐碑”“這故事可以拍成電影”……

  對各種讚譽,黃大發倒覺得自己不應這麼被關注。他説:“我是黨員,大家選我當支書,就是為群眾辦事的。”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相關新聞
  • 遵義老支書黃大發:絕壁鑿“天渠”壯志淩山河
     一個當時年僅20多歲的農村大隊長,帶著數百個村民,鋼釬鑿、風鑽敲,前後歷經30余年,在峭壁懸崖間挖出一條10公裏的“天渠”。潺潺渠水,潤澤了當地1200多人,使曾經閉塞的貧困村面貌一新。
    2017-04-18 19:49:01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7上海國際車展拉開帷幕
    2017上海國際車展拉開帷幕
    埃及發現貴族大墓 出土多具木乃伊
    埃及發現貴族大墓 出土多具木乃伊
    中越海警舉行2017年首次北部灣共同漁區海上聯合檢查
    中越海警舉行2017年首次北部灣共同漁區海上聯合檢查
    絕壁鑿“天渠” 壯志淩山河——記貴州遵義市老支書黃大發
    絕壁鑿“天渠” 壯志淩山河——記貴州遵義市老支書黃大發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0838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