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花幾百萬租一輩子 小米員工"半價房"到底怎麼樣
2017-03-28 15:47:45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北京3·17新政出臺,限購升級之際,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小米公司”)推出員工“半價房”的新聞格外引人眼球。一些小米公司員工的反應卻是相當平淡。

  “狂喜、激動、猶豫、平靜”,小米員工王彭(化名)這樣形容自己對“半價房”的感受。

  王彭説,最初聽説半價房是在公司年初的年會上。副總裁祁燕的一番話令王彭陷入狂喜。

  “她説給員工安排了房子,是和萬科合作的,在永豐路和北清路交匯處,價格只是市場價的一半。”王彭説,周圍的同事聽完都非常高興,大家忍不住歡呼。此後的一周,小米公司的氛圍都十分熱鬧,大家都對這個事很關注。

  從1月17日到3月1日,公司正式發出3封全員郵件徵集員工的購房意願。可除了第一封,王彭再也沒閱讀過其他內容。

  時間回到2014年年初,小米正是那只互聯網“風口上的豬”,手機市場佔有率第一,手環、充電寶等産品也深受年輕人喜愛,風頭正勁的小米公司董事長雷軍給萬科總裁鬱亮提了一個問題:你們蓋的房子價格能不能降一半?

  3年過去,小米和萬科的攜手似乎解答了當初雷軍的問題,可年後的小米總參(小米公司第二座辦公大樓)卻再也不見員工聚在一塊兒討論房子的場景了。

  租一輩子的“內部房”

  “花幾百萬元買個房子,若沒有産權的話,大家都覺得不值。”現在,王彭聊起這些“內部房”顯得很平靜,看完公司第一封郵件中對房子的介紹後,王彭就打消了貸款租房的念頭。

  據1月17日小米公司第一封郵件顯示,目前的“內部房”有兩種項目類型可供選擇,一種為普通住宅,以70~90平方米兩居為主,均價大約為5.5萬元/平方米;一種為疊拼,面積為178平方米,加上贈送地下室和庭院等面積約為300平方米,總價950萬~1000萬元/套,物業費8.9元/平方米。

  這些“內部房”由萬科和小米公司共同持有産權,萬科稱其為“中國首個企業共享精英社區”,檔次和定位甚至會高于萬科翡翠係住房。但購買者無法獲得産權和房本,不能落北京戶口,也不能在公開市場上自由交易,只能在小米公司內部流轉。

  “剛開始大家都想要,但一看沒有産權,興致就不高了。”王彭直言,5.5萬元/平方米的價格著實令人心動,海淀永豐産業基地周邊的商品房至少10萬元/平方米。小米公司給出的價格令他也猶豫了很久,但一想到以後沒有産權帶來的種種不便,他還是放棄了。

  還在實習期的李磊(化名)根本不知道“內部房”的事,打開郵箱才發現自己也收到了徵集購房意願的郵件,“雖然和我沒什麼關係,但是還是比較認可這種福利。”李磊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公司還是比較人性化的,已經在考慮員工安居的問題,但即使是半價,自己也買(租)不起這房子。

  除此之外,李磊還有和王彭一樣的擔心:“萬一哪天小米解散了,這房子怎麼辦?沒有産權的房子後期問題會很多,很棘手。”

  “現在市場上有這麼多的商品房、二手房,他不見得來租你的房子。”首都經貿大學土地資源與房地産管理係教授趙秀池算了筆賬:按5.5萬元/平方米計算,租90平方米的房子就得495萬元,土地的産權是70年,每年的租金大概是7萬多元;將495萬元存入銀行,按照3%的利率計算,一年收益就有近15萬元。趙秀池認為,一次性交付一輩子的租金對年輕人顯然不劃算,萬科和小米公司這次的合作還應多斟酌。

  北京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韓世同也認為,盡管提供了住房,但萬科和小米公司這次的合作還是滿足不了員工真正的需求。

  據了解,目前小米公司意願徵集階段已經基本結束,內部員工認購登記完成後,小米公司將根據認購數量確定與萬科的合作范圍和面積。如果認購人數超過萬科能夠提供的最大額度,可能將通過抽簽方式決定最終購房資格;相反則可能縮減合作面積。

  “我只有一個難題——房子”

  如果這次小米公司和萬科的合作沒辦法解決住房問題的話,王彭準備離開北京了。

  去年5月,王彭加入小米公司。作為一名剛畢業兩年的技術人員,他的月薪有1萬多元。但高昂的房價始終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在不到一年時間裏,王彭已經搬了3次家。從北五環外的上地到東三環的三裏屯,再到北三環外的知春路,每一次搬家都讓王彭覺得特別無奈。

  “以前一個人的時候還好,苦就苦點;現在和女友兩人,總不能苦了她吧!”現在,王彭和女友住在知春路上一間20平方米的客廳隔斷屋內,一個月的房租是3500元,“每天早上上廁所都要排隊。”

  王彭説他已經不奢望在北京買房了,馬上就要結婚了,他想去一個房價低一點的城市,比如杭州、武漢。對于是否會繼續留在小米公司,王彭説:“我只有一個難題——房子。”

  而李磊從一開始就沒想過留在北京。

  “我想在北京漂兩年,多點工作經歷。”李磊現在住在北五環外的回龍觀新村中區,高昂的生活成本令他成了“月光族”。每次聽著周圍人談論房價,李磊都像個局外人,“反正買不起”。他現在只等著小米公司的轉正通知,“這樣工資就能高點”。

  這幾天“小米電視”正式對外發布,李磊天天忙到晚上12點多才能到家。從公司到家,路上來回要花費近兩個小時,“在北京買房這種事對大部分小米人來説,還是天方夜譚。目前絕大部分人的需求不是買房,而是租房。”他希望公司以後可以推出針對中低層員工的租房福利政策,比如租房補貼或者和房地産商合作出租房等。

  中國房地産業協會發布的房價行情顯示,北京房價已連續17個月環比上漲,自2015年10月到2017年2月,北京平均房價已經由37221元/平方米,漲至60738元/平方米,漲幅高達63.18%。

  隨著北京這座特大城市的日益擴張和生存成本的不斷提高,人才外流的現象近幾年也越來越嚴重。北京大學2012年曾公布數據,北大約七成本科生、四成研究生選擇京外就業。清華大學2015年則披露,清華畢業生京外就業率連續3年突破50%。

  合作建房模式或可探索

  為了抑制房價上漲,北京市政府也採取了許多調控舉措。此次萬科和小米公司合作建房的永豐項目,是北京市推出的“限房價、競地價”試點地塊。

  據北京市國土資源局資料顯示,2016年12月1日,萬科以50億元的價格及居住100%自持的條件競得海淀永豐産業基地(新)HD00-0401-0062、0166、0158地塊。同一天,萬科與北京金第聯合以59億元的價格及居住100%自持、公建100%自持的條件競得海淀永豐産業基地(新)HD00-0401-0132、0120、0162地塊。

  按照政府部門要求,這些試點項目設定競拍價格上限的同時,設定銷售均價和最高價格,當競價達到上限之後就開始競自持面積。這兩塊土地的商品住房銷售均價不得超過53400元/平方米,且最高銷售單價不得超過56100元/平方米。

  去年12月4日,萬科集團副總裁、北京區域首席執行官兼北京萬科總經理劉肖發布計劃——“合作建房”,即找到海淀高新技術企業合作建房,通過“合作建房、共享權益”來共同運營房源。

  “我們設想的辦法是從傳統的‘開發銷售模式’轉變到‘經營服務模式’,通過眾籌破局,運營解題,政府、眾籌企業、開發商協同聯動,共同推動區域發展。”劉肖當時表示,萬科為這兩個地塊建立相應的眾籌平臺,邀請企業參與眾籌,共同開發。

  分工方面,參與眾籌的企業負責在早期進行眾籌投資,同時向北京萬科提交相應的眾籌項目運營費用,在項目建設完成後企業員工可租賃相應房源,租金再由眾籌平臺直接返回相應企業;北京萬科作為主要業主方負責房屋建設和配套引進,為社區提供高效便捷的物業管理和配套經營服務。

  “新生事物都是在灰色地界當中産生的,不如讓它們嘗試探索一下。”韓世同拿工業園區的演變和發展舉例,他表示,以前的工業園區是以廠房為主,後來企業主配套宿舍給員工住,才慢慢地發展成如今以寫字樓為主的現代産業園區。對于小米公司和萬科的攜手,韓世同認為不必求全責備,可以讓它們多嘗試,“工業企業和開發企業組合,開發的房子顯然比工廠宿舍要好。”

  此前,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萬科與小米公司合作眾籌建房,一方面能充分利用萬科的開發和管理優勢,另一方面也可充分利用小米背後的粉絲經濟效應。因此雙方合作前景比較看好,後續無論是“先租後賣”還是“先投資後選房”都不失為一個創新性嘗試。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明宇
新聞評論
    航拍湖北麻城一建築工地腳手架垮塌事故現場
    航拍湖北麻城一建築工地腳手架垮塌事故現場
    “少年俄羅斯”選美大賽
    “少年俄羅斯”選美大賽
    上海虹口足球場起火 火勢被撲滅無人受傷
    上海虹口足球場起火 火勢被撲滅無人受傷
    故宮曬出賞花圖
    故宮曬出賞花圖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21120710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