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國家中心城市爭奪:除了“面子” 更重要的是“裏子”
2017-03-22 12:31:05 來源: 中國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要“面子”,更要“裏子”

  在業內人士看來,各城市競相爭奪國家中心城市的稱號,實際上是一種政策競爭。

  “一旦被確定為國家中心城市,那麼這個城市的發展潛力、發展優勢和前景,就得到了國家最高層面的認可。”中國區域科學協會會長、北京大學教授楊開忠認為,這種認可對一個城市的發展來説,無疑是一種品牌,也是一次城市營銷的極大成功。

  杭州市原市長張鴻銘對《中國新聞周刊》説,國家中心城市是處于城鎮體係的最高層級,肩負著國家使命,代表了國家形象。“如果能入選,對杭州提升國際化水平,建設世界名城,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

  對此,武漢市市長萬勇也表示認同。3月7日,他在湖北代表團開放活動上接受《中國新聞周刊》記者提問時回答説,國家支持武漢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意味著武漢在全國發展大格局中,地位在提升、影響在擴大”。

  除了“面子”,更重要的是“裏子”。

  劉治彥對《中國新聞周刊》説,有了國家中心城市這個“標簽”,就有可能獲得更多的政策資源和投資傾斜,比如在基礎設施建設、公共服務投入、交通中心、信息網絡中心、文化事業等方面得到優先考慮。

  “政策定位對于一個城市發展來説,意義至關重要。”陜西省規劃委員會專家組成員、西安建築科技大學教授呂仁義認為,“如果榮膺國家中心城市,勢必能帶來很多建設項目,經濟和交通建設都會大大提速。”

  政策和建設機遇的紅利作用有多大?呂仁義舉了幾個例子:比如深圳過去是個漁村,國家將其打造為特區,如今已經是全國一線城市;百年前的上海,不過是個縣城,歷史上的機遇造就它一躍成為國際都市;百年前的石家莊,地圖上都找不到,後來通過持續建設和政策傾斜,現在是河北省會。

  “如果我有某一個項目,肯定優先考慮國家中心城市。”全國人大代表、步步高商業連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填在今年兩會小組討論中發言説,“因為國家中心城市和一般的省會城市相比,同樣的地段和物業,投資力度不一樣,資産價值也不一樣。”

  “國家中心城市建設可以將城市變成一個巨大的磁場,將資金、人才、政策等各方面的資源不斷地吸引到你這個地方來。”劉治彥説。

  不過,在李曉江看來,國家中心城市不僅是一頂帽子,更是一種責任。這個責任就是帶動區域協調發展,帶動區域參與國際競爭的能力。

  “應該從全球競爭、國家責任等視角認識國家中心城市的使命,伴隨著我國的世界地位提升和開放戰略的提出,應有更多的城市進入全球城市體係,支撐國家戰略。”他説。

  李迅對《中國新聞周刊》説:“當前中國正在進行産業轉型升級,從中國制造到中國創造,要參與全球的産業分工,提升産業分工的層次;同時還要設立各類對外開放的平臺,比如自由貿易區,統籌建設國際交流區,提升中國國際化程度和國際競爭力;建立國際性的綜合交通樞紐,提升中國的國際門戶和樞紐地位等等,都需要國家中心城市帶動。此外,還有一些重要的區域發展戰略,比如京津冀一體化戰略、‘一帶一路’戰略、長江經濟帶戰略,都離不開國家中心城市的引領作用。”

  為了讓國家中心城市更好地承擔國家戰略,清華大學建築學院教授尹稚建議,將來對國家中心城市進行政策幹預。

  今年初,他的團隊在《北京城市規劃》發表了一篇題為《基于國家戰略視野的國家中心城市建設》學術文章。

  在這篇文章中,尹稚認為,國家中心城市的發展,需要從國家層面進行整體戰略布局和政策幹預。幹預的重點是促進國家中心城市的高端要素集聚、國際門戶開放、科技創新驅動、文化軟實力打造、環境品質提升、體制機制創新、中心城市與所在城市群的協同互動。

  尹稚還列舉了幾種主要的幹預手段,比如設立國家級重大政策改革區、投放國家級重大建設項目、扶持國家級重大戰略資源等。他認為,只有這樣,才能確保國家戰略意圖、戰略路徑和戰略理念得到有效落實。★

  (記者蔡如鵬 實習生呂銀玲對本文亦有貢獻)

   上一頁 1 2 3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明宇
新聞評論
    亞投行迎來香港、加拿大等13個新成員
    亞投行迎來香港、加拿大等13個新成員
    直擊空軍學員夜間飛行訓練
    直擊空軍學員夜間飛行訓練
    北京:春雪或伴春雨至
    北京:春雪或伴春雨至
    英國議會大廈附近發生襲擊事件
    英國議會大廈附近發生襲擊事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21120673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