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新華網 > 新聞中心 > 正文

歷史性工程 歷史性一步——京津冀協同發展3周年實地探訪記

2017年02月19日 11:13:09 來源: 新華社

  從“大樹底下不長草”到“大樹底下好乘涼”

  ——破除“一畝三分地”思維定勢,一種促進區域協同發展的體制機制正在建立,京津冀發展整體性增強

  2017年1月20日,京冀産業協同發展聯席會議在京舉行,北京16個區的主管副區長和河北省13個地市的主管副市長全部到會。

  “京冀兩地經信主管部門的合作已經是機制性的,不過如此大范圍、高規格,確實是第一次。”北京市經信委主任張伯旭説。

  相對長三角、珠三角等地區而言,京津冀發展不協調、不平衡的矛盾最為突出、最為復雜,關注度最高,解決難度最大,重要原因就在于協同發展還存在諸多體制機制障礙,如要素流動面臨顯性和隱形壁壘,區域發展統籌機制欠缺……

  北京諾禾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提供基因組學解決方案的公司,近年將武清作為第二總部,人員發展到700多人……

  “這家企業享受武清人才獎勵政策的就有453人。從2014年底至今,人才獎勵政策資金總共達到1411.76萬元。”武清區委組織部副部長車萬裏算了一筆賬,“我們每年拿出上一年度區級財政一般預算收入的千分之五用于人才獎勵。”

  創新驅動發展的背後是人才驅動。為搶抓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歷史性窗口期,武清引資引智並舉,聚集了11位院士、8位國家千人計劃獲得者。良好的産業發展和人才技術基礎,推動武清2016年地區生産總值、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分別增長11.5%、13%。

  從武清可窺全貌——3年來,從中央到地方,通過深化體制機制改革,打破行政壁壘,構建開放的區域統一市場。

  3年來,一個目標一致、層次明確、互相銜接的協同發展規劃體係基本建立,推動三省市“一張圖”規劃、“一盤棋”建設、“一體化”發展。

  這是全國第一個跨省級行政區的“十三五”規劃——“十三五”時期京津冀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印發實施,進一步打破了三省市“一畝三分地”的思維定勢。

  3年來,三地加快破除行政管理、資源配置等方面的體制機制障礙:

  ——京津冀三省市政府與中國鐵路總公司共同出資建立京津冀城際鐵路投資公司,推動區域軌道交通網絡一體化建設;

  ——京津冀海鐵聯運集裝箱班列正式運行,實現三省市海運與鐵路運輸、公路與鐵路運輸有效連接;

  ——北京、天津、石家莊海關全面啟動實施區域通關一體化改革,2016年北京海關進出口跨關區報關單平均通關時間縮短近一半……

  3年裏,體制機制正進一步走向對接。

  從領導小組辦公室發放督辦單、召開協調會等方式加大協調力度,到京津冀三省市建立常務副省(市)長定期會晤、京津冀協同辦主任聯席會議、各部門常態化會商等三級會商制度,各方面都在加強協調和聯動。

  “協同發展的核心問題是體制機制問題。”中國社科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所長李平説,“京津冀現在‘一畝三分地’的思維已經開始打破。”

  曾幾何時,渤海灣沿岸港口各自為戰,相互殺價……今天,這種景象伴隨協同機制初步建立已有所改觀。

  天津港集團與河北省港口集團共同出資組建渤海津冀港口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形成港口資源互補優勢。

  “北京大道”——渤海新區一片鹽鹼地上,一條筆直的6車道大道貫穿,路旁標牌上4個字格外醒目:就在渤海新區生物醫藥園揭牌前,當地將“化工大道”改成了“北京大道”。

  更重要的,是另一條“路”的延伸——歷經近一年的努力,在國家食藥監總局批準後,異地延伸監管機制的確立,才催生了這個生物醫藥園區。

  “在北京,有限的土地、禁限目錄的限制,使我們很難做大。”北京北陸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段賢柱説,選擇滄州,不僅是因為給了優惠政策,更重要的是“北京藥”身份的保留,“這是最吸引我們的地方。”

  “有了這些機制,以前是大樹底下不長草,現在是大樹底下開始好乘涼。”蘭丕祿説。

  從“歷史性一步”到“積跬步以致千裏”

  ——開局良好,未來可期。京津冀“聯合艦隊”已揚帆啟航,正向著光明的彼岸遠航

  13.7公裏!古老的京杭大運河,從滄州市中心穿城而過……滄州市規劃館巨型沙盤前,歷史和現實,在這裏交融。

  這條千年歷史的京杭大運河,曾將一個個城市串在一起,將中國南方和北方連在一起……

  如今,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恰如又一根紅線,將三省市一億多人的命運緊緊聯係在一起……

  京津冀協同發展怎麼樣?老百姓最有發言權。

  2016年8月,北京市社情民意調查中心對3000名京津冀常住居民進行的民意調查結果發現:84.9%的居民對京津冀協同發展有信心;“交通更加便利”居各項影響首位,得到6成居民認可;在關注産業領域的居民中,7成以上認為突出成果是三地“部分産業實現轉移對接”和“取消長途漫遊”。

  “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瞻遠矚,布下了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大棋局。在這個大棋局上,京津冀都是受益者。”張伯旭有感而發地説,“時間越久,這個認識就越清晰。”

  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是一個巨大的係統工程,也是一項歷史性工程——3年過去,京津冀協同發展開局良好,取得階段性成果,但仍然面臨一係列問題和挑戰……

  “主要表現為兩個‘短板’:一是北京當前的城市空間結構和軌道交通體係仍不盡合理,二是京津冀區域的教育、醫療等公共設施與服務水平落差過大。”北京市社科院副院長趙弘説。

  2017年,是實現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近期目標的關鍵之年。

  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取得明顯進展,交通一體化、生態環境保護、産業升級轉移等重點領域率先取得突破……目標明晰,任務艱巨。

  “我們要再加油,再發力,再起航,實現‘突破中的突破’。”天津市發改委副主任杜威説。

  在北京,目前城鄉建設用地2921平方公裏,而“十三五”規劃控制目標定為2800平方公裏以內。

  “這就要求2017年至2020年全市年均減少存量30平方公裏。減得更多,才是新的建設用地規模,從而對新增用地和新增産業形成更加嚴格的約束。”蔡奇説。

(新華全媒頭條·京津冀協同發展調研行·圖文互動)(8)歷史性工程 歷史性一步——京津冀協同發展3周年實地探訪記

  于家堡金融區的樓盤矗立在天津海河岸邊(2014年11月7日攝)。新華社記者 岳月偉 攝

  高樓聳立,街道縱橫……天津濱海新區中心商務區,海河兩岸,于家堡金融區和響螺灣商務區隔河相望,初顯繁華景象。

  這裏是濱海新區的核心區,也是未來京津冀企業總部集聚區。

  “各類企業加速入駐,區內注冊企業總量超過1.7萬家,海河兩岸樓宇租售率達到52%。”中心商務區經濟發展局局長岳毅宏説,2016年所有新增市場主體中超過30%來自北京。

  “對濱海新區來説,經過一段時間的航行,馬上就可以看到海上絢爛的日出了。”天津濱海新區發改委副主任王維斌説,“積蓄力量,再過一兩年左右,京津冀協同發展還會有非常大的進展和突破。”

  就在不遠處,大沽炮臺上,鐵炮靜默——

  一個多世紀以前,八國聯軍從這裏登陸,火燒圓明園,給一個古老國度留下了難以磨滅的恥辱……

  一個多世紀後,這個曾經積貧積弱的文明古國,在連續多年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後,正在日益邁向世界舞臺中央,這個國家的首都和周邊地區正深入對接,邁步從頭越……

  “我們將凝心聚力,銳意進取,擼起袖子加油幹,確保非首都功能疏解取得明顯進展、京津冀協同發展確定顯著成效,以優異成績迎接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蔡奇這樣説。

  “堅持把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作為政治之責、發展之要,積極主動融入重大國家戰略,著力構建高水平對內對外開放的新平臺……”天津市市長王東峰表示。

  “下一步,河北將把京津冀協同發展作為貫穿河北發展全局的一條主線,重點抓好中央頂層規劃落實落地、承接非首都功能疏解等重點任務,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取得更大成效。”河北省省長張慶偉説。

  展望未來,前景振奮人心:

  ——2019年下半年,6條軌道從航站樓下穿過的北京新機場將投入使用,近期目標是年運送7500萬人次……

  ——到2020年,北京“大城市病”等突出問題有望得到緩解,區域一體化交通網絡將基本形成,區域內發展差距趨于縮小,京津冀協同發展、互利共贏新局面將初步形成。

  ——到2030年,首都核心功能更加優化,京津冀區域一體化格局基本形成,區域經濟結構更加合理,生態環境質量總體良好,公共服務水平趨于均衡,成為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和影響力的重要區域,在引領和支撐全國經濟社會發展中發揮更大作用。

  “這3年起步良好,可以説邁出了歷史性一步。積跬步以致千裏,到2030年,塊頭比長三角、珠三角還大的京津冀,就一定會輻射、帶動和引領中國邁向‘第二個一百年’!”京津冀協同發展專家咨詢委員會副組長、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鄔賀銓院士説。

  穩扎穩打,步步為營——

  2016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主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再次發出了號召——規劃建設北京城市副中心,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是歷史性工程,必須一件一件事去做,一茬接一茬地幹,發揚“工匠”精神,精心推進,不留歷史遺憾。

  不遠的未來,一個國際一流的和諧宜居之都,一個輻射環渤海地區和北方腹地的新型首都圈,一個以首都為核心的世界城市群,一個新的經濟增長極、中國經濟發展新的支撐帶,必將在渤海之濱、中國華北、世界東方崛起……(記者:李斌、熊爭艷、李鯤、孔祥鑫、高博、楊毅沉)

   上一頁 1 2 3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0491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