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諾獎兩作家,“同尋”歷史與現實勾連的通道
2019年10月18日 14:21:2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10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這是10月10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瑞典文學院拍攝的2018年和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的代表作品。

新華社記者鄭煥松攝

  田泥

  近日剛剛斬獲2018年、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奧爾加·托卡爾丘克與彼得·漢德克,以基于現實的幻象構築獨特的藝術氣質,贏得世人關注。但同時也引發了有關諾獎的“衝擊波”,並延伸出諸多話題與後續效應。

  究竟兩位諾獎獲得者,如何以藝術展開了幻象的尋找,構築了夢的現實,並獲得想象之外的支撐,探尋人的存在形態及意義?我們可回到文本,看看他們各自的內心世界。

  其實,中國讀者對兩位作家並不陌生。奧爾加·托卡爾丘克是波蘭女作家、詩人、心理學家和劇作家。代表作有《書中人物旅行記》《太古和其他的時間》《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航班》等。其中,《太古和其他的時間》(1997年)和《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1999年)先後獲得波蘭最高文學獎“尼刻獎”,並被譯介到中國。她的諾獎獲獎理由是:“她用百科全書式的熱情呈現了一種充滿想象的敘事,代表了一種跨越重重邊界的生活方式。”

  《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由數十個短小的特寫、故事、隨筆結集而成,是一部多層次、多情節的小説,以拼貼畫的形式散淡構成。內在的線索看似無形,卻潛藏在敘述中。波蘭語翻譯家易麗君在《文學創作中的七巧板(譯序)》一文中這樣介紹:“她善于將迄今看起來似乎是相互矛盾的東西聯在一起:將質樸和睿智聯係在一起,將童話的天真和寓言的犀利聯係在一起,將民間傳説、史詩、神話和現實生活聯係在一起,其表現手法可以説是同時把現實與魔幻乃至怪誕糅合為一,文字在似真似幻中反映出一個具體而微妙的神秘世界。”小説以率性的拼貼方式,在夢與現實、想象與歷史的交接處,探索生命本體,發掘生命意義。作者憑吊過去蔥鬱的波蘭景象,將目光停留在現實層面,透出對生態環境的擔憂,以及對歷史中原初生命形態的追索。

  作家以隱喻的方式,勾勒波蘭在歷史中因環境與戰爭導致的流變,真實與虛構、現實與歷史、生活與傳奇等相互纏繞,構成了一部散淡的史詩。夢與現實的撞擊,城市與人的糾葛,縈繞在空氣中,散發著濃鬱神秘的氣息。于是,自然、生命、愛、性等,都在夢的現實中展現,顯示出生之遊離與死之飄忽間的種種輪回。作家以夢的方式去尋找人與自然的契合,但宇宙在秩序與混沌中構成了世界,世界又在遊移中失去具體的可知性,人顯示出極度的孤立無助。而小説《太古和其他的時間》蘊藏著作家對當今人類生存狀態的關懷和憂慮,表達了對于原始自然生態圖景的向往,探尋著人生的意義和世界萬物存在的奧秘。

  相較于奧爾加·托卡爾丘克的溫柔奇幻,奧地利小説家、劇作家、詩人彼得·漢德克則顯得極具反抗性,其創作也更具敘事性與史詩性。這位被認為是當代德語世界最重量級的作家,是畢希納文學獎、卡夫卡文學獎的獲得者。他于1942年出生在奧地利克恩滕州格裏芬一個鐵路職員家庭,母親是斯洛文尼亞人。他的代表作有:劇本《罵觀眾》、小説《守門員對點球的焦慮》等。此外,漢德克與文德斯合作編劇的《柏林蒼穹下》更是影史經典,自導的電影《左撇子女人》曾獲戛納電影節最佳影片提名。他的諾貝爾文學獎獲獎理由是:“憑借著具有語言學才能的有影響力的作品,探索了人類經驗的外圍和特異性。”漢德克一直熱衷于對內心世界的研究,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説《大黃蜂》(1963年),以自己孩童時代的經歷為底本,充斥著夢境、村莊和戰爭。之後,他撰寫了被人詬病的“説話劇”《罵觀眾》(1966年)。這部作品其實和辱罵沒有關係,只是用近似音樂的關係,來表達和分析演員和觀眾之間的節奏。作品《卡斯帕》(1968年)則反思規范意識與異化的語言秩序對思想的束縛,在現代戲劇史上的地位堪比貝克特的《等待戈多》。嚴格地説,漢德克早期作品多是反結構、反情節、反人物塑造的顛覆樣式。

  漢德克曾倡導自我與現實接觸,以主體觀察為“真相”的“新主體性”文學。在後期代表作中,最為突出的是以女性為中心的表達。如小説《無欲的悲歌》(1972年),寫出了天主教母親在宗教、習俗和道德的禮儀中生與死的故事,這部小説被視為上世紀70年代德語文壇“新主體性”文學的巔峰之作。《左撇子女人》(1976年)展示了女主角瑪麗安娜解除與丈夫的婚姻,堅定追尋自我的故事。而《鉛筆的故事》(1982年)等表達了對社會生存現實的困惑。顯然,生存現實空間的缺失和找尋自我依然是主題,主體與世界的衝突構成了敘述的核心,並通過對幻象的尋找,來實現自我構想中的完美世界。

  上世紀90年代後,漢德克創作帶有政治傾向的戲劇,以揭露戰爭、暴力等對人性及文化的摧殘。1995年,漢德克前往塞爾維亞旅行,寫出了遊記《冬日的旅行》。2016年,漢德克曾到訪中國,在北京、上海及烏鎮均舉辦過活動。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他曾指出應該平衡不同方面的觀點,當西方媒體稱塞族是“邪惡”時,他用《冬天的故事》來傳達塞爾維亞人自己的聲音。彼得·漢德克中文譯者梁錫江在接受《新京報·書評周刊》採訪時也提及,“求真”或揭露真相的衝動是貫穿漢德克寫作生涯的主線之一,同時他也關注弱勢群體和普通人的生活,能夠“用優美的筆調,用超脫的、富有同情心的幽默感去描述這一切”。

  彼得·漢德克的創作涉獵廣泛,但敘事性、史詩性的創作是他的重點,漢德克向來反抗傳統現實主義敘事,但最終叩響了現實主題的大門。反抗文學介入政治的他,無疑走得更遠。“我在觀察。我在理解。我在感受。我在回憶。我在質問。”他一直在尋找內心世界和外在世界之間的平衡。

  奧爾加·托卡爾丘克與彼得·漢德克都有鄉村田園生活經驗,他們以自己的視角看待歷史與現實,或以奇幻精妙的敘述方式,展示隱秘的內心世界並反思歷史;或跳出傳統意義上的書寫樣式,以文學的“別一種樣式”展開對幻象的尋找,構築了一個多義的精神故鄉。而尋求歷史與現實勾連的通道,直面人性與現實的衝突,在藝術世界裏感受永恒與和諧,是他們在寫作中的共性所在。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