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零零後
2019年10月11日 15:32:21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11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韓浩月

  《零零後》導演張同道跟蹤拍攝12年,拍下了一個男孩與一個女孩從幼兒園到大學的成長過程。這樣的形式,自然會讓人想起2014年公映的美國電影《少年時代》,只是看這部《零零後》,在觀感上會有更親近的感覺,因為銀幕上展現的是兩個中國孩子,是2000年後出生的一代中國年輕人的縮影。

  在選角上,導演將鏡頭對準的孩子看上去有些“另類”,但也比較有代表性,幼兒園時期的男孩池亦洋不講道理、咄咄逼人,很兇悍地與老師辯論足球規則,同時期的女孩王思柔膽怯內向,會因為一點小事委屈哭泣……這是一幅真實的幼兒畫像。2006年張元改編了王朔的小説拍攝了同名電影《看上去很美》,《看上去很美》中的幼兒園與《零零後》中的幼兒園有很大的不同,如果非得總結出一條來的話,那就是《零零後》裏的幼兒園,少了那麼一點“陽光燦爛”。

  零零後這一批孩子,仍然是獨生子女一代,除此之外,因為經濟發展的加速,人群流動遷移的加快,社會壓力的增強,種種外力由大人身上傳導給孩子,所以零零後也是孤獨的一代,留守兒童在這一時期成為社會問題,青少年出國學習成為常見現象,在時代潮流中,那些孩子的表情與眼神裏,有了倔強、躲避、隱忍、無奈……

  《零零後》以幼兒園、中學、當下這三個時期為切片,交互呈現了池亦洋與王思柔的成長與變化,在這個過程裏,幼兒園裏的老師起到了關鍵作用,尤其是李老師,她用自己的原則性、母愛與堅持,花費了大量時間與精力,幫助兩個孩子糾正性格,使得他們長大後成為兩個令人欣賞與喜愛的年輕人。就影片給出的信息看,老師在對孩子的教育方面,重要性是要大過家長的。而家長在片中的表現,亦能代表零零後們家長的焦慮與矛盾:要不要上興趣班、輔導班,要不要上痛苦的舞蹈課等藝術培訓課程,要不要出國讀書,出國後要不要寄養于外國家庭……

  正是因為家長對孩子的期望太多,貌似選擇太多但又共同擠上一條擁擠的競爭之路,所以觀眾在《零零後》當中才看不到《看上去很美》的那種單純與美好。好在,零零後的孩子在長大後,擁有了更寬闊的視野,能夠獲得更多的信息,更為難得的是,他們從充滿壓力的童年中走出來之後,擁有了基本的反思與自嘲能力。當王思柔被美國的三個寄養家庭趕出來的時候,她不是抱怨,而是在聳肩説一句“這就是生活”之後,開始人生第一次真正的選擇——“既然長著一張中國臉,説著中國話,那就要到中國生活”。當王思柔回到童年時的幼兒園,陪伴著一位當年像她那樣孤僻的孩子一起玩耍時,這個畫面令人感動,也意味著零零後的長大成人。

  零零後群體究竟是什麼樣子?家有零零後的家長們,或許對自家的孩子有一點了解,但卻對這一整體感到模糊。在這個以中年人為主流構成的社會裏,青少年們是很少介入的,他們有著自己的暗號與密碼,甚至在網絡上創造了自己的“語言”,與父母之間的距離,只會比前幾代人還要遙遠。有的家長甚至會覺得,自己完全不懂自己的孩子,因此有了誤會、爭吵甚至反目,但很少有人能像幼兒園裏的李老師那樣,耐心持久地溝通,彎下腰來與孩子平等地對話。

  池亦洋與王思柔表現出了零零後長大成人的樣子:男孩穿上橄欖球國家隊的隊服上場為國爭光,女孩開朗細膩溫柔有著極強的獨立自主能力,這讓人欣慰,也讓人遐想:願每個零零後孩子都能擁有美好的成長、美好的青春。但在祝福零零後的同時,也要想到,池亦洋與王思柔並不能代表零零後全體,這個群體當中,仍然有許多與他們不一樣的人,他們的故事不被人知曉,他們的青春仍然與童年的灰暗相連,他們沒有幸運地遇到自己的李老師,還有,他們也沒有能提供足夠學費讓他們報班、出國的父母。

  但這並不能否定《零零後》作為一部電影的價值,因為它提供了一個解決方案,這個方案簡而言之就是四個字“理解與愛”,當父母與社會嘗試去理解孩子,去支持年輕人的夢想,那麼無論這些孩子在過去經歷、承受了什麼,他們一樣有很大可能擁有煥然一新的面貌與心靈。沒有什麼比看著一代人長大成人更令人欣慰了,我很看好零零後。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