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曾鞏一醇儒
2019年10月11日 15:32:5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11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王若辰

  “唐宋八大家”中有這麼一位: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康震在“百家講壇”中講到他,稱他為唐宋八大家中的“非常七加‘一’”;

  作家馬伯庸給他寫文章,稱他為“小透明”;

  學生們説課本上要求“全文背誦”的沒有他的文章,似乎不知道他有什麼作品。

  往前數,文化大家錢鐘書在《宋詩選注》中評價他:遠比蘇洵、蘇轍好,七絕有王安石的風致。

  再往前,清初,被譽為“天下清官第一”的張伯行編《唐宋八大家文鈔》,選錄他的文章128篇,幾乎等同于其他宋代五大家選文的總和。

  南宋,儒學集大成者、理學家朱熹評價他:公之文高矣,自孟、韓以來,作者之盛未有至于斯。

  同時代的文人中,北宋文壇領袖歐陽修是他的老師,曾説:過吾門者百千人,獨于得生為喜。

  文學家、改革家王安石為他寫詩:曾子文章眾無有,水之江漢星之鬥。

  他是誰?

  他是曾鞏,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江西南豐人,世稱南豐先生。2019年,曾鞏誕辰1000周年。

  而曾鞏,又是誰?

艱難困苦,玉汝于成

  1019年陰歷八月二十五日,曾鞏出生在江西南豐縣一座門宇軒昂、前堂五進的大宅中。他的祖父曾致堯進士出身,卒後被封為“密國公”。曾鞏5歲時,父親曾易佔考中進士,不久便赴越州為官。

  人生開局,是世家公子的模樣。

  1034年,父親曾易佔調往信州玉山任知縣。在任已兩年有余,曾易佔勵精圖治,政績優秀,面臨著升遷考核。北宋朝廷對知縣進行“一年一考,三年一任”,考核和任命的主要依據是知州寫的“批書”。可以説,知縣的政治前途,係于知州“批書”的褒抑。

  信州知州錢仙芝來了。一番視察之後,錢仙芝屏退左右,“循循善誘”曾易佔,明言“人事與政務齊備,方為進秩之道”。曾易佔明白了這是索賄,卻説“請恕屬下愚鈍”,凜然拒絕。

  兩個月後,監察禦史裏行張綜誼突然駕到,以“貪贓枉法、收受賄賂”之名將曾易佔拘走。原來,錢仙芝索賄不成,反誣曾易佔貪污。曾易佔就此失官。

  十幾歲的曾鞏,親眼看到父親被誣、被拘、被罷。

  然而曾鞏家世為儒,從小接受儒家正統教育,考取功名、入仕報國依然是他不渝的志向。1041年,曾鞏來到京城,進入太學,準備參加第二年的科舉考試。這時父親已失官5年,正是家道艱難的時刻。自己和哥哥曾曄此番趕考,如若高中,家道便有重振之望,父親和自己的抱負便有施展之機!

  可是皇榜一放,曾氏兄弟無姓名。當時文壇流行矯揉浮艷的西昆體和奇崛艱澀的太學體,而曾鞏與哥哥曾曄不流時俗,堅守儒道,文風直承漢唐,卻不見舉于考場。

  考取功名、封官耀祖的希望,破滅了。落榜還鄉,曾鞏面對的是大家庭的生計,還有鄉鄰的嘲笑:三年一度舉場開,落煞曾家兩秀才。有似檐間雙燕子,一雙飛去一雙來。

  為養活一家幾十口人,曾鞏東奔西走,日夜奔命。“荏苒歲雲幾,家事已獨當。經營食眾口,四方走遑遑。”曾鞏在《讀書》一詩中自白。

  祖母、父親相繼去世,最艱難的時刻,曾鞏受到洪州知州劉沆、杭州知州范仲淹等士人的資助和關心。他慎用善財,購置田産,帶領曾牟、曾宰等弟弟、妹夫一邊耕種、自食其力,一邊苦讀、博覽群書。

  作為家中二兒子,曾鞏勉力操持弟弟妹妹的婚事,自己直到32歲才娶妻。婚後房間更顯逼仄,無處作書房,曾鞏借用鄰居家後院的空地,和兄弟們動手除草、伐木取材,親手建了一間小書房,取名“南軒”,取《詩經》之《周南》《召南》之謂。

  白天,汗滴禾下土;夜晚,詩書燈下聞。為了生存,曾家變賣了許多家産,唯獨書籍一本沒丟。六藝經文、諸子百家、史學著作、歷法星佔、地理佛老,曾鞏遍讀可讀之書,身于鬥室,神遊八極。

  “新筍巧穿苔石去,碎陰微破粉墻生。應須萬物冰霜後,來看瑯玕色轉明。”南軒內寫《南軒竹》,陋室書生待轉明。

  1056年春,家境漸寬的曾鞏帶領著弟弟曾牟、曾宰、曾阜及妹夫王彥深、王無咎,一行6人共赴京城,入太學備考。來年正月初七,考生們入闈,直到二月二十五日考試完畢。

  這次科舉考試,由當世文壇領袖、翰林學士歐陽修權知貢舉,諸科考官多為詩文名家。歐陽修與諸考官統一思想,逆轉文風,一律不取鉤章棘句、空洞晦澀的太學體,專錄文以載道、文質俱佳、平易通暢的文章。

  于是,中國千年科舉制歷史上最為“星”光閃耀的榜單誕生了——1057年,嘉祐二年,曾鞏、蘇軾、蘇轍、張載、曾布、程顥等一大批人才通過科舉考試脫穎而出,在中國古代政治或文化史上留下深深的印記。曾鞏和弟弟、妹夫們全部中榜。

  十幾年前,曾家考生“一雙飛去一雙來”,如今,曾家一門同榜六進士。這之間,是為稻粱謀、躬耕隴畝、夜夜青燈的歲月。

宦遊各方,盛聞治聲

  古代一位“標準”的儒生,飽讀詩書,科舉應試,目的是考取功名,入仕為官,而後或治理一方百姓,或施行一域政務。而科舉出題判卷的標準,也以考察愛民思想、施政能力等為主。通曉詩書禮義,是為治國理政。

  曾鞏,就是按科舉取士這一模式和邏輯,選拔出理想人才的典范。他的執政經歷,政績斐然。

  曾鞏知越州時,趕上一場大旱。大旱剛露出苗頭,曾鞏即召集地方富戶,根據各家余糧數目,籌措糧食十五萬擔。災荒實際發生後,又責成富戶以略高于平日的價格出售給當地災民,同時斷然下令開倉賑災。

  這只能是救燃眉之急,怎麼恢復生産呢?曾鞏又令州府出錢粟五萬,貸予民眾種糧,民眾所欠款項,則規定到秋後交納田賦時,一並繳交。如此一來,“民得從便受粟”,“不出田裏而食有余”,且“粟價平”。

  曾鞏知齊州時,掃黑除惡,端掉了一個“霸王社”。當時齊州治安較差,“霸王社”橫行鄉裏,官府都忌憚。曾鞏到任後,先派人挨家挨戶盤查,一面了解成員構成,一面做家屬工作勸其自首。他要求給各村舍發放鑼鼓,一旦發生盜情,就敲響鑼鼓,全村青壯老少便集體出動,全民捕盜。同時,曾鞏派出捕快和地方武裝擇機捕殺小股強盜,又集中兵力在強盜出沒頻繁的地段追捕。

  此外,曾鞏命人四處張貼布告,布告分三份,一份宣布大軍剿滅霸王社,一份懸賞通緝主要頭目,一份動員強盜自首。

  不久,果然有一位強盜來自首。曾鞏為他松綁,問他為盜苦衷,然後讓他拿著獎賞走街串巷,宣講州府對自首人員的寬待政策。這樣一來,強盜紛紛自首,霸王社渙散瓦解,少數負隅頑抗的強盜也很快被捉拿歸案。剿滅霸王社後,曾鞏在齊州全境推行保甲法,終使“多盜與訟,號難治于當今”的齊州,搖身一變,無鑼鼓之警,外戶不閉。

  朝廷一紙調令,讓曾鞏離齊州移知襄州。齊州百姓得知後,聚到府邸門口拜求曾鞏留任。曾鞏勸慰百姓,和接任者仔仔細細交接政務。臨行時,曾鞏特意輕車簡從,想悄然離去,卻發現城門緊閉、吊橋收起,而城門處、街道上站滿了不舍父母官的百姓。

  朝廷之命固不可違,但百姓心聲足以聽聞!

  在襄州,曾鞏整肅司法,“論決重輕,能盡法意”;在洪州,曾鞏妥善治理瘟疫,接待軍師而民不受擾;在福州,曾鞏整治寺廟,遏制邪風;在明州,曾鞏辭謝高麗使臣的進奉,彰顯大宋“以德懷遠人”;為官清廉,反問“太守與民爭利,可乎”;還考察鑒湖,修建齊州北水門……

  在地方為官12年,京城中盛聞曾鞏之“治聲”。

  最終,曾鞏得到宋神宗接見,廷對延和殿。節用裕民的理財思想、裁撤冗官的行政措施……一場廷對濃縮著畢生施政經驗與才能,這一次,曾鞏贏得的是皇帝之心。年過六旬的曾鞏奉召回京,纂修國史,起草誥書,直至終了。

  縱觀曾鞏的為官生涯,他初任太平州司法參軍,後由歐陽修推薦入京擔任三館秘閣編校,卷入王安石變法論爭,後自求補外,轉徙越州、齊州、襄州、洪州、福州、明州、亳州,每到一地,推行新法,興修水利,平冤除惡,賑災救濟,造福一方,深得民心。晚年“白頭歸拜未央宮”,充分展示了史學、文學才能。

  堪稱為官之典范。

  同時,曾鞏的為官生涯,正處于北宋慶歷新政、熙寧變法從發起到失敗的風雲際會時期。曾鞏深受范仲淹、歐陽修、蔡襄等革新人物的影響,主張變法革新,並向歐陽修等人熱情推薦好友王安石。而王安石,日後也成為了熙寧變法的主要發起者。

  要不要變法?曾鞏答:“蓋法者,所以適變也,不必盡同。”變法路線如何把握?曾鞏答:“……必先之以教化而待之以久,然後乃可以為治。”變法應以何為思想內核?曾鞏答:“內成德化,外成法度。”

  曾鞏的變法主張,遵于儒家傳統理論,取舍度于禮義。無論遇到怎樣的紛爭、打壓、委屈,曾鞏的醇儒風骨,始終未曾屈服。

蓄道德而能文章

  1041年那次進京趕考,曾鞏雖然落第,但有了另外一大收獲,即結識歐陽修,得到其老師般的教導。

  歐陽修懂得並珍惜曾鞏之才學。曾鞏的文章文道合一,明白曉暢,在一片太學體、西昆體之中顯得那麼真誠可貴。屈于時俗,曾鞏應試不第,歐陽修送給曾鞏9個字:勵其志、堅其守、廣其學。這9個字,如曾鞏日後邊耕邊讀生涯中的燈塔,照亮了區區田畝,照亮了漫漫歲月。

  曾鞏的文集,流傳下來的只有《元豐類稿》五十卷。金代臨汾刻本《南豐曾子固先生集》三十四卷,其中保留了一些不見于《元豐類稿》的詩文。本世紀初,海外所存《永樂大典》殘卷中新發現了一些曾鞏詩文。流傳下來的作品中,分量最大的是古文,共700余篇。其中有一部分是制、誥類公文,還有400余篇議、論、書、序、表、記、疏、札子、碑志等文字,很多均質量上乘,有很高的藝術成就,被後世古文家奉為學習的典范。

  “我始見曾子,文章初亦然。昆侖傾黃河,渺漫盈百川。”歐陽修如此形容對曾鞏早年性格氣質和文章風格的印象。齒發壯,志氣銳,文章也高論宏裁,飄然奔放。

  “決疏以導之,漸瀲收橫瀾。東溟知所歸,識路到不難。”歐陽修教導曾鞏“少開廓其文”,使文氣舒緩從容,論述也能更充分。“孟韓文雖高,不必似之也,取其自然耳。”

  曾鞏非常誠懇地接受了歐陽修的指點,並不打折扣地身體力行。他革除自己文章粗豪奔放的弱點,代之以平正典雅、雍容精密的風格,《宋史》本傳説他“立言于歐陽修、王安石間,紆徐而不煩,簡奧而不晦,卓然自成一家。”

  曾鞏忠于唐代古文運動“文以明道”的原則,認為作家要想寫就好文,就需加強自身的品德修養。他將此概括為簡潔精辟的一句話:蓄道德而能文章。

  “亂條猶未變初黃,倚得東風勢便狂。解把飛花蒙日月,不知天地有清霜。”這首《咏柳》名詩中,曾鞏借無骨之柳諷刺勢利小人,信仰天地有清霜。

  在名篇《墨池記》中,曾鞏發論書聖王羲之“以精力自致者,非天成也”,進而激勵後生“學固可以少哉?況欲深造道德者耶?”

  ……

  歷代文人士子對曾鞏尊崇備至,尊其為人惇大直方,敬其為官章法井然,崇其為文醇正典重。“上續孟子,下啟濂洛。”後世不吝如此評價。

  現在,南豐還有曾公祠,大明湖畔曾堤在,儒學不死,儒道不滅,曾鞏何曾遠去?醇儒之骨魂,激勵、融入了多少後生之骨魂?

  “向來一瓣香,敬為曾南豐。”陳師道一句詩,道出後世多少以曾鞏為導師的學子的心聲。

  曾鞏之後,無數曾鞏。這可能是曾鞏千年的最大成就。

  (參考文獻:王琦珍著《曾南豐先生評傳》、夏老長主編《宦遊九州:曾鞏政治思想研究》、王永明著《曾鞏故事》)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