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無緣諾獎,但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了她
——專訪殘雪
2019年10月11日 15:34:34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13版 【字號 】【留言】【打印】【關閉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柳王敏、袁汝婷

  10月10日,瑞典文學院宣布將2018年和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分別授予波蘭作家奧爾加·托克祖克和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

  此前,在海外博彩公司公開的賠率榜上,湖南籍女作家殘雪赫然在列,且排名一度超過日本作家村上春樹。

  雖和村上春樹一樣無緣諾獎,但殘雪的知名度在國內大幅提升,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了她。

  有“寫作女巫”之稱的殘雪,本名鄧小華,1953年生于長沙,祖籍湖南耒陽。殘雪著有《五香街》《呂芳詩小姐》《赤腳醫生》等作品,累計700萬余字。

  此前,殘雪在國內的知名度並不算高。她的很多作品都較為難懂,有人説當她的書迷“有門檻”。但在海外,殘雪頗有名氣,是作品被譯介到海外最多的中國作家之一。

  瑞典漢學家、諾貝爾文學獎評委馬悅然曾稱讚殘雪是“中國的卡夫卡”“一位很特別的作家”。

  近些年,殘雪住在雲南西雙版納,極少公開露面。66歲的她生活簡單寧靜,作息規律,每天花一小時寫作,熱愛哲學,堅持跑步,不喜社交……在諾獎公布前,《新華每日電訊》記者來到湖南文藝出版社,並電話採訪了殘雪。

“有點意外”,也“有些困擾”

  在雲南西雙版納,殘雪過著一種十分規律、少有人打擾的生活。她很少出遠門,每天堅持跑步,在傍晚七八點時,寫作約一小時。

  “我跟殘雪接觸有約10年的時間,郵件往來有近800封,是我與所有作者郵件聯係中最多的一位。殘雪不用微信,專注于她的文學和哲學。30年來,日復一日地過著‘單調刻板’的文學生活。”湖南文藝出版社負責殘雪著作的責任編輯陳小真説。

  “成為諾獎熱門人選,有什麼感想?”這幾天,媒體記者蜂擁而至,她的反應卻出乎意料地平靜,甚至對應接不暇的採訪,感到有些“困擾”。

  記者:成為諾獎熱門人選,您有什麼感受?

  殘雪:有一點意外,我估計得不到,但這也説明這屆諾獎評委比以前開放,水平高(笑),重視高層次的純文學。獲諾獎的作品需要有讀者基礎,雖有些專家和研究者特別推崇我的作品,但讀者群還不夠,廣泛的影響還不夠,還要等好長時間。

  我最崇敬的兩位作家,博爾赫斯和卡爾維諾,都沒有獲得諾獎,因為他們的作品開始時比較小眾,但他們的影響比有些得獎的作家要大得多。

  記者:這些年來,您的創作靈感主要來自哪裏?

  殘雪:主要來自日常生活,對日常生活的敏感日積月累,從深處爆發出來。我不需要特定的靈感,我每天都有靈感,每天規定自己寫一個小時,也不太需要構思。現在寫作時間有時候縮短了一點,四五十分鐘,年輕的時候每天寫一個小時,寫得很快樂,也不構思,大概八九百字到一千字。

  寫作得有一種節奏,不能天天打電話、接受採訪,這樣會有幹擾。我現在住在西雙版納,沒有幹擾,也不怎麼接電話,每天白天看哲學書、寫哲學,晚上就寫一個小時小説。

作品中有來自家鄉的靈感

  殘雪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時代在湖南度過。岳麓山下的生活,在她生命中烙下深深的印痕,折射在她作品的字裏行間。她曾做過街道工廠的工人、代課老師、個體裁縫……有著極為豐富的人生體驗。

  採訪中,她的普通話裏仍帶著一口鄉音,説起家鄉,就輕輕笑起來。在好幾次採訪中,她都提到了同一個長沙方言詞,“死火”,並將之形容為湖南人的本事之一。在長沙話裏,它是“到位、到極致”的意思。

  記者:您是在長沙長大的,在您的作品裏也會有長沙的影子。您覺得家鄉對您的創作有潛在的影響嗎?

  殘雪:我的作品中有家鄉的靈感,生活在哪個地方,扎根在哪個地方,都會受到影響。我在長沙生活的時間最長,受的影響也最深。我有一本書叫做《趨光運動》,裏面好多都是以小時候生活的地方為背景的。我是長沙人,關于長沙的記憶,那是魂牽夢縈的,改不了的。

作品是指向未來的理想主義

  自1985年發表第一篇作品以來,殘雪已堅持寫作30余年。在國內文壇,殘雪的作品往往以艱澀難懂、意蘊幽深而著稱,她曾撰文説自己“做的是沒有退路的實驗文學的實驗,創作素材取自人的靈魂深處,屬于心靈探索的層次”。

  陳小真介紹,長期以來,殘雪的文學作品在海外聲譽頗高,在多國出版,在國內則因“閱讀門檻”而略顯“小眾”。然而,近年來,殘雪深刻感受到,國內的青年讀者成長非常之快,水平甚至超越了國外讀者,“我深深感激我那些青年讀者”。

  記者:您曾説過,您的作品是寫給未來的,寫給青年人的,怎麼理解這句話?

  殘雪:我寫的是寓言式的作品,是一種扎根在現實日常生活中間,指向未來的理想主義。老了,可能就看不到那種理想了,但是年輕人還是有可能看到的。

  記者:從您的成長經歷和寫作經歷來看,您認為,文學對青年人的精神世界起到怎樣的作用?

  殘雪:文學能夠改造人格,不光是精神世界,還有肉體世界,也就是日常生活,如果讀我的小説,真的看進去了,我覺得都能有改善。我的作品的一個特點,就是必須要研究才能叫做“看”,非得要研究,才能叫讀我的作品。

  記者:很多人説,您的小説不容易讀懂,但讀懂了就會非常喜歡。您對讀者抱有怎樣的期待?

  殘雪:我的很多讀者是熱愛生活、有理想追求、讀過很多文學和哲學作品的讀者。可能暫時沒讀過哲學,也可以,但一定要是讀過很多文學作品的,才有比較,才能看得出高低。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在注冊後發表評論。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用戶名 密碼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
版權所有 新華網